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被罵是幸福

去年十一月中,我在紫雲寺負責一項任務,正修科大有兩百多位學生到寺裡辦活動。果迦法師覺得我和學生年紀相近,囑咐我承擔起來。事前和學生開過四五次會,紫雲寺的外護也傾全力幫忙,活動前我自覺做妥準備,沒什麼壓力。

當天,卻在一個地方出了錯。我因不夠快速應變行堂的任務與動線,使原本十分鐘的點心時間拉長了半小時,也連帶影響後面的行程。

眼看時間勢必延遲,我找到也忙裡忙出的法師,向他報告現況。法師大眼一睜,深深看了我一眼,不假辭色責備了我:「憲宇你不能這樣處理事情,你耽誤了所有法師的時間,記住,下次不能這樣了!

那瞬間,我的腦袋「轟」的一聲,空白了三秒鐘。糟糕阿糟糕,我事情沒辦好,讓法師生氣了….

自責、難過、慚愧、委屈、不服,一堆東西一湧而上。那三秒鐘,真是難受。而這些難受,真正責備自己的少,多的其實是因為「自我受傷」!意識到自己簡直是三歲娃,幼稚又可笑。我告訴自己:「上一秒的我已經過去了,上一秒的法師也過去了。來,現在來想下一秒。」

很幸運,接下來的局面都在掌握之中。下午兩點活動結束,我送走學生,正想去負荊請罪,法師又如往常一樣笑笑對我,彷彿沒發生這事一樣。

這又是珍貴的一課。在法鼓山擔任義工以來,我被法師罵過三次,三次是不同的法師,三次的錯也全都在我,每一次都讓我有很大的突破。除了當下對辦事的心態方法有所修正,更重要的是──學習放下自我,回到正念。

我曾仔細地想過「被法師罵」這件事。法師對於弟子而言,是尊貴的三寶。外邊的人罵你,別人可能有錯,把他當狗吠火車也就算了,自我不一定會受傷。法師罵你,那就不同了,千錯萬錯,總是弟子的錯,個人會歷經很大的自我懷疑與挫折。從社會學批判的角度來說,這叫權力的極端不對等,怎麼都是弟子的錯呢?

沒錯,從修行的角度,就是要權力不對等!法師罵人,效果小的,讓你自我修正、自我警策。Timing若恰到好處,一棒喝下去,還能要你虛空粉碎、桶底脫落,當下開悟!

在信行寺的那一年,也曾「目睹」戒長法師對戒小法師「嚴厲的教導」。說也奇怪,我發現那些被罵的法師們,被罵完後,下一秒腳步跨出去又能繼續辦事。不自哀自憐,也不深陷情緒泥沼,這樣「無我」且健康的態度,讓我吃驚,也讓我深深折服。我從此明白,法師對於挨罵這件事,完全不是用「忍」的,而是虛心受教,當下就讓它空無!「有則改之,無則嘉勉」,隨後立刻提起正念,繼續上路。

挨罵,真能讓人快速成長,它直接指向頑固的自我中心。挨罵當時,抗拒、狡賴、嗔怒、傲慢、無辜、委屈,種種情緒一湧而上,為的是什麼?為的就是捍衛自我。這一關過不了,火燒功德林。這一關過得了,生命又是另一個境。

聖嚴師父的師父-東初老人,是用一種無可理喻的方式在「訓練」師父,甚至常常當眾給師父難堪:

每次回去,他便約來臺北的同鄉諸山,吃一餐飯,然後一直當著大眾,罵我嫌他的文化館太小太窮,沒把他的文化館當作自己的地方,他好苦命,一直要替我把文化館看守到死,他若不交給我,是他不慈,我若不接受他,是我不孝。反來覆去,直到使客人聽得不耐煩而大家起身告辭為止。

師父接受這樣的「挨罵」訓練,卻滿懷感恩:

我的這一點成就,可說全是東老人的功德。他要我多做事,使我學會了做事的原則,而且事無論細巨,均願親自來做,所以端不起做大法師或大和尚的架子。….東老人養育徒弟徒孫,用的是養蜂方法,不是用養金絲雀的方法。養蜂是使蜂子自行去採花粉釀蜜以利人食,養金絲雀則供給食料而使金絲雀失去向自然界尋生活的能力。

相較師父所挨的罵,我們這一代,挨的罵實在太少了。感謝法師給的教導,對年過三十的我來說,這實在是一種--難以,也不足為外人道的幸福。

<後記>
這篇文章本來去年就要完成,但一直擱下。
以此文章感謝果迦法師這兩年來給我的教導。


3 則留言:

郭禮綸 提到...

感恩憲宇學長的分享
從您的文章中
被引導入您當下的情境跟角度
然後順著這樣的思路去發現事情,並且感恩
實在是禮綸無法理解的境界
也因此有所成長
期待您寫出更多的文章 :-D
滿足小小的私心 XDDD

釋常耀 提到...

是您自己有善根

xyz軟體 提到...

謝謝!感恩!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