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2日 星期一

月光下,美好的團圓

我想記錄一下今晚奇妙的發生,一個我跟爸爸的故事。

而在開始之前,仍要先介紹我的爸爸。
爸爸一直是家裡讓我覺得「最使不上力」的人,他有一種莫名的執著和脾氣。
只要心裡面有一個想法,就難以撼動。
好說歹說,他都要固執己見,怎麼也說不聽。

長久如此,我們這些做家人的,也覺得與爸爸「無力溝通」。
知道很多話都打不進他的心裡,只好讓僵化的關係無可奈何地繼續。

常常我在佛前發願,願我的父親能夠開智慧、得心安。
今生度爸爸念佛往生,是我非常大非常大的一個願望。
若說,做為一家人,都因過去生有甚深緣份。
我多麼希望此生我們可以畫下圓滿的句點,共赴淨土。

每次迴向,我都這樣祈求佛菩薩、祝福著爸爸。
可是下了佛堂,依舊沒有智慧勇氣去改變那樣的相處模式。

從七月份開始,我開始了禮佛的定課。
一開始每日一百拜,從九月起,每日三百拜。
聽法師說,在法鼓山出家,聖嚴師父要求的「加行功課」就是禮佛十萬拜。
今生雖無緣出家,但為了迎接下一個階段的開始,我發願比照出家標準,圓滿十萬拜,消業障、報四重恩。

每次禮佛畢,我一樣深深祈求佛菩薩,幫助爸爸障盡智明、信受佛法。
今天回向時,忽然我動了一念:「求佛菩薩,為什麼不自己來呢?」
電光火石間,身心忽然有了無比的信心,「就是今天!今天我就要影響爸爸!」
走下樓晚餐時,我帶著平靜,甚至有一點點迫不及待的喜悅。
我相信,今天就可以!

下樓晚餐,我先問爸爸會不會熱。幫他搬來電扇,讓他吹到風。
然後坐下來,開始關心他的身體狀況。

前陣子,爸爸因為運動太激烈,把自己的左大腿肌肉拉傷。
現在只要久站,左膝蓋就會酸痛,有時痛到半夜還會醒過來。

爸爸一邊吃一邊說(滔滔不絕地)著他的狀況,我則以「溫暖而接納」的態度,聽他說話。
晚餐畢,回到爸爸房間,我問他現在都做什麼樣的運動,他就示範給我看。
我發現他的動作仍然太快太急,決定教他法鼓山的八式動禪。

爸爸一開始不聽我講解示範,自顧自在床上「繼續示範」他的動作。
(常常他會如此,一有一種念頭,就會相續不斷難以停止。聽不見別人說話,只想著自己。這是我們非常習慣的「爸爸模式」,也是讓我們感覺無力的原因。)
我停下來,用柔軟語緩慢地看著他說:「爸,看我示範一下好嗎?這個對你會有幫助的。」

那是我從未用過的語氣,而爸爸停下來了。

我教他「轉腰畫圈」、「膝部運動」、「腰部運動」這三式。
主要針對他疼痛的腰和膝蓋。

爸爸學得很努力,但畢竟第一次學,在很多動作上無法一下到位。
我在一旁細心講解,把每一個動作的細部重點說清楚、讓他明白。
我不斷稱讚他,只要他的動作更進步了,我就立刻讚美。
「很好!」「哇!太棒了!」「沒錯,就是這樣!」「現在看起非常標準囉!」

現在打字的這時候,我仍難以想像自己竟能如此讚美爸爸。
那真的是從未使用過的口吻,發自內心的讚美,想要他更好的讚美。

爸爸在我讚美下,認真反覆轉動著他的腰。
大部分的時候我站在遠處,看著他。
有時他的重心不對,我就靠到他旁邊,用手放在他的後腰上,告訴他重心的位置,還有提醒他要讓肌肉放鬆。
我觸碰到他的身體,發現他的身體僵硬、乾瘦,再也不是當年挺拔英俊的他了。

凝視著爸爸,我深刻感覺到爸爸的靈魂,一個寂寞孤單、日漸乾枯的靈魂。
一個需要愛,但不知如何表達,也找不到方法得到愛的靈魂。
所以他用嘮叨、用牛脾氣、用碎碎念來回應這個世界,同時也關住了自己。

忽然覺得好慚愧,我早該看懂的,我早該知道的。

憲宇阿憲宇,虧你還念心理學,而且常常在受苦的孩子裡送溫暖給撫慰。
為什麼面對自己的至親的家人,卻做不到?

