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愛別離




那一天,是純淨青年成長團的第一次聚會。分享時,星佑拿出一張卡片。那是今年紫雲寺兒童營的結業式上,我們邀請孩子寫下的祈願卡。

我在大殿外的垃圾桶裡找到它的。那時候怎麼數,我們這一組就是少了一張。後來,孩子都離開後,我才發現它,躺在垃圾桶裡。

淺淺的鉛筆字跡,努力想要把字寫好擺正,大概是中年級左右的孩子吧!上面寫著他的三個願望:

希望爸媽可以不要以離婚為前提吵架。
還可以考一百分。
以及可以再來紫雲寺。

看到他的願望,我心痛了一下。」星佑這樣說。

不只星佑,我想,在場的每個人心都痛了一下。一個被父母情緒折騰的孩子,擔心爸爸、擔心媽媽,擔心這個家什麼時候要離散。他的心願,如此懇切,而又如此卑微。卑微到,營隊結束後不敢帶卡片回家,把願望丟進垃圾桶裡.......。

在甲仙安心站工作時,每一天清晨,我都會騎車到甲仙國小運動。清晨六七點的校園,除了我以外,就是一些跳有氧舞蹈的媽媽,一些流浪的狗,以及一些,不知為什麼特別早到學校的孩子。

一天,照例我在操場邊伸展,有兩個看起來像中年級的男孩,一前一後走進學校。走在後面的忽然對前面那個喊:「喂!某某,聽說你爸媽離婚了喔?」前頭的男孩沒應話,繼續往前走。「是不是啦,你爸媽離婚了喔?」口無遮攔的男孩,繼續窮追猛打。前面那個小男生跑了起來,面無表情往前跑。「吼!是不是啦!是不是啦!」跑步的男孩頭也不回,跑上二樓,跑進教室。

書包上下顛顛搖搖的背影,在我眼底老老實實劃下一記。

望向遠方群山,我明白這個山村裡,各式各樣的愛別離正在上映。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在每個孩子長大的地方。

接下紫雲寺兒童營工作時,我一直想像,高雄市的孩子,應該和甲仙的孩子不一樣吧,應該都來自幸福美滿的家庭吧!直到這張被丟棄的卡片,出現我們眼前。我終於明白,愛別離的課題,並沒有地域之別。

「過去的窮苦孩子,在緩慢艱難的日子裡,得到的是一份平穩而悠長的愛。現在的弱勢孩子,在高速疏離的時代,得到的是一份零碎而飄浮不定的……我們還能稱之為『愛』嗎?」

這是我在筆記本上寫下的一段話,是陪伴孩子多年的感悟。

孩子需要的真的不多,尤其物質上的需求,只要我們是夠安穩的大人,精神上夠安穩的大人,支撐他們對這個世界的相信與愛意,他們內在的宇宙就能自在運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孩子最後一個願望,是「以後可以再來紫雲寺」。不具名的卡片,我相信那並非是討好大人的一份願望。或許,三天的兒童營,真讓他動盪的生命,得到了一點安頓吧!而這也是我們最大的欣慰了──我們明白,三天營隊,看似匆匆而過,但有些什麼已在萌芽。

小菩薩,佛菩薩會為您滿願的,我們明年再見。


沒有留言: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