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記得跟同學說謝謝

下午接獲一件突然的任務,營繕隊要進舍房修繕,中央台要我去舍房協助戒護。
我拿著舍房鑰匙,帶著營繕隊三位同學,沿著長廊進行工作。
動作單調而反覆-開舍房、請裡面的同學出來、在走廊上面對牆壁蹲下。
營繕隊同學進去,用釘槍把牆上的置物櫃釘得更牢靠。
等他們修好了,再要外面的同學進房,關門,往下一間舍房前進。

長長廊道,四十多間舍房。
一模一樣的門,一模一樣的臉-面無表情的臉。(連我也是)

如此機械化操作幾回後,我忽然覺得少了些什麼,而應該可以做些什麼。
營繕隊又修好了一間房間,正準備退出來。
「好!可以回房了。營繕隊同學幫你們做得特別久,特別仔細,等一下記得謝謝他們一下。」我轉頭對蹲在牆壁邊的三個同學說。

三個同學站起來,一開始先用迷惑的眼神看我,然後換成一種欣喜的表情。
「同學,多謝喔!辛苦了啦!」
他們開心地走回房裡。
營繕組的同學面對這樣的感謝,也有點不知所措,微微點頭回禮。

知道自己被別人善待(而且是陌生人),然後真誠地說聲謝謝。
知道自己被需要、被看見、被感謝,
這是我想為他們創造出來的正向能量。

「你們的擋水板也特別幫你們修了,記得跟同學說謝謝。」
「營繕的同學做你們這間很用心喔,等一下跟他們說一下謝謝。」
接下來的每一間舍房,我故技重施。
讓每一間房都覺得自己的房間接受到最好的照顧。

「謝謝啦!」「辛苦了喔~」「肛溫蛤~~」
他們的道謝成為關上房門前,最動聽的話語。

這是進北所以來,覺得自己最有用處的一個下午。

但故事的背後是,學長發現我在做這件事,在中途跑來跟我說:
「學弟,不需要這樣。盡量不要讓他們交談。」

是的,從戒護安全的考量來說,
避免讓同學們相互交談,就可以減少串舍房、互通有無的事件發生。
但我們可能也因此失去很多機會,讓他們學習感謝的機會。

故事背後的背後則是,等學長走遠之後,我打開下一個門,繼續說:
「記得跟同學說謝謝。」

1 則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