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 星期一

祖先的線



下課,851教室,收筆電的、約晚餐的、拉人參加團體的。
人群鬆動,我也起身準備離開。
一個魯凱的姑娘,不知怎麼哭了起來。

臉部扭成一團,看起來十分的傷心。
我和其他同學有些措手不及,畢竟,這不是哭的context

「為什麼,我已經讀了這麼多西方的東西,還要讀這些儒釋道。」
「什麼時候我才可以認識自己,到底?」
「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了在理解,卻好像永遠都不夠!」

我站在那裡無話可說,因為我也是結構得利的那一方,
我就是那個漢文化下,無法理解他人痛苦的白浪。

英語,對漢人來說,是第二外語。
對原住民來說,是第三外語。
邊陲的邊陲,長路迢迢,永遠不平等的起跑點。

找自己,是輕易,也是艱難的路。
自己就是自己啊,那太容易了。
艱難,只屬於心中還有祖先的孩子。

曾經大哥告訴我:「往外走,走的越遠,你越明白,部落是什麼。」
如果離開是必經的路,這條路不只辛苦,也充滿太多誘惑。
能理直氣壯哭起來的少,紙醉金迷的多。

「當你握住祖先的線,祖靈就在你心中。」

當呼吸都痛苦的時候,我要恭喜你,魯凱的姑娘
祖先,還站在你的那裡,

那裡有百合盛開。
那裡有鞦韆擺盪。

那裡,一切遠去的,終將歸來。


沒有留言:

爸爸與地藏王

八月底,開學北上前,和爸爸閒談,聊到地藏經非常好。我隨口問了一句,你要不要來念? 沒想到這位向來最冥頑不靈父親大人,只稍微猶豫一下,只說了: 可是我不會。我一聽有可趁之機,立刻接著說:那不難,晚上我陪你念一次。 當晚,就和老婆帶著老爸上佛堂,燃香一炷,攤開地藏菩薩本願經,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