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小林札記]菩薩給的雨

五月的母親節,甲仙安心站帶小林孩子和媽媽們一起到日月潭,進行兩天一夜的小旅行,想給他們親子一次最美好的母親節。事前我們看了天氣預報,知道有鋒面要來,降雨機率很高。即使如此,法師、師姐和我,還是一直很樂觀──觀世音菩薩一定會給我們好天氣的!

一早南台灣還是晴空萬里,車子進南投後,天氣卻開始轉陰。第一站頭社水庫,才走進步道後沒多久,豆點大的雨真的就落下來了。我們急忙讓孩子穿上輕便雨衣,躲到公廁旁的廊簷下。

這場雨真來得又急又快,本來平靜如畫的湖面,在狂風驟雨中變成一個灰色的世界,還不時夾雜著幾聲悶雷。那時已過午餐時間,負責外護的師兄,冒著雨把午餐從外面搬來。廊簷空間不大,外頭又風大雨大,我們只能急中應變,把飯糰三明治一個個傳下去,請家長和孩子們站著吃午餐。

那時其實我是沒什麼心情吃東西的,到處找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忙,心裡默念大悲咒。這場雨真是太大了,即使有輕便雨衣,仍然擋不住掃進掃出的風雨。我的長褲和鞋子全濕了,一邊走路一邊滴水。站在角落的法師,長衫也濕了一大半,他不時和孩子說說話,不時看看外面的天空。我猜,法師大概也正在和菩薩「溝通」吧!

用完午餐,雨勢仍然沒有減弱的跡象。孩子等得不耐煩了,玩起黑白ㄘㄟˋ之類的遊戲,大人們臉色就凝重了,緊閉嘴唇盯著外頭的雨勢。對小林村村民來說,雨,從來不只是雨,更是一道難以抹去的記憶。

孩子自有找樂子的能力,即使全身濕透依然很開心

在低氣壓的最底部,突然間,我聽到了持咒的聲音!非常細微,在滂沱大雨中幾乎聽不見,緩緩的、一句一句頌了出來。一開始我以為是自己默念大悲咒後反映出的一種錯覺,後來發現不是,是真的有人在頌大悲咒!轉頭找了找,發現原來是順和師兄和美連師姐,他們夫妻倆併肩站著,一個閉上眼睛,一個看著外面的雨,兩個人用一樣的頻率和速度,非常專心地頌著大悲咒。

一個叫做阿祥的小男生,是我們小林村最調皮好動的男生之一,好像從沒看過這種畫面似的,站到師兄師姐的旁邊,睜大眼睛盯著看。他看了非常非常久,也非常專心,幾乎出神似的,因此我們才有時間去拍下這張照片。


師兄師姐默念一陣後,雨勢竟然真的開始轉小,變成了毛毛細雨。我們立刻催促孩子上路,走過木棧道,回到環潭公路,繼續已經耽擱的行程。

故事還沒有結束。當天晚上,我們在民宿舉辦一場小型的感恩分享會。我們發給每個孩子一顆金莎巧克力,請孩子想一個「他最想感謝的人」,如果那個人在場,就把巧克力送給他,親自跟他說謝謝。

大部分的孩子我們都不擔心,就怕幾個平常調皮作怪的孩子,還是沒辦法進入這種氛圍,干擾其他人的分享。阿祥和他哥哥小強就是我們最擔心的兩位,過去他們一直讓我們頗傷腦筋,常常沒來由的發脾氣、動粗口、甚至兄弟倆打成一團。

那天,哥哥小強還是不在掌控之中,滿場亂跑,最後法師只好坐到他旁邊「個別關懷」。阿祥表現的卻很「反常」,在表達感謝的時間,他立刻抓起他的金莎巧克力,跑到順和師兄和美連師姐前面,用真誠而又有點靦腆的語氣,說:「謝謝師兄師姐,今天中午幫我們祈禱,讓雨可以停。」

是觀世音菩薩讓雨變小的嗎?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這場大雨,卻讓一個本來調皮難靜的孩子,看見了別人,看懂了別人,並且學會表達感謝。

原來原來,這場打亂行程的雨,才是觀世音菩薩最好的安排。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