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小林札記]Angel


第一次在她家前面的廣場相遇的時候,我問她叫什麼名字。
 「Angel!」她說,給我一個羞赧的笑容。
 「這是妳的英文名字?」
 「對阿!」
 「哇,天使耶!是不是因為你的名字有個"羽"字啊?」
她害羞地點點頭,然後就跑開了。

她很喜歡這個名字,Angel,連她媽媽也會這樣叫她。在小林的孩子裡,Angel和別人很不一樣。六年級的她,留著長髮,白白淨淨的,有著出眾的氣質。她是小林孩子公認的美女,不管男生女生都服氣的那種公認。

小林的孩子大多帶有山林的氣息,活潑好動。相較他們,Angel卻不毛躁,帶著洽當的拘謹,在動的時候動,在靜的時候出奇沉著。

這個學期第一次上山,我們要放上學期的回顧影片給孩子看。因為要席地而坐,我徵求孩子幫忙掃地。其他孩子顧著奔玩,只有Angel一個人走過來回應了我:「我來掃。」然後就接過掃把,靜靜地掃起地來。

架設好投影機,我們準備開始播放影片。幾個女生忽然鬧起脾氣,坐在遠遠的小發財車上,不靠過來,一副要看不看的樣子。Angel走到那群女孩前面,低聲吼了一句:「全部下來!」那排孩子彷彿被電到,瞬間全部一起跳下車,動作整齊劃一,簡直就像新兵遇到連長。那時候我才看出,安安靜靜的Angel,不只是公認的美女而已。她不是花瓶,她是內斂沉穩的王。

暑假時,Angel一個重要親人離開了她,超齡的成熟更超齡,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我們都知道,但沒人知道該怎麼給她力量。她一直都把自己收藏的很好,不用別人擔心的那種好。

這學期的活動改到下午進行,她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聽說有時候去補習了,有時候就待在家裡沒來了。有個孩子說,Angel有點變,脾氣變的有點奇怪。聽到這些訊息,我們只能有一搭沒一搭窮擔心。她不出現,我們連使力點都沒有。

過完新年後的第一次活動,阿湘姊姊帶大家做萬花筒和剪紙,Angel終於出現了。那天我忙著陪小禎,她就自己一個人做,比較常待在阿寬哥哥身邊。在陪小禎時,我偶爾聽聽她和阿寬哥哥的對話,偶爾也加入,說一些沒甚重大意義的話。時機未到,幾乎一個學期不見,我們需要熟悉彼此。

這次上山,我準備了兩本書要送給Angel。是辛西亞.佛特(Cynthia Voigt)的少年小說-「回家」,分上下兩集。這本書描述一個13歲的女孩荻西,要帶領弟妹徒步走過一段漫長的路,抵達姨婆家。在回家的路途中,荻西也不斷看清大人的世界並尋找自己與家的關係。

這本獲得2004年中國時報年度最佳青少年書獎的書,在秀林國中的時候就被我買下來,借給一個個國中女孩們讀。最後一個讀她的人,是我永齡的孩子小黑。它幾乎成為我給女孩們必讀的經典之作。從架上取下這本書時,它的封皮已因為太多人借閱而凹凸不平,當禮物真不體面。但我仍然相信這本書是有力量的,主人翁面對的處境和課題,就是Angel現在所遭遇的。

這次是這學期最後一次活動,由山海營的夥伴們帶領活動。活動開始時,我就一直等待合適的時機,把書交給她。(因為只送給她,怕其他孩子吃醋)太陽下山後,所有孩子進到倉庫裡,國泰大哥在場中央帶活動。我看到Angel一個人坐在廣場旁,一直沒進到團體裡。時機到了,我把書揣在懷裡,走到她旁邊坐下。
我:「Angel,我有兩本書想送給你。」
An:「哇,謝謝!是什麼書?」
我:「這個-回家,有上下兩集,是我很喜歡的一本書,但是字很多喔!」
An:「沒關係,我很喜歡看書。」
我:「真的嗎?」(大多的山上孩子對書不怎麼感興趣的)
An:「對阿,我很常去學校的圖書館借書。噶柱你不用送我,下禮拜我應該就可以看完還你了。」

