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日 星期四

你最近好像比較快樂


自從發了「再也不跟爸媽生氣」這個願之後,
很奇妙,我和爸媽的關係就變好了。
不只是我單方面「逆來順受」帶來的「表面和平」,
我發現,他們對我的態度也改善很多。

當然不是一次到位,這中間,爸媽確實曾讓我動怒兩次。

一次是老爸為了人家瓦斯送的比較晚,打電話去瓦斯行罵人。
其實人家也只慢了十分鐘,但他真的對著話筒大吼。
工人扛著瓦斯上來,他還繼續對人家大小聲。
我覺得他簡直無可理喻,不想跟他說話,一個人就上樓了。

上樓之後我躺在床上,覺得非常無力。
事實上我已經生氣了,只是沒有跟他正面衝突。
感覺無力,因為不知道怎樣才能改變他那古怪的性格。
感覺無力,也因為知道自己其實已經破功了,只是沒有頂嘴而已。

在床上躺了十分鐘,老爸出現在我房門口。
他站在那顧左右而言他,說一些風馬牛不相干的事。
語氣和緩,還有些歉意的味道。
他不是來道歉的,但也是來道歉的。

另一次是老媽學校缺課後輔導老師,他問我,能不能幫他找人。
我跟他說,我現在就有空阿,我可以去幫忙。
老媽就是不肯。
那時我實在想不透,為什麼不讓我去幫忙?
追問幾次,他都不講話,我想那就算了,幫他找人就是。

沒想到,隔天老媽自己來跟我道歉。
他說,為什麼不能讓我去,原因是,
他對他同事宣稱的「他兒子的工作」,還停留在「永齡基金會的督導」。
如果我去他學校,這件事就會「曝光」。

父母「面子的需求」,我早可以理解接受。
但媽媽那樣誠懇的跟我道歉,這還是頭一遭。
這也算是史無前例了。

歷經這兩次道歉事件,爸媽跟我的關係就好轉起來。
尤其是爸爸,以前我們父子幾乎不相往來,講兩三句話就會吵起來。
現在他每次一回家,就先往樓上喊:「憲宇,你有在家嗎?」
確定我在家,他就會走上樓來跟我聊天。
有一次還躺到我床上來了,雙手交叉枕在頭後,跟我有一搭沒一搭閒聊。
這種場景是過去不可能有的。

2015第一天早上,醒來後我走出房間,睡眼惺忪,在走廊上遇到老爸。
「早安~~」我咧嘴給他一個笑臉。
我爸露出一個納悶的神情,盯著我兩秒鐘,像在觀察一隻火星生物。
「你最近好像比較快樂?」

是肯定句,也像疑問句。
我說有嗎?
「有阿!你之前看到我,臉都臭臭的,一副不想跟我講話的樣子。最近不會這樣了。」

我走進老爸的房間,幫他拉開窗簾。
晨光灑進房間,2015年的第一道光。

經過這兩個月,我們的關係不斷重建,
而重建的成果,已經明顯到他能用「後設性語言」,點出我們之間的改變。

我相信,從此以後我們都能好好相待了。

希望我的經驗,對所有經歷親子議題的朋友有幫助。
想告訴大家,這絕對不是一次發願的成果。
事實上,為了今天的到來,我在佛前為父母祈求了十年。
這十年,一次次許諾、一次次失守,七倒八起,
當身心強壯(又或說,柔軟)到一個程度,就能慢慢走到這樣的境地。

重點是,不能放棄。
不管您對父母有多麼恨、多麼怨、多麼失望,又或您們之間是多麼水火不容。
請您,不要停止祝福父母、感謝父母。
努力用「心的力量」,清理您們之間的一切。

祝福──
所有的誤解,都能被化去。
所有的用心,都能被理解。

所有的人都能圓滿此生的議題──在家裡──最初,也是最後之地。

後記:

寫此篇文章,是想以我的例子,鼓勵與我同輩的朋友們。
為了寫出親子困局的難處,不好意思,把自己爸媽的醜態都寫出來了,
但這樣寫,好像我是一個比爸媽"高明"的孩子。
其實不是的。
我沒寫出來的是:
爸媽包容我的,肯定比我包容他們的,還多。
活了30年,我所做那些讓他們失望難過的事,一定更多。不是嗎?

子女總以高標準期待父母,
但父母通常是以寬容的標準在等待孩子。
什麼?你爸媽這麼在意你的成就,還算是寬容的標準嗎?
是真的,我在家裡坐著就有飯吃,躺下來就有床睡,
卻對這個家無任何貢獻,
他們對我有一點點的要求,也是應該的。不是嗎?:)

3 則留言:

淺晴映藍 提到...

哇!憲宇!

感恩您好真實的寫下來跟我們分享。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你的真誠讓我非常的感動。

也祝您2015繼續幸福喔!

Rosy Kuo 提到...

你好,我是give543上的rosy,謝謝你分享我這篇文章!真的很為你開心呢!即使現在27歲了但我依舊很愛心裡的那個小孩,我們都要愛自己。謝謝你的鼓勵 :)

kaco.lekal 提到...

謝謝樓上兩位朋友,讓我們一起圓滿家的課題。祝福,加油!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