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小林札記]幸褔得要命




昨晚回到甲仙,已是晚上六點。我們在和安活動中心前卸行李,跟孩子一一道別,然後拉著自己的行李,慢慢走回安心站。

傍晚的甲仙,夕陽早就看不見了,山頂上卻還緩緩亮著,好像在為這最後一段路打氣。一竹走在我的旁邊,我很高興他沒有找我講話,此時我真是累到說不出話來了,只希望可以好好走路、專心地走路。

四天三夜的兒童營,我們帶了兩台車的小朋友,從甲仙到金山,從山巔到海邊,像是打仗一般,碰碰碰碰80小時,竟然也就這樣恍若隔世般地結束了。

離開、擦撞、震盪,在原來的舒適圈之外,我們都練習著怎麼在恍若隔世的世界裡,快速站穩腳步、拉開補給線、把快樂和智慧,送到孩子的手上。

還不能忘記內心的安定。

關於安定,我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

營隊第三天的下午四點,法師和師姐告訴我,晚會的音響和燈光設備都還沒好,營地的負責人剛剛開車出去借,但他離開之後一直連絡不上,許多的後續狀況,我們必須一肩挑起,做最大的打算和準備,我銜命主持最後的感恩晚會。

我的營地十小時狂奔,正式展開。

先是泰雅族老師離開之後,課程出現空檔,我奉命立刻上場撐半小時,教小孩唱太巴塱之歌。孩子去用藥石時,我開始到垃圾堆裡挖大大小小空瓶,借來大美工刀,在大石頭上揮刀製作燈杯,速度快到我都覺得只要一不留神我的指頭就會濺血。最後進房間和玨華一起趕回顧影片的結尾,兩個人跪在地上努力找照片想文字,我第一次抱著頭命令自己的大腦快阿快阿!把文案想出來阿!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絞盡腦汁的感覺。晚會開始前,場地上有很多爛泥,我和家億拿著掃把刷子到處尋找小碎石,碎石一倒上去,我就在上面快速踩踏,想盡辦法把那些爛泥區填平,我覺得自己變成「奇蹟的夏天」的足球隊員,左腳右腳高速交替。感恩晚會開始後,影片匯出的速度卻異常慢,我一邊鎮定主持,一邊處理麥克風沒電和音量的問題,還得不斷依據影片的匯出進度,調整節目順序,請家菂和家億臨危受命,上場和孩子說說話。好不容易主持完了,發現學員的睡袋卻還在遊覽車上,我開車載著豪仁出營區,叫醒已經準備睡覺的遊覽車司機(此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鑽進後車廂裡把睡袋一個個拉出來。回到營地,帳篷正要開始搭,我們放下睡袋,馬上又投入搭營帳的行列,慶幸夥伴和孩子們通力合作,營帳得以在十二點多蓋好。把孩子送進去睡覺之後,我們繼續開會,直到凌晨兩點。

我跑,跑過跳動的營火、跑過開心的孩子、跑過叫我趕快去吃飯的阿束師姐、跑過一個又一個面孔模糊的人。有人大喊我的名字,但我已經無法回應他,我的世界沒有了飢餓、沒有了時間,只剩下眼前的路,一條黑黑長長的路。

會議結束後,大家一一去休息,我走到溪邊刷牙,那羅溪的溪水咕嚕嚕地陪我漱口。望向黑漆漆的河谷,才想起自己今天竟然忙了快24小時,在各種不同的任務中快速轉換角色。這種被逼到極限的感覺,上一次竟然已經是十年前,在秀林國中搶救孩子的時候。

十年前的我會憤怒,有無力,有「事情為什麼會這樣子?」、「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在忙,其他人咧?」的生氣。

今天的我很幸運,是和一群人一起為孩子努力。我知道所有的人都盡力了,而當下的因緣就是如此。我很高興,我並沒有辜負自己,我知道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盡力,都對得起孩子,都對得起自己。

唯一還不足的是,還沒辦法做到「趕而不急」,我很焦慮,焦慮的很用力,在風雨飄搖中,還沒有能力站出足夠的安定,也給其他夥伴帶來了一些壓力。

希望自己還能再進步,也希望自己能一直享受這種疲累的感覺--能為師父的願而跑、為孩子的慧命而跑,真是幸福得要命。

(圖片攝影:曹一竹)

沒有留言: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