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祝福.王行老師


你引了僧燦的「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哎呀,你有這個感觸,連選擇一個論文,都這麼困難。底下這個「但莫憎愛,洞然明白」以你現在的狀況,你怎麼體會這句話?那,以我一個沒有任何佛學修行經驗的人,當我看到這句話,也覺得很有感觸,尤其在「但莫憎愛」。我的感觸在那個「但」。「但」,但若不去憎愛,那好難啊!這個「但」好難啊!對不對,好像人越老,越到生命的一個階段,就覺得越難,憎愛就越多,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王行教授 in 憲宇論文預口試講評


王行老師6/9擔任我的proposal口試委員的那一晚,楊蓓老師和我才從老翁口中得知王老師的狀況。當時王老師正等待進一步檢查的結果。他來時,卻還是一派輕鬆,彷彿沒病一樣。但看他講一會兒話,就用手撫著肋骨右下方,現在想通了,那就是他害病的位置,膽。

結束之後,楊老師和翁老師與他一起離開德貴。他們三人是幾十年的好友,我想,他們必定在樓下互相說了些什麼,那些我們後生晚輩無法參與的至交至言。

我來輔大兩年半,聽說王行老師每個周四都來和老翁一起帶讀書會。然而,我卻在proposal的那一晚,才第一次遇見王行。他說的每句話,我老老實實逐字打了出來,比楊蓓老師和翁老師說的,還要認真聽。因為,那些話還真是精采。你也知道這個講話結結巴巴的老師,十足認真去感受你字裡行間的"精神文氣"。

那一天,與其說我是去接受考驗,還不如說我是去"沐浴"的。這三個熟到不能再熟的老友,他們可能是台灣助人工作發展以來,開始遠離實證主流、回歸人文精神,並且把助人工作和自己生命不斷對話與實踐的先行者。

我何其有幸,聽他們談我的論文,從佛洛伊德講到佛洛姆再講到六祖慧能,另外再加上老友的鬥嘴。

老翁:我好想交一個像六祖慧能這樣的朋友,有這種朋友多好!
王行:不會啊,你交到楊蓓這樣的朋友也不錯!
楊蓓:..........

我沐浴在他們的認真與玩笑之中,覺得今天這個場子真好,真有意思!

爾後,就是一連串兵敗如山倒的訊息。王行老師檢查結果出來,住進和信醫院,東吳社工的課也沒法上了。老翁在六月底時,建議我換口試委員,不要給王老師增加心理負擔,我立刻照辦,心裡卻還想著,老翁是不是擔心太多了?

今早看到蕙如學姊貼了一張王行老師的照片,心中覺得不妙,立刻發訊問了幾個人。得到的就是我最不想聽到的訊息,王行老師在昨晚走了....

一時間還不知該如何感受那種悲傷,這樣一個我只見過一面的人,你感覺他很遠,但又很近。他曾在一個晚上,給過你一些珍貴的建言,打進內心的建言。

傳訊給楊老師,老師回訊:走前去看了他一眼,他熟睡著,在心裡和他道別。

我不敢寫信給老翁了,王行可能是老翁這幾年最好的朋友。今年年初老翁大病一場,系上還派王行去盯著老翁有沒有好好作息呢!怎麼,王老師就這樣先走了?

手上的這篇論文,若說是您給我的最後贈言,那麼,我會好好寫出來的。我會常常想像您的模樣,在電腦前質問自己是否夠真懇,然後奮力去寫。

但,您說的最難的"但",現在我來借用它。

但願,憎愛苦痛從此遠離;
但願,至道洞然從此明白;
但願,明鏡澄澈的夜晚,您含笑知道了,這一生所為何來。

老師,一路好走喔。
交到您這個朋友,很不錯!

沒有留言: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