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用盡所有的

拖著疲憊的身體和滿足的心靈,此時的我還在思量-何必呢?何必去回顧記錄當時呢?當時給出的領悟,不就是-這裡的現在,每一分秒的如是如實。但我還是這麼做了,開始在燈下打出這篇日記。雖然我沒有把握,燈下的身體和心靈,以及燈外的大千世界,會領我走向何地。我仍然願意繼續敲打下去,為了那曾有的豐足。

殿外風聲呼嘯,法師的聲音有些沙啞,我們就這樣幾個人,在颱風天的清晨六點,相對站立,做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烏雲洶湧,飛鳥低旋,世界趕往彼此的路。我們幾個卻還是在那裡,像呆子一樣站在那裡,做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把時光浪擲,把歲月忘記,把生死拋去。我們在做這樣的一件事情:

用盡所有的心力,站在那裡。
知道自己站在那裡。
唱誦。

把身體讓出去,讓給時間,請它帶領我們的身體。
把願力讓出去,讓給眾生,請他引領我們的願力。

終於領會,法師所謂「用整個生命在跟我說話」是什麼意思。那種感覺竟然如此單純而又複雜。呃,不是"複雜",我得想想怎麼描述那個感覺。

因為用盡所有的力量,所以不害怕了。不怕時間流逝,不怕年華老去,不憂眾生無邊,不慮煩惱無盡。心底湧出一種很深但很平淡的喜悅,滿足和謝意。不知道該謝謝誰,覺得這個也該謝,那個也該謝。(那就謝天吧 XD)

帶著這樣的覺知,時靈時不靈的,我在信行寺度過滿足而疲倦的一天。早齋後跟法師在雨中搶救被颱風吹倒的小樹。中午在大寮和一大顆波羅蜜奮戰兩小時,一邊剝皮一邊念佛。晚課後拿著鐵刷去除鏽,刷著刷著耳朵浮現法師的楞嚴咒梵唄聲。天色暗後又進大寮,和法師一起洗碗、刷地板、整理中秋要發給關懷戶的物資。

這樣看似流水帳又無趣的日子,你卻無法明白-我總能在某個時光停頓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手,自己的身體,在殊異的光線或氣味或某個陰影底下,呈現出我從未覺知過的樣子。如空中響起了一聲罄,心停頓了下來,摸著頭搔搔腦袋,問問自己、看看自己-現在在做些什麼呢?

忙完已是晚上九點,才發現自己又累又渴(我已經忙到忘了喝水)。拖著黏膩膩的身體,拿著大水杯走到知客處外的大榕樹下,坐下來,喝水,迎風,聽蟲唱歌。

二樓大殿傳來梵唄的聲音,法師正在指導幾個師姐學唱梵唄。

「願生西方淨土中,九品蓮花為父母…」

大殿透出溫煦的光,柔柔地走進夜裡。啜飲甘甜的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覺得好幸福。

原來,用盡所有的心力,是如此幸福。

1 則留言:

釋常耀 提到...

那叫做單純而又華嚴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