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日 星期四

打掃的阿姨

親愛的夥伴們:

今天我想分享一些美好的事給你們。

我最喜歡的一群人,是打掃的阿姨。

上個禮拜去台北開會,地點在鴻海位於內湖的普立爾大樓,一棟非常現代化的辦公大樓。休息的時候,我到茶水間裝水,一推開門,看見一個打掃阿姨站在推車旁,正專心整理她的工具。「阿姨,你們總共有幾個人在掃這間大樓阿?」我為那樣專注的神情感動,忍不住問出這個問題。阿姨聽到我跟他說話,抬起頭,表情看來有點詫異。我對她微笑,阿姨也笑了。「全部喔,五個人。」「五個人?這棟大樓這麼大,你們五個人就把它整理得這麼乾淨?」阿姨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說:「沒有啦,要謝謝大家一起幫我們保持。」「真的嗎?我每次來開會,都覺得廁所好乾淨,你們一定很用心在打掃!」阿姨憨厚地笑笑沒說話,那真是辛勤工作者才能有的-最謙遜的驕傲。「辛苦你們了喔!」我由衷說出感謝,結束了這段簡短的對話。

在學校裡也是,常常可以看到一群打掃的阿姨出現在各樓層的資源回收區,低頭整理著垃圾。一開始我試圖想跟她們打招呼,可是發現她們頭都低低的,好像有點刻意避開大家的注視。

有一次,我看到一個阿姨蹲著在做紙類分類,面對牆壁,一樣頭低低的,努力工作,也努力「很低調」。那時我忽然決定,這次一定要「鄭重地」表達我的謝謝。於是我走過去,直接蹲在她旁邊,問她:「阿姨,這些紙那麼多,你們之後都會怎麼處理啊?」阿姨抬起頭瞪著我這年輕小夥子,我立刻對她笑。「噢!學校有合作的資源回收場啊!我們送去垃圾場,他們會有車子來把它們運去回收。」「這麼多紙,很重耶,你們都要這樣運去垃圾場喔?」阿姨開始笑了,問我:「你是教授還是學生?」我說我是學校的專案助理。阿姨說:「你長得很帥耶,談吐好又有禮貌,一定很多女生喜歡!」「沒有啦,現在女生都不喜歡我這種型了!」「對!我那個女兒,最喜歡那個什麼小賈斯汀啦、還有韓國那個有很多男生的團體。」「Super Junior喔?」「對對對!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我女兒會喜歡那種型的耶!還是你這種比較好。」

這是我第一次「搭訕成功」。本來是要給「看來不太有自信」的阿姨打打氣,出乎意料地,最後竟然是-我被阿姨照顧了。

從此之後,只要在學校理遇到任何一個打掃的阿姨,我都跟她們問好,他們每一個人都回報我溫暖的微笑。昨天下班,一進電梯,發現三個打掃阿姨已經在裡頭。他們勞動了一天,也正要下班。「你們永齡希望小學是做什麼的啊?」其中一個阿姨問。我很驚訝,我從來只說自己是專案助理,他們怎麼知道我在做希望小學。我沒有問出這個問題,只是簡單地把希望小學介紹給他們。一樓到的時候,三個阿姨一起跟我揮手說再見,一樣帶著溫暖的微笑,走進夕陽的微風裡。

我看著他們那知足安穩的神情,忽然覺得-那真是學校裡我所看過最美的容顏。那種神情,是在別處是看不到的,它只專屬於辛勤工作的勞動者。那是一種很深很深的喜悅-你知道自己今天「有盡力」,是坦蕩的、是沒有遺憾的、是對得起自己的。

之前的我,真是錯看了。我以為阿姨們會自慚形穢。畢竟在這菁英匯聚的大學校園裡,客觀來說,他們真是地位最卑微的一群人了。但現在的我,為她們那謙虛的自信、敦厚的性情所著迷,覺得自己這坐辦公室的白領階級,根本比不上這群認真打掃的阿姨。

夥伴們,人生最深的喜悅,不是贏得別人的證明和肯定,而是有一天你會明白,原來辛勤工作的自己,盡了力的自己,是那麼地美、那麼地踏實、那麼地讓自己感到驕傲與安心。

「不容易,他才三十多歲,就懂得為自己而活。」這句話,是毓老師肯定我另外一位重要的老師-拉黑子大哥,所說的話。從前我不明白,為自己活,不是很自私嗎?怎麼用這樣來稱讚大哥呢?直到自己踏入職場,成為一個真正的工作人,我才慢慢體會這句話的深意。很多人為別人活、為欲望活、為職場上無聊的爭權奪利而活。表面上是為自己活了,但事實上他們從來沒有真正聽見自己內心的聲音,好好跟自己在一起,為自己活。

毓老師說他四十歲才懂得為自己活,拉黑子大哥三十多歲回到部落,開始為尋找自己而活。親愛的夥伴,您們幾歲可以開始為自己而活呢?像打掃的阿姨那樣,在卑微之處專注、在孤獨之處自得,好好為自己而活。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憲宇
看你的文章是一種享受與深深的羨慕~身邊看似平凡的事物信手拈來即能成為一篇篇動人的文章~
玲華合十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