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日 星期日

阿嘉

留在屏東的時間已經不長了(註1),許多事情總覺得還沒收尾,無法放心離開。小韋和他的妹妹阿嘉,就是我最掛念的孩子。說我濫情也好,說我有相佈施也好,說我過度涉入也行,我就是要他們跟佛菩薩結上緣、搭上線。

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因為,死亡就在不遠之處。小韋的肌肉萎縮只會持續惡化,過幾年等到心臟肺部肌肉也不行後,他就準備要告別這個世界。沒有多少時間了,我們要和時間賽跑。

客觀資源-公部門和民間基金會的協助幾乎都到位了。現在我們能做什麼?我要讓小韋可以無有恐怖地離去,讓阿嘉可以無有恐怖地歡送哥哥離去。用我所知、所相信,最能帶領他們走出苦痛的方法。

一週一次的拇指摔角大賽,成為我和孩子固定的約會。雖然只有一個小時,我們都期待這個美好的約會。昨天晚上,我騎車彎進他們家巷口,遠遠聽到小韋尖銳的聲音:「督導來了~~」小韋的聽力真的非常敏銳,能夠辨識出每一個彎進巷子的車,是爸爸的、是媽媽的、是琬云老師的,或是我的。對一個長期困守輪椅的孩子來說,這座城市各式各樣的聲音,應該是他開展無窮想像的一處寄託吧?每一個聲音,各式各樣的生命、面孔、神態,在他看不到的窗外慢慢出現、具形,復又離去。若大或小、似遠而近。麻雀鬥嘴、救護車歐伊歐伊、風吹走了兩片落葉。

阿嘉在課輔時就告訴我,他們家養了魚,但死了好多隻,要我今晚幫他們看看魚怎麼了。拇指摔角前,妹妹抱來一個透明塑膠筒「就剩這兩隻了,本來有八隻。」她皺著眉頭,藏不住對魚的擔心。

宇:「那些死掉的魚,你們把它放到哪裡了?」
嘉:「放到屋子前面的水溝裡了。」
韋:「希望他們可以回到大海,他們回到大海應該比較快樂。不過,水溝好像沒辦法通到大海吼?可能回去還被鯊魚吃掉!」

宇:「你們真的很為魚著想,知道他們生活在水裡,所以把它放回水中。如果是我,我會幫他們多做一件事。幫他們念南無阿彌陀佛。」
嘉:「那是什麼?」
宇:「阿彌陀佛是一尊佛,祂建立一個世界,叫做西方極樂世界。在那個世界,沒有痛苦、只有快樂,所以才叫西方極樂世界。」
嘉:「那跟天堂一樣嗎?」
宇:「對,像是天堂。阿彌陀佛許了一個願,祂說如果有人在快死亡的時候,誠心誠意念祂的名字,祂就會出現在你面前,帶你去西方極樂世界。在那裡,永遠不會有人生病、不會受苦、也不會有人死亡。」
宇:「這些死掉的魚,他們的生命自己一點都沒辦法作主。他能決定自己要生為一隻魚嗎?他生下來後,被送到夜市的撈魚那裡,被來來往往的人撈回家,他們能不能決定他們要被誰撈走?知不知道他自己未來的主人是誰?好的主人像你們這樣,會細心照顧他們。壞的主人搞不好回去都不給他們吃,一下子就死了。他們對自己未來如何,一點都沒辦法決定阿!他們下輩子要到哪裡去,是不是又成為一條魚,又再受一次這樣的苦,更是一點也無法決定。所以我會幫他念南無阿彌陀佛,祝福他們可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不要再當一條魚來受苦了。」
嘉:「那我等一下去水溝那邊幫他們念,還來得及嗎?」
宇:「來得及喔,雖然過了幾天,但只要是誠心誠意的,魚都感受得到。」
宇:「其實不只魚可憐喔,我們人也是這樣。每個人生下來都會有一些病。阿嘉你生過病吧?(阿嘉點點頭)督導以前也得過一種很奇怪的病。小韋你也是,對不對?(小韋把頭低下去)沒關係,我們每個人從出生開始,就一定會生病、受一點苦,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得這種病。」
韋:「可是有些人看起來很健康。」
宇:「對,但那只是現在。現在他們看起來很健康,但是他們六十歲呢、七十歲呢、八十歲呢?」
韋:「變成老爺爺了!」(他用手在下巴比出長鬍子老爺爺的樣子)
宇:「對,老爺爺是不是就常常生病?」
嘉:「對!」
宇:「然後呢?」
韋:「就死掉了。」
宇:「有沒有哪一個人是不會死的?」
嘉:「沒有~」(一邊搖頭)
宇:「嗯!所以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一樣,都會生病、都會老、最後一定會死。阿彌陀佛建立極樂世界,就是希望大家死亡之後,可以去祂那裡,不用再受苦、也不會死亡。」
嘉:「督導,你知道我哥哥生什麼病嗎?他七歲的時候還會走路,九歲的時候就不能走了。」
我轉頭看小韋:「小韋,你知道你自己生什麼病嗎?」
小韋搖搖頭,表情沮喪:「可能是肺吧?」
宇:「肺?」
韋:「就是一個很像肺的東西,它壞掉了。」

