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2日 星期一

播種的智慧

下午走出辦公室,陽光正好,負責農事的同仁們正在田裡準備播種,我也因此有機會一旁觀摩。今天要灑的種子有四種-小白菜、油菜、油菜花、還有芥藍。種子微小,約莫一個原子筆尖大。之前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說這種小顆粒種子在灑種時,很容易分布不均,因此,農人都會使用一種「簡單但巧妙」的方法,讓種子均勻分布。今天,我總算見識到這「播種的智慧」。


負責播種的是農事團隊裡年紀最大的一位阿伯,他頭髮已經灰白,但聽說是庄內經驗十分老練的農人。連我們農場的主人蔡老師,都對他讚譽有加。一開始,阿伯先在箕裡放入部分泥土,再把種子和泥土來回攪拌,這樣就能讓細小的種子"均勻稀釋"到泥土中,而農人灑種時,一坨泥土也比一盤細碎種子,更容易抓握扔擲。




接下來,阿伯走進田埂,開始撒種。他抓起一把泥土,向前方把土拋出。那一手土壤,就以一種美麗的弧線,均勻落在他眼前1-2公尺處。丟完眼前這一區塊,就往前移動一個位置,不一會兒,一條菜畦就灑種完畢。


過程中,阿伯一語不發。他半蹲站穩身體,弓身貼近大地,宛若專注的低肩投手,把手上的球投向前方。那樣的沉穩吸引了我,在田間,你很明顯可以感覺出,他和青年農人在氣質上是不同的。那種小心翼翼,其實是來自對自身技藝的謹慎與自信。



農村的智慧傳承,應該是什麼?農事的技法、知識,看過一眼就能學會。而那份對待土地的慎嚴與尊敬,卻是最難傳授的心要所在。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