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5日 星期五

微笑裡莊嚴



今天意外在踏進一間小學輔導室時,巧遇自己以前在永齡帶的課輔老師。他剛到這學校當專輔老師,很熱情的喊我督導,就像多年前一樣。這十年來,帶過的大學生們,都一一落定在很好的社會位置--如果以我爸媽的觀點來看,他們的頭路,已經比我好太多了!而現在的我,只是個重新學習的社工實習生呢!

想起半年前,打電話給另一個以前帶過的課輔老師。那時我正為找不到老師心急如焚,找遍所有認識的人。想起他家住高樹子弟,就詢問他是否能來當課輔老師。沒想到,他回應給我的語氣,竟是一種藏不住的驕傲:我去年就考上了耶~已經離開高樹了,沒在做課輔了!

我掛上電話,心中五味雜陳。

給看得到這個訊息的,曾經喊我督導的青年們:


您們的督導因為不務正業,所以很顯然地,再過幾年後,當您們一一考上正式老師,我可能依然在民間,做著一年一聘,且常常因轉換職場而年資砍掉重練的工作。

然而請您們記得,這幾年我教給您們的,始終是對孩子的那份真誠。而不是老師的身段與,傲慢(我實在不忍用這個詞)。

當您們從考上那一刻起,染上安逸的習氣,我可以說,那份曾在您們心中,關於與孩子同行的快樂,就已經消逝了。

或許我們可以來打一個賭。

十年後,您們的薪水與社會地位,都可能比我還要高。但十年後,我有信心,我的心依然能赤誠如子,就如您們當年認識的我一樣。(當然,如果要比教學輔導與助人專業,我也沒在怕的啦!)

我願您們成為那樣的一個老師。
孩子畢業十年後回來看您,都不會對您失望的老師。

真誠中清澈,微笑裡莊嚴。
你就是永遠的站立者。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