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

[小林札記]妒


有一段時間法師常常來甲仙安心站,他會坐在我位置前方的大長桌上,打開電腦工作。有時候他或我想到些什麼,就會抬起頭,交換一些想法。

安心站每一項活動的背後,其實都有其縝密思考的脈絡。譬如,我們會去設想參與者的心情狀態、特質、文化背景、和安心站的關係走到什麼程度,以及希望他們能從活動中體驗到什麼,一一量身訂做,把最適合的""端出來。

這樣的工作討論,常常不會只停留在表面的課程設計。而會深入到關於生命本質、受苦經驗、甚至個人的修行議題。我並不總認同法師的觀點,法師也是。那並不是一個駁倒對方的歷程,而是讓自己更深入、更深入地潛到底層,用整個生命去思考與感覺。

如果災區是個禪堂,這樣的對話就像小參,幫助我一次次斬去迷障,快速成長。在外顯忙碌的工作背後,它讓我有回歸修行的踏實感。因此,我很珍惜每一次和法師的對話時光,也很享受那種一起思考又突破的感覺。

一次,又如往常,我和法師又在安心站裡分頭工作。法師忽然抬起頭來,跟我說:「憲宇,玫吟這篇結案報告寫得真是好耶!真開心,這些年輕人都一點一滴在成長!」

我抬起頭,對法師笑了笑,卻忽然感覺到--自己的笑容竟然有點勉強!!法師又繼續稱讚了玫吟幾句,我卻在那段段的幾秒鐘裡,歷經一個非常難受的心理歷程。那是一種嫉妒、一種受傷,一種不想別人成長的自私想法。一種想繼續當「法師眼中獨一無二」的佔有意識。

完全出乎意料,我從沒意識到自己存在這種念頭。還好,覺察到了之後,我在心裡對自己笑:「哎呀!你真是傻阿!」用開放的心情自我解嘲一番後,內心又復歸平靜。

這樣的歷程,真是一次寶貴的學習。一直以來我覺得自己還算完整,世俗的讚美都已不會我讓我動心,能不依賴別人眼光,清楚過活。然而,在面對像法師這樣的人,自已「真正覺得夠格、能理解我」的「重要他人」時,我還是逃不了這一關,會想討好、表現、得到肯定。

好友慧蓉在看了我寫的<法師,狐狸,與一片落葉>後,問我:「你是那隻狐狸嗎?」那時我覺得自己只是單純創作,沒想到誰是誰。現在我可以明白,自己確實就是那隻在乎法師的狐狸。

在精神分析的概念裡,曾用「移情」來描述個案和分析師之間的關係。個案會把童年對重要他人(通常是父母)的情感和需求,轉移到分析師身上。高明的分析師就能善用移情,讓個案更接近內心的真實面貌。

很慶幸,不用透過精神分析,這次「妒」的經驗讓我又更看清楚了自己一點。捨去妄念之後,又可以繼續往前走了。聖嚴師父說,我們身上累世累劫帶來的習氣,就像千年大糞坑,臭的不得了。如果我們別過頭去假裝看不見,糞坑只會越來越臭。當我們願意面對糞坑,把髒與臭全部坦然收下,真正的成長才會發生。

謝謝佛法,在那麼一個不經意的瞬間,讓我又更透明了。

沒有留言: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