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5日 星期二

夢中見佛



對一個佛教徒來說,能親見佛,是一件極具意義的事。
我認識的人,在「現實世界」中見過佛的,有兩位。
(即佛以「佛的形象」出現,至於佛的千百億化身,就非凡夫所能辨別了)

昨晚,我在夢中,第一次親見到佛。
如果以唯識學角度,夢中意識亦屬第六意識,
不論醒著或在夢中,這些形象皆吾人心識所變,不用大驚小怪。

但轉醒之後,夢中所見佛菩薩的形象,實在太過清晰。
就讓我「著相」一下,紀念人生第一次的「見佛之夢」。

夢境中我是一個政府的救災人員,正在處理一件大事。

當時發生一件離奇的片場大火。
有一組拍古裝劇的演員,在荒野中,騎著馬匹,拍場景壯闊的大戲。
但離奇的是,荒野大火,所有的演員無一倖免被火吞噬。
社會震驚,政府也組織一群人,回到現場尋找生還者。

那時我們一群人,大約三十多人,在一間緊急應變中心,忙碌地工作著。
各式各樣專業的人齊聚在一棟大廈裡的辦公室。
(我那個做醫生的表弟鳴遠,也是小組成員之一)
我們不斷接聽電話、搜尋訊息,做各方的聯繫與了解。

就當我們正在忙碌之時,大樓忽然搖晃起來。
一開始地面輕微的左右搖擺,
然後有一個細微的嗡嗡聲,從很遠的地方過來。
我立刻直覺,這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強震。

我站著,開始默念大悲咒,進入高度專注狀態。
我嚴陣以待,屏氣凝神,感覺地面的變化。

果然,幾秒後,整棟大樓開始瘋狂上下跳動。
天,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地震!
我雙手抓住桌沿,卻幾乎站不住,整個人快被甩出去。

我的同事全部陷入恐慌,我看著他們一個一個倒下去,有人哀嚎,有人尖叫。
眼前的世界一一崩塌,現場就像地獄一樣。

我對著人群大吼:「念觀世音菩薩!」
但沒人聽我的話,在那天旋地轉中,他們全都慌了手腳。
我繼續吼,聲嘶力竭:「念觀世音菩薩!!」

有人開始聽懂我的話,念起觀世音菩薩。
一個,兩個,三個…..
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從小聲,到大聲,慢慢擴大開來,
所有的人在那極度驚恐之中,勉力撐住身體,齊心一起向菩薩呼救。

神奇的事發生了,搖晃的地面慢慢停住、穩住,
慢慢慢慢,地震,停了下來。

就在我們餘悸未定之時,佛出現了!

我們辦公室的左右兩側,是大片的落地玻璃惟幕,
從我左手邊往外看去,是市郊低緩的山丘。

山丘綿延的天空中,出現一尊古銅色的佛。
他盤腿坐著,如如不動,身上發出非常安定的光芒。
那就是法鼓山大殿裡,正中央的釋迦牟尼佛。

佛身晃耀,虛空之中。
我終於知道地藏經說「心懷踴躍,瞻仰如來,目不暫捨」是什麼意思。
完完全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

佛大概現身一分鐘後,慢慢隱匿消失。
本來以為就要結束了,沒想到,同樣的位置,又有一個菩薩形象,慢慢具型。

是觀世音菩薩。
祂屈腿而坐,以觀音如意座的形象出現。
正是祈願觀音殿裡的那尊觀音啊!

我和同事們,一邊念著菩薩的名字,一邊流著無聲的眼淚。
我們知道,是觀世音菩薩救了我們!

觀音菩薩在天空中停留一會兒後,也慢慢消失。
那是一種fade out的感覺,就是慢慢退,退到不見。

有趣的事情還在後面,當觀音菩薩消失後,
同樣的位置,接連有兩尊菩薩,一前一後,快速走過。
而且他們身邊還有兩隻動物。
一尊菩薩旁邊,跟著一頭大白象,一尊菩薩旁邊,則是一隻抬頭挺胸的青獅子。
(那隻獅子走路真的很有風喔,還轉頭看了我們一眼)

這兩尊菩薩沒有面對我們,
有點像是散場之後,要起身離開。
剛好攝影機的鏡頭還沒關,所以就被我們看到了。

哇塞,連文殊、普賢菩薩都來了!
我實在是興奮到極點,這次卡司也太堅強了點!

天邊的異象光彩,全部消退之後,我們同事也回過神來,
大家開始收拾起掉在地面上的東西,也一邊整理剛剛的情緒。

我的表弟鳴遠,興沖沖跑來跟我講話。
他問我:「表哥,剛剛真是太神奇了,你覺得佛菩薩去哪裡了?」

我這小表弟很有善根,但因為當醫生很忙,沒辦法常回道場。
我記得自己定定看著他,然後說:
「佛菩薩就在我們身邊,一直都在我們身邊,只要你心中念祂,祂就在。」
鳴遠似有所悟,跟我點點頭。
(他平常話本來就不多,是個思考型的人)

夢在這裡結束。
待我悠悠轉醒後,夢中佛菩薩的樣子,那虛空變化萬千的光彩,還有那頭獅子看著我們的「表情」,彷彿就跟真的一樣!

早上五點四十分,天還未亮。
有點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
我扭開桌上的檯燈,鋪好拜墊,開始禮佛。

我有一個不知算不算「特殊」的體質,在某些「天人之際」,整個頭皮會發麻。
過去,在受戒、部落裡迎靈時,會有這樣現象。
兩位精神導師,聖嚴師父和毓老,在近距離靠近他們時,身體也有這種反應。

今天早上,整個禮佛過程中,我一直在這持續發麻的狀態中。
從百會穴貫穿到尾椎,整條脊椎都還強烈感應到──佛菩薩的臨在。

<龍貓>中小女孩的話來說,當看到神樹種子發芽時,他說:
「雖然是夢,但不是夢。」

注視著桌上的佛,一次一次拜下。
我知道,佛菩薩還在窗外的虛空之中,等我。


人生如夢,夢亦人生,大夢怎醒,眾生何度?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