其實早就知道了。
只是,親子關係是一條日積月累、愛恨糾葛的結。
裡頭也有自己的情緒、不滿和需求。

我也需要爸爸的愛。
在這一場父子關係中,一直以來,我也有滿滿的挫折和疲倦。
過去的我,無心也無力去看見他。應該說,是假裝看不見。
所以,雙方只能在冷淡之中,苟延殘喘地走下去。

我望著他,我的爸爸,像個孩子一樣彎腰屈膝,動作笨拙,卻認真投入。
我默念起觀世音菩薩,祈求觀世音菩薩,以慈悲之光注入爸爸體內,讓枯萎的得到雨水、讓不平整的得到撫慰。

爸爸做完運動,我們坐在客廳一邊吃水果,一邊閒聊。
我:「爸,你要多念佛喔,念佛對你很好!」
(過去他對這種建議,總是不以為然,認為我跟媽媽都太迷信了。)
爸:「我現在都用寫的。」
我:「寫的?什麼寫的?」我非常吃驚。
爸:「就在紙上寫阿,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一直寫」。
天阿,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描述當時那種喜悅的心情!
我:「你都用什麼時候寫阿?」
爸:「就上班沒客人的時候阿,拿一張空白紙,背面還可以用,我就拿筆一直寫,每天大概寫個一兩張吧!」
我:「這樣真是太棒了!」
(其實我忘記當時怎麼說了,總之開心到眼睛睜大,不可置信地看著爸爸) 
爸:「我又不喜歡跟人家聊天聊是非,閒暇的時候,別人聊他們的,我就坐在位置上,寫阿彌陀佛。」
爸爸的態度平靜,好像還覺得我有點太大驚小怪了。
我:「那你念完佛,有迴向嗎?」
爸:「迴向?我都迴向給我自己耶~這樣可以嗎?」
哭笑不得,我說:「你念了佛,這樣你自己本來就有功德。如果又可以把這個功德迴向給其他人,那功德更大喔!」
爸:「這樣喔,那迴向要怎麼說?」
我:「你等我,我上去寫給你。」

衝上樓,端端正正把迴向文寫好,又衝下去準備拿給爸爸。
爸爸這時已經在一樓,準備開車去山上了。
站在騎樓,只有微弱的路燈,我拿著迴向文,教爸爸念過一次。

念完,他慎重地把紙收了起來,上車發動引擎。
我站在路邊,幫他看左右來車,目送他離開。(這也是我從來沒做過的事)
爸爸車子轉頭前,把車窗搖下來,看著我跟我揮了揮手。

轉身走回家裡前,我抬頭看到了今晚的月亮。
恬靜淡好,圓滿無暇,淡淡發著溫柔的光。
這才想起,今天是中秋節呢!

父子一場三十年,我們終於真正團圓。
月光下,美好的團圓。

太奇妙的觸動,太美好的發生。
是什麼讓我長出力量,超越自己的情緒,重新看見爸爸呢?
又是什麼讓父親開始信佛念佛,努力抄寫萬德弘名呢?

別無他人,正是爸爸與我一同稱念的那位至德之佛吧!
謝謝您,阿彌陀佛。

<後記>
爸爸隔天一早六點,打電話回家,再次問了我一次迴向文後三句的念法。
他把「般若」念成「ㄅㄢˊ ㄖㄨㄛˋ」,我真應該幫他注音的!

4 則留言:

nemo 提到...

噶柱爸爸好棒啊!

心照 提到...

真是太感人了!!
果然身體力行便能影響周遭人
好一個圓滿的中秋~

求寂‧常耀 提到...

一直以來,我相信即使散心念佛也會有用;我相信,即使妄念紛飛,拜佛也能心安。只要信,只要願,冥冥之中,諸佛菩薩與護法龍天都會加持我們的行。
恭喜您!這是最好的禮物!感恩您的布施,祝福闔家法喜,善緣加行!

牙膏 提到...

好感動的文章 謝謝分享 : )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