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行路難


  我就這樣告別山下的家
  我實在不想輕易讓眼淚留下
  我以為我並不差,不會害怕     -巴奈<流浪記>


仍要借用這個標題,那是現在我想說的話。行路難,行路真難。

最近晚課後,三皈依後我以身體長跪,仰頭注視。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我問佛菩薩,問那些站立於虛空的先行者們。
「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虛空沒有應答。

往事前塵,歷歷在目:外婆的臉,媽媽的臉,師父的臉,毓老師的臉,還有曾經被我傷害過的人。深厚的愛,無盡的慚愧。無以為報,即使是淚。

國中老師曾給我一張卡片,上面寫:「你的性情就像天空中自由翱翔任意來去的鳥。你真是生對家庭了,否則今天的你真是難以想像!」

老師說的沒錯,反骨無定性正是我的天生原型。所以我流浪、出走、悖離。十年一夢,旅程上的恣意放任,是自我追尋,還是以自我追尋為名的造作?是面對,還是以面對為名的逃避?十年後握在手上的,究竟是資糧多,還是業力多?究竟是智慧多,還是煩惱多?

一線之隔,千里之遙。

一直以來我遇到年輕人,仍是鼓舞他們要出走、要流浪。但我在心中揣著許多的不安。各位,你們要知道江湖難行、叢林荊棘。今日一別,君問歸期?很抱歉,未有期。

曾在花蓮聽過一個青年人的演講,他獲得流浪者計畫的贊助,去了印度。越聽我越心驚,這人被淹沒了。他迷失在充滿繁多奧義的古老國度裡,亂了方寸。他有滿滿的感動,但那些東西巨大到,不是他的身體承擔得起。他有出走的勇氣,但手無智慧之劍,迎面而來是佛是魔,無從區辨。

我的不安正在此,野鶴無糧天地寬,前提是,你要有鶴的命,以及鶴的潔身自愛與精進。

我在台東有一位視我如子的阿姨,她在商場上驍勇善戰,是智慧超群又有正義感的奇女子。每次我去台東就去向阿姨請益,跟她對話總是能學到很多寶貴的人生智慧。阿姨一直覺得我還是個單純的孩子,為此我頗介意。有一次我問她:「我是不是該轉戰商場,磨練一下自己?」本來以為阿姨會大加稱許,她卻痛罵我一頓:「你知道台灣的中小企業,每五年只有5%存活下來。我度過了幾個五年?五個五年。所以我是5%X5%X5%X5%X5%,三百二十萬分之一,少數存活下來的人!你好好有活路可走,不要自討苦吃,這條路不是你可以走的。多少人妻離子散、發瘋自殺,有些人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聽完,我冷汗直流。

去台東,阿姨除了帶我去拜會台東奇人,最常帶我去拜拜。有一次我上她的車,就覺得阿姨狀況不好。還沒到她家,阿姨先帶我去一間小廟拜拜。拜完了,阿姨去金爐燒金紙。我看著阿姨的臉,平常的她優雅而豪氣,但在那個時候,我才發現阿姨的心也是如此不安。一個智慧超群的女強人,脆弱的那面從不輕易顯露於外,也會有寄語蒼天的時刻。從此我告訴自己,阿姨教我世間法,而我的報答就是照顧阿姨的心。我帶她去信行寺禮佛,送師父的書給她讀。在每次的談話中,我讓自己是個善聽的兒子,接住她的一切。我知道,阿姨太少有可以說真話的朋友了。
 
  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裏的謊話?
  別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更複雜。
  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那幅畫?


流浪十年,僥倖全身而退,卻也早已造業多端、傷痕累累。我的法身慧命,是佛菩薩撿回來的。

「如果再來一次,你會怎麼選擇?」
這問題真難回答。我想,還是會上路吧!即使是現在或未來,我相信自己仍然會不斷上路。但上路之前,請把自己的護身符配戴好。

那天跟媽媽討論,為什麼佛菩薩沒放棄我?除卻外在事件不說,我的歸因只有一個。從國小五六年級開始,媽媽去佛堂做晚課就會帶我上去。那時候沒有什麼思想,就是跟著去。心經念久了,自然就會背。晚課跟著做久了,從此成為習慣。此後媽媽不要求我上去,自己也持續不斷。

記得國中第一次跟爸媽大聲頂嘴,之後非常非常害怕也很後悔。就一個人跑到佛堂,跪下來跟佛菩薩邊哭邊懺悔。那是第一次,這個「只是畫像」的西方三聖,對我有了深刻的力量。或許正因為保持這個習慣,所以佛菩薩沒放棄我吧!在無形中,洗淨了體內躁動的靈魂。

佛法是我永遠的漂流木,但我不會抱著它站在岸邊,我會推它入海,雙手抱它泅水前進。為自我追尋而縱身入海的行路人啊,若你快要滅頂,我願與你共享這救命之木,如果你看得見。

             
            巴奈。流浪記
       流浪裡願你不要忘記,歌聲裡的普悠瑪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憲宇菩薩:
行路難!?行者難!行者心堅行苦更難,發心易、行路難,願您行路上不忘四弘誓願,更應「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難捨能捨」!我為你祝福!
欣哲合十

kaco.lekal 提到...

欣哲師兄:
謝謝您的勉勵,我們一起加油!這學期麻煩您多次載我們進小林,往後還是要繼續麻煩您了,我們九月見。
              憲宇合十

小蜜蜂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小蜜蜂 提到...

憲宇:我正在拜讀你的「山海日記」,我是國家公園的從業人員,由於喜愛自然,加上少年心性,在公部門,最難能可貴的是與替代役的互動。目前我在墾丁國家公園服務,離你應該不遠。我與你同為台大校友,學的是生物。欣賞你的文釆,期待與你論交,我的部落格:
http://blog.yam.com/bee6565
http://tw.myblog.yahoo.com/blog-smllbee/
政峰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