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

再見,印光大師




這是我在岩灣最後一次站忠三四舍。

早上打飯結束,打飯公差們按照往例,拿起拖把拖地。我在他們來來回回的拖把之間走動,忽然覺得有人在看我,抬頭往牆上看,看到掛在牆壁上的印光大師像,張大眼睛,炯炯有神看我。

看著印光大師的眼睛,我想起了些什麼。
「阿國,我離開以後,你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主管,蝦咪歹誌?」
「你先拖地,等等我再告訴你。」

大概幾個月前吧,一教區的科員要公差們利用時間大掃除。那一天我擔任一教區駐勤,就帶著阿國和他們工場的幾個公差,拿著各式各樣清潔用具,裡裡外外打掃。

他們掃地、用肥皂水刷地,連打蠟機都拿出來了,把地板弄得光亮光亮的。忽然我想起一件該做而一直沒人做的事,就向他們要了一條乾淨的抹布、一張椅子,開始工作。

我擦佛像,掛在牆上的佛像。
              
在監獄裡,其實不乏各式宗教團體送進來的掛像,有基督教的聖經語錄,也有佛教的佛菩薩像,就掛在監獄裡的各個角落裡。剛進來監獄工作時,我對這些佛像感到親切,心想大概是哪個長官或同事是虔誠的三寶弟子,把他們帶進來的吧?不過,事實很快就推翻了我的想像。這些佛菩薩像,對大家只是一個擺飾品,掛在那兒可有可無,非常的孤獨。

以一教區來說吧,四個舍房各自有不同掛像。忠一舍掛的是道證法師手繪的阿彌陀佛像。忠二舍掛的是江逸子居士畫的彌陀接引圖。忠三舍是印光大師像,忠四舍則是西方三聖。供奉的像儘管不同,但他們都有相同的命運──覆蓋了一層厚厚灰塵。

那天公差們忙他們的,我也忙我的。其實一分鐘就完成了──幫忠三舍牆上的印光大師擦去灰塵。

「主管,你是佛教徒喔?」阿國看到了,問我。
「對阿。」
他停下工作,站在椅子旁邊看我忙,沉默一陣,若有所思,說:
「第一次遇到你這種主管,主管,你這樣做很有功德!」
「哈,我可沒想到會有什麼功德!」我邊說邊跳下椅子。

阿國站在我旁邊,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繼續看我。
「真的啦主管,你吼,這樣做,會有功德!」

阿國其實是一個年紀可以當我爸爸的受刑人,講話卻瘋瘋癲癲地,喜歡跟主管東聊西扯。用台語「練瘋話」三個字,最能傳神比喻他。忽然這麼正經對我講話,實在不習慣。

從那一次開始,阿國對我的興趣提高了許多。每次站忠三四舍,一邊打飯,他就會說出一些讓我啼笑皆非的話。
「主管,你看偶這樣還有沒有救阿?」
「主管,你要度偶阿!」
「主管,偶是認真的啦!ㄟ!ㄟ!笑什麼?笑什麼?(旁邊的人竊笑中)主管你看他們啦,都沒有人相信偶。主管,念佛要怎麼念阿?」

啼笑皆非歸啼笑皆非,我還是善盡了三寶弟子的任務,把該怎麼念佛,以及阿彌陀佛就是「無量光、無量壽」的意思,是最好的咒語等等,都告訴了他。(至於他是否如實修行,就不得而知了)

有一次我到他們工場交代,阿國又走來主管桌旁跟我抬槓。他神祕兮兮地湊到我旁邊,小小聲地說:
「主管,聽說你是台大的喔?」
「你聽誰講的?」
「我們老闆講的啊!(他指的是他們工場主管)」
「大家都是台大的啊!台灣長大的。」
「厚!主管,這抹港款啦!唉!像你這麼認真,我們這輩子瞴法度了啦!」
我看著他,不確定他是來閒扯淡,還是真的有感而發。
「我只是比較會念書而已,但是人生這個學問,說不定還有我要跟你學習的地方。」

這句話很矯情,是嗎?當時的我,卻用十足真誠說出了這句話。(說實在,會這麼「誠懇」,連我自己都吃了一驚。)

阿國愣住了,看著我,我察覺到他的表情有了變化,臉部的線條柔和起來。
「主管,你太看得起我們了啦!偶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我是說真的喔,有時候,我只是比較幸運而已。」
「哎!主管,阿彌陀佛喔~像你這款人真的很少了啦!謝謝啦!」
我們結束對話,阿國走回他的位置。

那次對話,是我覺得最接近他的一次。過去的裝瘋賣傻,只是阿國的一張面具。在監獄這個龍蛇混雜的環境中,八面玲瓏的面具讓他得以平安存活、遊刃有餘。也讓他不毋須去面對自己,真實的自己。

這面具什麼時候戴上的呢?不知道。不只是阿國,我們都一樣。在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的時候,我們給自己戴上了面具,把本自具足的真心丟到一邊去,視若無睹,任其蒙塵。

而我們是否有足夠的勇氣?一次次摘下自己的面具,一次次擦去心上的灰塵。

阿國和打飯公差們把地拖好了。他洗好拖把,走到我旁邊。兩隻手還濕濕的,胡亂在褲子上擦擦又抹抹。

「主管,好了,什麼事?」
「阿國,以後一個月幫我擦一次這張大師的像,可以嗎?」
「主管,沒問題,包在偶身上!」他拍拍胸脯,豪氣干雲地說。
(我內心OS:這點小事有需要這麼豪氣嗎?)
「主管,這個人是誰啊?」
「他叫印光大師,是中國近代念佛念得最好的一個法師,聽說是菩薩轉世再來的喔!」
「真的吼?那我以後擦完再給他拜一下。」
「要用乾淨的抹布喔!」
「好啊!主管,這樣偶也會有功德吼?」
我對他笑笑,點點頭。

離開前,看了印光大師矍鑠的身影最後一眼。
「我離開後,阿國就交給您了喔!」

再見了,印光大師。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