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4日 星期六

希望相對論-緣起


這是今年六月初時,我策畫的一個小規模活動-<希望相對論>。主角是建鑫和蕙盈,兩個讓我非常欣賞而欽佩的年輕人。會舉辦這樣的活動,完全靠著一股衝動的執念。活動結束,也一個多月了。決定用幾篇過去的日記串起來,記錄這個對我來說非常美好的過程。

我是在和我們教學委員-張玉佩老師的談話中,聽說他們兩個人的事。兩位18歲,出身鹽埔鄉高朗村的農家子弟。國小六年同班,(玉佩老師,則是他們高年級的導師)國中留在鄉下念鹽埔國中,國中基測以可以上雄中雄女的分數,選擇留在屏東念高中。三年後,也就是今年,他們在大學學測中表現優異。建鑫以74級分錄取台大數學系,蕙盈以69級分錄取台大藥學系。建鑫是屏東地區的男生榜首,蕙盈則是女生榜首。

按照定義來說,他們出身的家庭,和我現在工作的弱勢孩子是一樣的。兩位都出身貧窮家庭,從小靠著獎學金、學校師長幫忙、仁愛基金來完成學業。他們,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翻開報紙上報導的榜首,大多還是來自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而我們屏東今年的榜首,卻是這麼不一樣的兩個人!他們是怎麼從一片泥濘中,走到今天的?

長期和弱勢孩子相處,我知道,橫亙在他們眼前的阻礙,絕對不只是物質的貧窮而已。弱勢孩子的精神食糧,通常也是貧乏的!包括怎麼判斷方向、處理成長中的混亂矛盾、面對誘惑的選擇等等。在一般家庭,會有很多導航系統協助你,有大人對你愛之深責之切,循循善誘想盡辦法。弱勢家庭的這些功能常常是失落的。

小時候,我是個性格浮動的人,沒什麼耐性,也很自我中心。(現在應該也還是)我的國中導師曾寫信給我,上面寫:"你那自由自在的個性,要不是出身在這樣家庭,你的未來真是難以想像。"關於導師說的,我完完全全承認。所以,其實我並沒有比較行,只是剛好出身在一個充滿耐性的家庭中,在我血氣方剛羽翼未豐時,給我力量和方向。否則,我應該早就誤入歧途了!

建鑫和蕙盈這兩個孩子,究竟手中是握著哪一條繩子。可以帶領他們涉過惡水、翻過黑夜,走到今天?這是我所好奇的!也是我認為,應該要讓我現在輔導的孩子們,睜大眼睛看見的。有兩位大哥哥大姊姊,跟他們一樣窮困,但他們辦到了!

於是,透過玉佩老師的牽線,我和建鑫蕙盈碰上了面。我們決定就把活動辦到他們的家鄉--鹽埔去。最後選定新圍國小和振興國小,在六月第一個禮拜辦了兩場次。活動採對談方式,讓這兩位青年們對談自己的成長過程,以及給彼此的話。我的任務則是穿針引線的主持人。

在正式演講之前,我們來來回回討論過好幾次。和這兩位年輕人一起工作,是很愉快的一個過程。各位看倌們看了之後的幾篇日記,應就能有所感。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生命的成長的力量,來自於看見希望,感受"愛"!大家一起加油!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