她還是這麼一個懂得禮貌的孩子。

我:「沒關係,你收著。為什麼我想送這本書給你呢。這是一個13歲,跟你差不多大女生的冒險故事...」
我開始為她作導讀,非常簡單的導讀,Angel耐心地聽著,之後慎重地收下書。

我:「你快畢業了吼?」
An:「對阿!還剩一學期」
我:「之後你會念甲仙國中嗎?」
An:「不會耶!」
我:「蛤?那你要去念哪裡?」
An:「要去高雄市吧,好像會去高雄念一間私立國中,名字叫道什麼的。」
我:「道明?」
An:「對對!」
我:「這是你自己的決定嗎?還是爸爸?」
An:「我自己想去的。」

她的表情很篤定,不像說謊,我笑了。
(因為這種案例,大多是父母的期待,而非孩子本身的決定)

我:「為什麼想去這麼遠的地方念書?」
An:「就....感覺去山下念,比較有競爭力吧?」
競爭力!這是一個六年級的女孩會觸碰到的概念嗎?我很吃驚。
我:「是喔,這樣你就會跟家人和這些朋友分開了耶!你不會怕喔?」
An:「沒關係,我們家現在只有三個人,少我一個也沒少很多。」

我停下來,在黑夜裡看進她的眼睛。開玩笑的語氣,有一閃而去的落寞。

我:「你知道阿湘姐姐以前就是道明畢業的嗎?」
An:「真的嗎?」她的眼睛亮起來了。
我:「對阿!以後你可以問問阿湘姊姊,她應該可以給你很多建議喔!」
An:「嗯!聽說那個學校很嚴格。」
我:「對啊!他們逼的很緊,你要有心理準備喔!」
An:「沒關係,以後想考到好一點的高中。」
我:「你的目標是哪裡?」
An:「公立高中吧!」
我:「Angel,你應該很會念書喔?」她笑笑不說話。
我:「小林這裡有人考上過雄女嗎?」
An:「聽說很早很早曾經有一個人考上過。」
我:「好,你可以許個願,當考上雄女的第一個人。加油,我們會幫你的,我以前是雄中的捏!」
An:「這麼厲害!」
我:「沒有啦,哈哈哈哈~~」

聊到此,國泰大哥忽然用麥克風遠遠地call我和Angel回去團體。這位警官大哥真是好眼力,誰不在團體裡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我和Angel跑回去,準備幫小嘉唱歌慶生,談話也在這裡告一段落。

這是第一次和Angel深聊,在孩子群裡,她超齡的心智使她很難融入我們設計的活動。(因為必須符合大部分孩子的需求)也難怪她會漸漸不來,她已經有別的發展任務了。今天之後,我們和Angel拉起了一條線,希望在她畢業前的這半年,我們可以是她傾訴煩惱的朋友。

我並非升學主義者,一個孩子若下定決心念書、或當個農夫、或成為田徑選手,都會得到我們完全的祝福。不管是念書的孩子、種田的孩子、跑步的孩子,我們都是人,需要愛與尊嚴、會快樂和悲傷、都在不斷地相聚離別中慢慢長大。

在Angel那個堅強善體的身影背後,邀請讀到這篇日記的您與我一起合掌禱告。
為Angel和她的家人祝福。
為小林村的孩子(不管是地上或天上的天使)祝福。
為這個世界所有需要愛與尊嚴、會哭會笑的孩子祝福。


<後記>
這篇日記,是一邊聽五月天的歌< 天使 >,一邊打的。
這首歌也是當天活動山海營夥伴帶來的Ending曲,就以這首歌做為這學期的服務作結吧!


天使
詞:阿信 曲:怪獸


你就是我的天使 保護著我的天使 從此我再沒有憂傷
你就是我的天使 給我快樂的天使 甚至我學會了飛翔

飛過人間的無常 才懂愛才是寶藏
不管世界變的怎麼樣 只要有你就會是天堂

像孩子依賴著肩膀 像眼淚依賴著臉龐
你就像天使一樣 給我依賴 給我力量

像詩人依賴著月亮 像海豚依賴海洋
你是天使 你是天使
你是我最初和最後的天堂

沒有留言: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