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你好大的膽子-祖靈給我的一課

Lekal Makor 港口部落的百歲老頭目,是阿美族永遠的精神領袖。

有關心「山海相遇」的夥伴就知道,最近宣傳影片常常放上不久,又被我撤掉。這篇與大家分享其中原因。

「山海相遇」的影片剪出來後,在轉檔和上傳過程中,一直很不順。不是轉出來影片多了浮水印,又或上傳到Youtube之後畫面竟然會搖晃。然後隔天重新再來一次,又發現轉成更早的版本,只好撤下再來一遍。

這種鬼打牆的狀況,讓我有點納悶──樹盛大哥的影片非常順利,為什麼這一支拖了這麼久,比原來預計上架的時間,幾乎慢了一個禮拜。

早上,我在紫雲寺再次準備上傳前,臉書傳來花蓮的老友-于諄的私訊,他說:「憲宇,演講預告片做的很棒!只是古調部份,是不是和大哥請教一下,可不可用,因為你吟唱的太棒了,在非祭典的時候吟唱,我不曉得這會不會有禁忌,畢竟是迎祖靈的古調。

我一看,立刻知道了原因──唉,我忘了敬告祖靈。

於是立刻打電話到大港口,向大嫂秉告這件事。「大嫂,我在您和阿寶的宣傳片上,唱了豐年祭迎靈時唱的那首歌,不知道可不可以….
大嫂大笑三聲,說:「你好大的膽子。
我一聽內心慚愧,唉,果真是不該唱的。

大嫂接下去說:「噶柱,這首歌,一般年輕人沒有資格唱,因為他們沒有那個生命的份量,所以,部落青年不能唱,也唱不出老人或巫師的味道。

我:「大嫂抱歉,這樣是不是不太妥當。

大嫂:「其是這個議題在部落裡也被討論很久,當原住民樂曲展演化之後,很多老人無法接受,那些祭儀中巫師才能唱的歌,被放在表演舞台上演唱。但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什麼叫做部落,什麼是真正的阿美族,都是十年前我們就在思考的問題。現在這個時代,原住民的傳統也必得和現代有所對話。但丁《神曲》的第一章,也描述他處在這樣一個混沌迷惘的時代,很多事情的對與錯,都必須細細重新去思索、定位。所以,這幾年,我也覺得並不是不能唱,真的要回到很多本質上來思考。

大嫂對部落的思考一向是敏銳、開放而又充滿自省的,我知道他不會給我答案。
那,我等等去秉告祖靈吧!我會讓他們知道,這個音樂不是拿來賣錢,是為了影響更多的青年。

好,就順著你內心的聲音做吧!」大嫂最後給我這句話,我知道接下來就是「我和祖靈」的事了。

走上紫雲寺五樓大殿,我先禮佛三拜,然後轉身走到陽台,注視天空,確定了東方的位置,安定身心、遙想大海,開始對祖靈說話。

馬拉道、馬蘭保豹、馬耀阿擯、勒加瑪庫,敬愛的邦查祖靈,噶柱在此跟您們深深致歉,我是一個微弱的青年,卻唱了智者的歌曲,非常抱歉。然而,我是想以您們的聲音,影響更多青年,聽見邦查的智慧與力量。如果有人因為這首歌而感動,那都是因為您們。希望您們能得到您們的理解、同意與支持,阿賴!(謝謝)」結束默禱,我向海的方向恭敬三鞠躬,結束了與祖靈的對話。

下來之後,影片順利上傳,再也沒有任何問題。

這是靈異現象嗎?當然,它可以歸因為我不熟轉檔軟體或太迷糊所致,但我真的相信──這一切,是祖靈給我的珍貴一課。這堂課,叫做「尊重」。

尊重一切的生命,不管是看的見的,還是看不見的。時時反思自己的言行,是否傷害了人家、對不起人家。原住民相信萬物間存在著各式各樣的靈(泛靈信仰),因此,祖先即使取用獵物,也必定用感謝的心,謝謝一切靈的賜與。

離開部落好幾年,我幾乎忘記,是一個又一個的老靈魂,教會我唱這首歌。真是對不起。

很謝謝于諄提醒了我,他對他人、對文化的尊重與敏感度,展現了一種「人的素養」。不管是祖靈的世界,還是人的世界,這份尊重,都是和樂無諍的關鍵,不是嗎?


沒有留言: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