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微風吹動


曾經我問法師,助人者的「無我」,究竟是怎樣的?如何能將全副身心投入於對方,然後又能不帶企求,把自我全然地撤離?

法師沉吟片刻,問我:「憲宇,你覺得觀世音菩薩離你很近,還是很遠?」我愣住了,答不上來。

觀世音菩薩應該是離我們很近的,祂甚至就站在我們旁邊,可是祂又看不到、摸不著,是不是這樣?

那時的我似懂非懂,這個疑惑也就一直擺著。

今年夏天,我接下紫雲寺兒童營的總召工作。營隊前我們給隊輔們辦了兩天培訓,白天緊密課程結束後,我們決定把晚課放入培訓的最後,洗淨身心,也一同為兒童營發願。

其實我看得出來,大家都累了。下午在外頭演練大地遊戲,高雄的酷陽,把每個人都逼出一身汗。四十分鐘的晚課,幾乎全程站立,實在考驗大家的意志力。

晚課前我到處奔忙,安頓好趕上來,大磬正好敲下。我走到隊伍最後,調整重心,全身已是汗如雨下。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

阿彌陀經晚課,再熟悉不過的經文,卻發現自己難以攝心。掃描一下身體狀況,我知道自己是太累了。四處奔走一整天,腳底板隱隱發痛。陽光繼續發威,烤得我全身濕黏。

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

仍是打起精神,努力把心安住在誦念中。站在隊伍最後方,可以看見所有的夥伴。他們神情專注,聲音齊整,完全不像第一次參加晚課的樣子。心中欣慰,近五十位青年共聚一堂,一起為眾生發出清淨的願,如此緣分,不知何時才能再有?腦袋正想著這些事,忽然,身側吹來了一陣風!一陣徐徐清涼的風。

詫異、驚喜、猜想──電光火石間,我很快明白是怎麼回事。是法師,他為我挪動了電扇的位置,然後又,輕輕悄悄地走了。

法師怎麼發現我正冒著汗、身心難安的?在場這麼多人,他如何能看到這麼細微的事?

不知該如何描述那瞬間的心情,一種完全被看照、被接住的感覺。在我正需要的時候,他如即時雨般出現。

大殿的唱誦依然迴盪,我並未轉頭去尋看法師的身影。我知道,法師不需我的崇拜,也不需我的感激。

很遠,而又很近。
看不到、摸不著,而又無所不在。

原來,這就是「無我」的菩薩行誼。
深深細細,觀察眾生一切需求,如即時普雨。
輕輕悄悄,照顧眾生出離苦難,卻不落痕跡。

舍利弗。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雙手合十,我望向眼前的青年,心中一片平靜。
輕輕的,輕輕的,繼續一個字一個字地念下去。
輕輕的,輕輕的,在微風吹動之中。


(圖片為紫雲寺大殿,來源:法鼓山紫雲寺粉絲專頁)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