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平凡中見堅貞-毓老

之前在台大念書時,在毓老師那裡聽了兩年的中國書。畢業後到花蓮後,就難有機會回去看老師。上禮拜,書院的學長轉告我,毓老問起我的近況,問我是否有空回書院一趟。這週末,剛好帶孩子上台北參加鴻海的慈善嘉年華會。活動結束後,我在台北多留一天。再次沿著溫州街彎彎折折的巷子,走向那古老的門院,拜見老師。

距離上回看到老師,似乎已是四年之前。那時老師生病住院,我們幾個學生輪流到醫院去照顧老師。今天看到的老師,又恢復他上課講書的神氣。一樣的黑帽子,一樣的黑長褂。說話時手裡著念珠,因老而垂下的眼皮後,是他那雙仍然銳利的眼睛。

老師問我,看他有變沒變,像不像有病的人?我說沒有,看起來還是一樣的。他說他這一年,比較容易感覺疲倦了。沒有病,就是老了。

用眼睛注視老師,細細看他臉上的皺紋,說話的神情,我常在某些談話的片段,不自主地默念起觀世音菩薩。這是老師最景仰的一尊菩薩,而對年輕的我而言,眼前這位已經一百零七歲的老者,一生奉獻給教育的老者,已是我在人間所能認識的人中,最接近菩薩行誼的人。

那麼蒼老又飽滿的一個靈魂,在語言之外,我的身體常常以全身起雞皮疙瘩感覺到他。這種感覺並非異相,我在注視聖嚴師父時,也有同樣的反應。不是畏懼,而是一種被撞擊的感覺。老師像一棵千年大鐵杉,而我是一棵剛剛抽葉的小樹。我望到他,發覺這是一個老前輩。他是如此專注,如此心無旁騖地"作為"一棵樹,千年之久。那裡的他站立著,而這一切就已足夠。我清楚知道,眼前是一個站立的人。

談話裡說了很多,印象最深如下,與大家分享:

#你這份工作很有意義,好好努力。
 好好努力,不是要求功。
 急功,就會虛偽。
 任何事,有一分作為,才能說一分話。
 慢慢來,發揮影響力,要在平凡之中見堅貞。

#人,一定要為他人,為後代謀幸福。
 為自己,那太容易了,我一天三個饅頭就可以活下去。
 自己,一下子就過去了。(指生命短暫)

#我這一生,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我自己。
 先不說別人,就是對不起自己。
 別人問我,你是什麼學派的?
 我說,我是問心學派。
 任何事,先問自己的心有愧無愧?
 有愧,就不要去做。
 對不起自己的,太多太多了。

離去之前,老師給了諸多勉勵與期許。這些話,我牢記收下了。也或多或少,可能會對未來的選擇有些影響,得要重新規劃思考思考了。期許自己,不要貪求做大事。每天出門都能行菩薩道,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認識或不認識的。睜開眼,身體左右是紅塵,也是最近的道場。

3 則留言:

韜之 提到...

書院同學您好

我想在公祭前收集一些毓老師紀念文章
張貼在部落格,想者貼您這篇文章到敝部落格上,不知是否俯允。
http://blog.chinatimes.com/dustmic/

犬馬敬上

kaco.lekal 提到...

輝誠學長:
此文請用。謝謝您的收集彙整,讓大家的追思有了定處。我另有一篇上禮拜寫的-再見。毓老師,之前因故先撤下部落格,目前已重新放上,若需要也請使用。敬祝 平安

           憲宇 敬上

韜之 提到...

好的,謝謝您分享兩篇文章。已張貼第一篇。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