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寺院夜讀

學期結束,曾鵬寫了一張卡片,感謝法師與菩薩的照顧,並親手交給監院法師。

這半年,自覺沒什麼長進,投入最多的一件事,是幫小林的孩子曾鵬上數學課。

一周兩個晚上,紫雲寺的舊觀音殿裡,我們長桌坐定、扭開檯燈,在觀世音菩薩的垂視下,與千迴百轉的高中數學一起迂迂繞繞。夜裡的紫雲寺很安靜,埋首數學世界,只剩鉛筆沙沙演算的聲音。

這段期間,受到的幫忙甚多。曾鵬的晚餐,常常堆滿一個餐盤,師姐們徹底發揮母愛,讓他「很有力氣」面對數學。本來我們堅持自己「場怖」,後來總有義工早我們一步,每次吃完飯來到舊觀音殿,紗門一推開,桌子檯燈電扇已全部到位。

「謝謝」這兩個字不只是禮貌用語,當發現自己總被無微不至的照顧著,那種感謝常常是說不口的。

雖是數學課,也分享許多大大小小的事。舉凡想念媽媽、大學念什麼好、可惡選錯了班長、如何暢通鼻塞、按湧泉穴會長高等等大大小小疑難雜症,也一起包辦解決。有一次孩子因課業壓力太大而落淚,像這種孤獨而辛苦的時刻,我深知外人難以幫忙,只能無聲陪伴,祈求菩薩加護。

下課通常是晚上近九點,我們熄燈離開,去知客處謝謝師姊,然後禮佛三拜,向佛菩薩告假,在叩鐘聲中離開寺院。

如此規律往復,很快的一個學期過去了。歷經三次月考,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幫上了忙沒有。高中數學真是無益人生但有益活絡大腦的東西。所以感謝曾鵬,因為這差事,應該讓我的老人失智可以延緩三年。

學期結束後,他寫了兩張卡片,一張給紫雲寺的法師和師姐們,一張給了我。年假過後我將北上念書,這段不短也不長的「寺院夜讀」也將結束。曾經他在臉書跟我說:「自己沒做什麼,可是大家對我這麼好,很良心不安啊!」我回答他:「把這份感謝放在心裡,長大後去幫助更多人,那就是最好的回報。」

祝福曾鵬,帶著感謝的心上路,生命就會常常有幸福。



沒有留言: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