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法師、狐狸與一片落葉




一如往常的早晨,法師搭衣上殿。風從樹籬的頂翻進寺院,在大草地上降落盤旋。除了幾聲烏頭翁,廊道上再也沒有其他聲音。

四月份的清晨六點,還未完全甦醒的天。法師穿越長廊過走來,舉步輕盈,像風滑過了水面。一片落葉,靜靜躺在廊道上。紅紅的、皺皺的,像擰乾後的衣片。法師彎下腰,輕悄悄地撿起它,放回長廊外的大草地上。

狐狸看見了,跟在一旁發起了問。
「在你心中,我是什麼?」狐狸說。

法師定定看了看狐狸。
「你就像這一片落葉。」

「原來,我也只不過是一片落葉。」
狐狸很懊惱,更多的是傷心。他只是一片平凡的落葉,一片被法師放到一邊的落葉。

一直以來,他覺得自己在法師的心中應該是特別的,一隻與眾不同的狐狸。所以每天的這個時候,他會等在長廊的盡頭,當一隻盡責又乖巧的狐狸。

「像落葉不好嗎?」法師笑著問。
狐狸不想回答。

「來,你看看這片落葉。」
  「我不想看。」
「那你把它拿起來,感覺看看。」
  「你明明知道我沒有手。」
「好,那我們來聞聞它」

法師整個人貼到地上,像動物那樣用鼻子碰了碰那片紅通通的葉子。
  「噢!法師,你該注意一下你的威儀。」狐狸被逗笑了。
「來嘛,快,聞聞它!」

狐狸把鼻子湊過來,碰了碰那片「就像他」的落葉。

「你聞到了什麼?」法師問
  「什麼味道也沒有。」狐狸皺了皺他的鼻子。
「是嗎?欸,你可是一隻狐狸耶!」
狐狸聳聳肩,他已經吃素很久了。從他下定決心再也不追蹤獵物以後,他的嗅覺好像也退化了許多。

「用方法,全身放鬆、頭腦放鬆,把心放在每一個呼吸上,只有現在,只有當下。」在法師的帶領下,狐狸很快進入了狀況。

「專注當下」對狐狸來說從來就不是一件困難的事。當他還是一隻小狐狸時,他就很能享受一心一意奔跑的快樂。在一次追逐蝴蝶的過程中,他就體驗到──專心的「心」並不能放在蝴蝶身上。它不在前面、不在後面,而在每個腳步碰到大地的瞬間。

「再聞一次看看。」法師鼓勵狐狸。

這一次,狐狸感覺到了。他聞到了枯葉特有的味道,葉的汁液被太陽烘乾,留下一種澀澀刺刺的香氣。他也聞到昨夜的露水,在清晨的大地上眷戀不去,卻被陽光拉著往上蒸騰。春天的大地,是如此熟悉而讓人懷念。酸酸的、甜甜的、苦苦的,還有各式各樣動物昆蟲的氣味──他們的大便、他們的屍體(已經腐爛掉的)、他們因為翻動泥土或摩擦灌叢後所留下的味道。那是一種極複雜的氣味,此時此刻,他們全然而豐富地來到狐狸的世界。

 「好美。」狐狸說。
 「好美。」法師說。

他們靜靜站在長廊邊,一起感受眼前的這片大地,世界好像忘記了時間。事實上,這就是狐狸每天等在這裡的原因。待在法師身邊,他就能一次次地回去,回到他還是隻小狐狸的時候,過著單純而美好的時光。

 「如果現在可以永恆就好了。」狐狸感嘆地說。
 「你感覺到的現在,就已經是永恆了。
 「什麼意思?」狐狸問

 「我得先確定一下──剛剛你聞到了什麼?」法師問。
 「很多很多,我好像聞到了這整座大地。在這裡曾經活動過的每一隻生物與非生物,他們所有的足跡、喜悅與老死,都藏在這片大地上。」
 「哎呀,你方法用得很好耶!」法師笑了。

 「如果永恆了,沒有生、沒有死、沒有繁花滿樹、沒有落葉覆土,我們將失去什麼?因為不永恆,才有無限的可能與希望。而事實上,當你把心專注在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剎那時,永恆已經來到你的面前。」法師緩緩說出了這段話。

狐狸好像懂了,又好像不懂,他望向法師。

 「我也是一片落葉啊!」法師聳聳肩,露出頑皮的神情。
 「落葉和落葉,最後還是得說再見,對不對?」狐狸問。
法師拍了拍狐狸的肩膀。
 「可是我們很開心對不對?我們很努力地作好一片落葉。」
 「但我覺得我還是會想你耶~怎麼辦?」狐狸說出他最後的不捨。
 
 「回到呼吸,記得,我們在呼吸裡碰面。」。
法師給狐狸一個慧黠的笑,一陣風吹過,深褐色的袈裟在風中揚了起來,又再度緩緩落向大地。

生命長河中,我們都是,也只能是,彼此的一片落葉。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