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粉墨大戲

三年前,妹妹結婚的那天,午宴結束後,媽媽提議去拍個全家福。於是一行人,爸媽姊姊姊夫,小外甥與新婚的兩位主角,加上外婆,來到市區一家老字號的相館,正正經經的喀嚓了一番。
結束後都下午快四點了,大家累了,我銜命開車載外婆回內埔的老家。老爸二十幾年的老車,油門有點不靈光,但夠了,足夠承載一對祖孫的重量。
車行台一線南下,外婆坐後面,我掌方向盤,小心翼翼的前進。
「一場戲又演完了喲!」
外婆不知什麼時候坐到後座的中間,身體前傾靠向前方的我,說出這句話。
我側頭看看外婆,想確定他的表情。她沒看我,用一種慧黠的笑容,瞇著眼,看向路的前方。
「是啊,又演完了。」我說。
此後,我們倆一路沈默,在這天地間的大戲台上,默默無語。

外婆與我常有許多心靈「碰上」的時刻,但那天的那一段路,是我感到和他最最靠近的一次。我們之間不再是祖孫的身份,而是兩個宇宙間的過客,饒富興味的解構了這場粉墨大戲。我們在嘲弄之中安頓,心照不宣的明白—我們亦是生旦淨末丑之一。

妹妹要是知道這場對話,不知會不會氣炸?把他的婚禮當戲。不管他了,如果來的及,我要為外婆寫一本小書,而那天的那一段路,將被我放在書序裡,誌念此生,祖孫一場,微笑不語。

1 則留言:

陳常進 提到...

果然是場大戲!!

期待你幫外婆寫書

一切圓滿~


^_^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