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浪歸回了海



今天忙著機構參訪,奔走在會場和辦公室之間。偶一偷閒,臉書上小珊傳來了訊息,六個字:「憲宇,我考上了!」

我回給她一個兩行瀑淚的臉,表達我的「喜極而泣」。隨即掏出手機,傳簡訊讓法師也知道這個訊息。我想法師會為小珊開心,雖然,我和法師,曾是力阻小珊考公務員「最用力」的人。

我在參與法鼓山八八災後工作時,認識了小珊。在還沒成為安心站專職以前,我是義工,偶爾也跟著去開會。小珊是林邊安心站的專職,我只在會議見過她幾面,總覺得她是個能力不錯的女生,卻還一股年少之氣卡在胸臆,那是對小珊一點點的第一印象。

後來再遇到小珊,已是我成為甲仙安心站專職後的事。當時,林邊安心站想帶當地國中生去花東騎腳踏車,四天三夜,希望用這個活動鼓舞她們走出受災心情,也長出面對未來的勇氣。然而,這個活動卻遭遇非常大的魔考。一位居心叵測的義工,不斷阻擾進度,還揚言若不按照她的規劃,她要「聯合所有的隊輔和國中生,集體退出,表達抗議」。

這場魔考前所未見,做為這個活動的承辦人,小珊得不斷和這位老謀深算的義工過招,非常辛苦。後來,法師調派我與玨華支援林邊,在眾人同心下,總算讓國中生順利達陣,圓滿一次難忘的自我挑戰之旅。

四天三夜活動,我忽然驚覺到──小珊不一樣了!內在質地整個都不一樣了!雖然我們並沒有聊天(忙到根本沒時間聊天),我卻從她的神情、她站立的樣子,以及她主動迎向每件事的姿態,看到──有蝶飛破了蛹,有浪歸回了海。

我很訝異。過去我認識的人,改變通常是漸進式的,甚至起起伏伏。而她卻是整個人翻過去了。是那次的魔考,讓她咬緊牙,一瞬間跨過那杆欄嗎?

活動最後一天,我們落腳台東市一間天主教堂,借用教室舉辦一場結業式,跟國中生道別,也為她們祝福。小珊上台分享了一段讓人印象深刻的話:「之前我是一個很不想面對自己內心問題的人,後來有一次法師告訴我,生命的課題,是永遠躲不掉的。這一生就算被你躲掉了,下輩子還是會出現。而且有時候你越躲,它越會糾纏著你。後來我就告訴自己,既然總是要面對的,那這輩子就把它解決吧!

雖然因為不擅長上台,小珊說得有點彆扭,但反而因為這彆扭,我們都感覺到話裡的真摯。

我都忘記自己曾跟小珊說過這段話。」回程的火車上,法師這樣跟我說。不只是我,小珊的轉變,大家都感覺到了。有驚無險的四天三夜,菩薩最後給了我們一個甜美的結局──國中生成長了,我們的小珊,也長大了。

可惜,那次活動後,小珊辭去安心站工作,專心投入公職考試。來自一個有經濟壓力的家庭,責任感驅使著她,要為家裡走出困境。

不過,法師與我,實在捨不得她去當公務員。好幾次,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分「警告」她,關於公務體系的顢頇與怕事,說她一定會受不了那種心靈枯竭的感覺。甚至還有一次,法師與我和小珊約在屏東辦事處,本來是要討論八八感恩手札的內容,但最後完全偏離主題,都在力勸她「別考公務員」了。

不是不成人之美,實在是因為太欣賞──這樣一個耐勞、盡責,又有豐厚心靈的青年,如果能在一個直接利益眾生的位置,那可是社會的福氣呢!

同住屏東的我們,有時活動結束會一起走。一次,我順路載她,一路上有一搭沒一搭聊著。「我覺得出家生活還蠻適合我的。」前頭踩腳踏板的我心頭一驚,後座這位師姐不打算考公務員了嗎?「如果家裡狀況不是這樣,允許我出家,我覺得出家也沒什麼不好。」她緩緩說出這些字句,接近喃喃自語的。「或許過幾年,等把家裡的債務處理完了,就有機會了,可是年紀可能就超過了。

前頭的我無法作聲,彼時我終於瞭然,小珊並非貪戀公務員的福利,她真心想擔起為人子的責任,減輕爸媽身上的重擔。而考公職,就是她為家人豁出去的一心一意,我實在不該再絆著她。

明白這點後,我把自己考上公職的心要,寫了一份檔案傳給她。爾後,便極少聯繫。我知道,她把自己的生活壓縮到非常純粹,背水一戰,她們家的狀況,無法支撐她當全職考生太久。

七月份,小珊考完試,我邀請她來護紫雲寺兒童營。她立刻答應,一到現場,就挽起袖子佈置場地、帶領青年討論、自願幫忙做會議紀錄,把隊輔的任務做得「平凡而稱職」。一年多不見,她還是我們熟悉的樣子。

兒童營期間,我問她考得如何。她雖然答得謙虛,我卻感覺出,那份謙虛是一種稻穗飽滿的姿態。我開玩笑的預言:「小珊,我賭你這次就會考上。就算這次不考上,年底也會考上,總之,你今年一定會考上。而且我跟你說,黃憲宇的預言從來沒有失誤過。至今我預言會考上的人,每一個都上了。

這不是特異功能。韜光養晦之人,那份穩定,是很容易就被感知到的。我小林優秀的夥伴如此,小珊也是如此。

滿心歡喜,看見破蛹之蝶,終於實現為家人許下的願。
一年多的孤獨行走,那浪更成熟了,安安靜靜,歸回了海。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