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4日 星期六

希望相對論-果樹產銷班的夜晚 99.05.28


晚上,和建鑫蕙盈窩在他們村子裡果樹產銷班的樓上。我短褲現身,建鑫穿學校制服赴會,蕙盈也是穿T恤就來了,真的非常有農村生活的FU!三個人一派閒散,美其名討論演講大綱,其實是熱切地認識彼此的世界。怎麼用功怎麼讀書幾乎沒說,倒是說了一大堆打來打去的青春事件。

經過今晚,我真的要認真奉勸各位,如果你以後在道上遇到屏東鹽埔人,千萬不要跟他拼命。因為鹽埔人真的很能打很敢打,而且絕對不會叫警察。(因為叫警察是一件很孬的事情)

建鑫就別說了,國小幾乎是打架長大的。就連蕙盈,也在鹽埔國中第一次以班長身分站上講台主持班會時,一出手就翻桌,對他們班最準的老大嗆聲。這位女豪傑如此說明:"擒賊先擒王,氣勢絕對不能輸給他!" 後來要選模範生的時候,這位老大變成她的超級助選員,天天下課就拿著競選旗子一班一班去吆喝揮舞。這人不僅功課好,還能始終獲得兄弟們的敬重愛護,真不是簡單人物。

建鑫從小就以蕙盈為偶像,他說,小時候蕙盈在他心中幾乎是書裡走出來的女生,完美至極。懂事刻苦、善體人意、謙虛上進。老師喜歡她,流氓也敬佩他。據說,蕙盈因為天天幫忙農作,手臂肌肉非常強壯。五年級的時候,比腕力全校沒有一個人贏她,包括一個最會打架的六年級學長。以前建鑫在蕙盈面前會自慚形穢,覺得自己跟他是天與地的距離。直到後來遇到好老師,帶著他走出生命困局,他才發現自己是可以的,跟蕙盈越來越接近。國三那年的最後一次段考,他終於考贏偶像,追上那個遙遠的身影。

蕙盈則羨慕建鑫,好像總能自在快樂地長大。她雖然都能跟玩伴們打成一片,也不曾鄙視他們。但她清楚自己內心深處是孤獨的。太早看懂人間的苦,太早有了清明的覺知,因此,當她和朋友在一起時,其實她並不是真正的快樂。她總有幾分抽離,而不是沉浸當下。對她來說,大聲開懷的快樂,是有罪惡感的。

建鑫聽到這,對蕙盈說:"我一直覺得你扛太多事情了,從小到大,你把整個家都扛了起來。我當然也願意扛起家人,但我覺得你太辛苦了,應該要放過自己一點。"

這是他們的對話,真誠的對話。這也就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相對論,真誠自然地把給彼此的話說出來。不只聽者受益,講者也在對談中看見自己。

離開高朗村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建鑫蕙盈領我繞過村子裡彎彎曲曲的夜路,在一個路口指引往市區的路,我們就在那裡告別。

今夜是月圓,一個人回家的路上,安安靜靜的。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著看著又紅了眼...........
因為鹽埔是我的故鄉
鹽中是我的母校
這兩位優秀學弟妹的故事有我童年的影子
以後鹽埔的活動要記得算我一份喔..
.........................李老師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