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安靜的肩膀

今天陪Sophie老師去看小胖教英文。下課了,所有孩子都出去玩了,只有小文一個人坐在位置上,安靜地撥弄著自己的手指。剛剛上英文課的時候,小文的聲音好小,看得出來她對自己很沒信心。(不過小胖老師很有耐心,會走到她旁邊側耳注意聽,鼓勵她念出來)四年級的她一直是這樣的孩子,乖巧、安靜、沒有情緒,一個內斂的孩子。

我走到小文身邊,問她怎麼不出去玩?她睜大眼睛看我搖搖頭,表示她不想出去。我注意到她右手大拇指有一個燙傷的水泡,問:「咦?你的手怎麼會這樣?」小文看了我三秒,低著頭小小聲地說:「昨天炒飯的時候不小心燙到的。」
「炒飯?你會自己炒飯?」我在她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用驚喜的表情看她。
「你都自己做晚餐嗎?」
「恩,做我跟弟弟的。」
「哇!真棒,督導很喜歡吃炒飯耶,你可不可告訴我,你都怎麼炒?」
小文一開始有點不好意思講,就只是靦腆地看著我。
「你的炒飯會放什麼?有沒有紅蘿蔔?」
「有,有紅蘿蔔、蛋、豆子,還有哈姆。」
「有放高麗菜嗎?我好愛吃高麗菜喔~」我的表情就是口水快滴下來的樣子。
小文害羞地笑一邊搖搖頭。
「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炒飯的順序是什麼?」
「先煎蛋,把蛋打混,放進鍋子裡,熟了之後拿出來。」
「恩恩,然後呢?」
「然後再放豆子、紅蘿蔔、哈姆,熟了之後把飯和蛋放進去,開始炒」
「這樣就成功了?」
小文點點頭。

小文來自單親家庭,媽媽對她的教養亦不甚用心。接送這件事,媽媽就常忘記。我們課輔是五點結束,有一個冬天的放學,我們陪她坐在川堂上等媽媽,那一天寒流來襲,冷清無人的校園更感蕭索,一個安安靜靜的女孩,就這樣認份地坐在川堂一直等、一直等,從天明等到天黑。我們打了好幾通電話,一直到六點半媽媽才出現。現在大部分的孩子,恐要對父母大發雷霆。但見小文臉上沒有一絲豫色,個頭小小的她,一樣安安靜靜地走向媽媽,坐上後座,離開。

上課鐘響,孩子陸陸續續進來回到位置上。我故意用誇張語氣對全班孩子說:「我剛剛發現小文好厲害,她會自己炒飯耶,不只自己的,還要幫弟弟一起做晚餐。」黃仁坐在小文旁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她。他大概沒想過,這個坐在他隔壁一年的女生,一個跟他一樣四年級的女生,竟然會自己做飯!「還有誰會自己炒飯?」我問全班。五年級的小慈在她的位置上舉手。「噢!小慈你也會嗎?你什麼時候會的?」「四年級的時候。」「天阿!你們好厲害,我四年級的時候根本不會炒飯!」「督導!我也會炒!」最天真的阿鴻說。「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把火關掉。」一旁的黃仁哈哈大笑:「哪有人這樣的,那你會開火嗎?」阿鴻點頭如搗蒜「會阿!」那認真的表情,把大家都逗笑了,小文坐在位置上也笑了。

該上課了,我把時間還給小胖老師,準備送Sophie老師離開。踏出教室前,小文從座位上轉過頭,開心地跟我揮手bye~bye,我回給她一個大大的笑容。那是我看過她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走出視框之外,原來那樣的沉默,是最安靜的肩膀。

1 則留言:

俊亮 提到...

好可愛的小朋友
好用心愛小朋友的大朋友!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