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8日 星期日

給育豪

育豪:

很開心在冬天的早晨收到你的信
下次不要在凌晨1:45寫信了,
如果寫完剛好指針指到2:00,聽說會有背後靈跑出來。

我已經用推甄考上兩間學校:師大社工和輔大心理
兩間學校的老師都很慈悲,讓我當了榜首。
目前可能會選輔大。
因為輔大的走向,比較貼近地面,很重視自我的反思和實踐
這條路線,是我欣悅的道路。
也就暫且把一些大家會在意的(學校名聲,公立私立等等)放到一邊。

其實說自己會不在意也是騙人的
呵呵,只是活到這個年紀,應該要更有勇氣做出選擇吧!

我明年二月就會提早入學。
很遺憾不能跟你在台大校園碰面了喔
不過你放心,心的交流的深度,遠遠大於真正的見面。
(怎麼好像在寫情書似的XD)

這一年你準備考試,一定非常辛苦。
高三那年我感覺自己走在一條看不到盡頭的路上。
一個人非常孤獨的往前進。

有時候質疑聯考制度,
有時候質疑升學主義,
這些憤怒躁動都會有。
長大後往回頭看,我發現高中給我的鍛鍊,
早就超越指數對數函數這種skill和knowledag的提升
而是磨練我:忍受孤獨、面對未知而又能堅持下去的能力。

多年後我發現,自己在承擔一些工作時,
雖然仍有面對未知的不安、恐懼與壓力,
但我卻能篤定的對自己說:可以的,我知道自己走得過去。

這就是一份自信。
因為曾經那樣孤獨走過所換來的自信。

現在許多教育工作者致力讓孩子學得開心、快樂。
這當然也是老師應該去自我精進的方向。
但是,生命的本質就是苦與無常。
我們再怎麼遮遮掩掩,幫助孩子趨樂避苦。
終有一天,他們還是得自己面對人生一切的艱難課題。

有點偏題了。
只是想告訴你,我明白這一路的辛苦。
但,走過了,生命就能萃煉出更深厚的質地。

多話了,抱歉我只能在遠端給你精神支持。
然後,既然你這麼期盼<站立者說>有新文章。
我姑且就把這封回信,放到網誌上吧!

許久也沒好好寫信了,你讓我也整理了一些想法。
也要謝謝你了!

加油,為你祝福!

              憲宇

沒有留言: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