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日 星期一

漢堡

禪眾們一早去卑南文化公園經行了,本來今天就不去信行寺了。但早上起床還是習慣,開了門騎車去了信行寺,打算把落葉掃一掃,然後回家。

掃完地後,法師跟我說,今天早齋要等禪眾回來才開始用。我說我知道,我會自己回家用。常允法師走進廚房拿了紙袋出來,幫我裝了一份早餐,素漢堡與地瓜暑條,一直推辭也無效。另一個法師(我還不知道名字)又進廚房拿了兩個塑膠袋出來,幫我裝了奇異果和滷豆包。

回家後,自己泡了穀粉,坐定桌前,像一隻浣熊找到了它的蜂蜜大餐,滿心歡喜地伸手去把紙袋打開,正準備好好享用。伸手進去把漢堡掏出來的時候,我卻開始流眼淚。

被自己的反應嚇了一跳,前一秒鐘心裡的頻率還是「耶~是漢堡~是漢堡~是漢堡~~」但身體卻莫名其妙感到「難過」。其實無法用「難過」來完整表達那種感覺。就是「受人之恩,受之有愧」的心情。

來台東的這段期間,對信行寺沒有什麼貢獻,卻總是被法師照顧,心靈上的困頓,身體上的疲累,都被法師提在手上。

無聲無息中吃完了早餐,心裡想到六個字-盡形壽,報師恩。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