我不知道大人是否有充分讓孩子知道實情,今天才曉得,原來阿嘉和小韋自己對這個病是什麼,其實都不清楚!看來還需要找下一個時機點,讓孩子知道實情。

拍拍小韋,我告訴他們我的病(註2)。
宇:「小韋不要難過,每個人都生病的。督導也得過一種很奇怪的病。我們的脊椎,本來是可以靈活運動的對不對?可是我這種病,脊椎和脊椎之間,會慢慢黏起來,就動不了了。最後整根脊椎就像什麼呢?像一根竹竿一樣。竹竿知道嗎,就是拖把掃把那種竹竿。變成竹竿會怎麼樣,就像這樣。」

我站起來,上半身不動,像傀儡一樣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孩子們都笑了。

宇:「你們看這種病,也好難受喔,身體都動不了!它就叫竹竿病。」
嘉:「像你這麼善良的人,也會生病。」
宇:「大家都一樣喔,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
嘉:「督導,你等我一下!」

阿嘉跑去客廳的書桌,拿回她的筆記本。

嘉:「你可不可以把你剛剛說的什麼佛、什麼世界,寫給我?」
宇:「好啊!」

我在筆記本寫下「南無阿彌陀佛」和「西方極樂世界」,並且幫她標上注音。

嘉:「那你上次敎哥哥的,那是誰?」
韋:「觀音菩炸阿!」
嘉:「督導你也幫我寫。那到底要念哪一個呀?」
宇:「念哪一個都好。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是好朋友,他們都住在極樂世界裡。我兩個都常常念,想到就念。」
嘉:「那….去極樂世界之後,要做什麼?」
宇:「就是跟著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學習,讓我們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尊佛、一尊菩薩,以後也有很多超能力,可以去救更多的人,讓他們都不再受苦,來極樂世界學習。」
嘉:「好,那我今天就要念。」
宇:「太棒了,除了想到就唸之外,最好每天早上起床、晚上睡覺前,都可以用十分鐘來念。我就是這樣喔,坐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其他事情都不要想,專心地念南無阿彌陀佛,一直這樣唸下去。心情要放輕鬆、很快樂很用心地念,想像阿彌陀佛會來救我們、幫助我們,真是太快樂了!」
嘉:「好!」

阿嘉拚命點頭,她點起頭來讓人覺得特別誠懇。因為她實在是個單純到拙於言辭的孩子(另一方面也因為,她八歲以前在越南長大,所以中文並不是很好)。這是第一次她跟我說了這麼多話。

宇:「真好,我們一起來念。小韋你也要加入嗎?我們三個一起來念。」
韋:「好啊!我也要念。」
宇:「耶!這就是我們三個人共同的任務喔,我們天天早晚都一起念阿彌陀佛!」

整個對話過程其實比文字記錄還長,小韋早就嚷著拇指摔角什麼時候可以開始。

宇:「好,今天比賽要開始囉!我跟小韋先比,阿嘉你當評審!咦?阿嘉你要去哪裡?」比賽要開始了,阿嘉卻站起來要往外走。
嘉:「你們先比,我要去外面。」
宇:「做什麼?」
嘉:「我想去外面念佛阿!」
宇:「噢!晚上睡覺前再念就可以了吧?」
嘉:「我要幫你唸阿,那個竹竿病。」
阿嘉說完,推開房間的紗門,走出了房間。

宇:「好吧!小韋,這次我派的是熊鷹,像熊一樣強壯的一種老鷹,你要派誰?」
韋:「白頭鷹!」
宇:「哇!白頭鷹,這是美國的國鳥耶,看來我遇到一個難纏的對手了!」
韋:「來吧!我們開始!」

男人間的決鬥開始了。
而另一個女孩在另一個房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註1:我即將轉職,下一階段要到監獄裡去工作。二月份要到台北受訓,未來預計有好一段時間不在屏東。

註2:大學時代開始早晨醒來會背痛,懷疑是僵直性脊椎炎。本來做血液檢查都是陽性反應,不知道為什麼當兵時體檢竟然變成陰性,最近幾年也都不痛了。所以我到底有沒有這種病呢?連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3 則留言:

小雅 提到...

看了你的文章,覺得自己的人生過的很沒意義,膽小又不夠積極,已經浪費太多時間,還是找不到自己的目標…

kaco.lekal 提到...

小雅:你好!謝謝你在我這裡留下這麼"真誠而自省"的聲音,其實,你已經很不容易了,意識到這個問題,而且其實擔憂著這個問題.我大四的時候也陷入這樣的困難,對於自己虛度光陰,又找不到未來的路,感覺非常惶恐,非常焦慮.後來也是慢慢摸索尋找,才比較確定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跟你分享一段影片,是我的皈依師父-聖嚴法師,對人生目標的解說.談的內容不是宗教,而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用在自己身上的好方法.另外,建議你可以多讀一些人物傳記,一些你欣賞的人的傳記,從他們人生故事往往會得到很多力量.加油,為你祝福!http://www.youtube.com/watch?v=Vq87TNzH-JE&feature=related 人生的目的,是許願還願.人生的意義,是盡責和負責.

小雅 提到...

謝謝你的鼓勵,相較起來自己顯得很幼稚,不過實際上我的年紀應該只比你小一些吧,或許心理上還不想長大 XD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