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小草們的畢業典禮



今天去參加我回屏東後,第一批永齡孩子的畢業典禮。
出發前不知怎麼穿才算得體,就決定穿最正式的整套西裝去,頭頂還抹了髮蠟。
這套衣服只曾在兩個場合現身過,一是我姊的婚宴,二是好友的婚宴。

結果到了會場,一整個傻眼,全場只有校長穿得與我一般正式。
其他諸如家長會長或國中校長等,頂多就是襯衫而已,實在是太爆笑了!
好吧,沒關係,好歹今天我來也是代表永齡基金會,體面一下應該不為過。

在會場搜尋著我的孩子,總共六個人。
沒意外的,除了一個孩子的媽媽有來,其他人的父母都缺席了。
畢業典禮這種場合,都不是我的家長會願意出現的地方。
上台領獎的當然不可能是自己孩子,
若孩子成績差強人意,那也還好。
最怕是常給老師惹事,
換來一個「你們到底有沒有在管?」,才是這些家長最不堪之處。
家長有些是真的不管,有些是為生計忙到沒時間管,也有是想管但不會管,
無論如何,他們永遠不會是親師關係良好的家長。
畢業典禮雖然重要,大概也是推託自慚不會現身了。

但,每個孩子都渴望爸媽來,不論自己的父母有多麼不堪。

看了一下今天的流程,頒獎名單上沒有他們的名字。
沒關係,孩子,在你們不知道的地方,我們早就把獎狀和禮物準備好了。
你們將會是今天的壓軸。

是的,由於流程太緊,校方本不願意把永齡孩子納入畢業典禮流程。
趕在最後一刻請託學校,讓永齡的孩子也能站在台上,感受那份榮耀。

最後一個全勤獎結束,所有人準備進入畢業生致詞。
此時司儀卻宣佈,頒發永齡希望小學畢業證書。
這不在預期之內,當孩子們走過我前面時,給我一個困惑又驚喜的表情。

然後校長拿起麥克風,說:
「這個特別的獎,由永齡希望小學黃憲宇督導頒獎。」
當我跑上台,孩子們都笑了,害羞害羞地笑。
不知道是笑我穿太正式,還是我們平常就默契奇佳。
我跟他們敬禮的時候,個頭最小的阿宏還對我擠眉弄眼。
這小子真好膽,這時候總該裝點氣質吧?

學校很幫忙,除了本來我們準備的獎品之外,又另外去找來獎品。
也幫忙把本來只有護貝的證書,都裱上框。
我衷心感謝,校長和主任願意多用這點心,對孩子都是莫大的鼓舞。

把獎放到他們每個人手上,再喊一次他們的名字,
握手,挑眉做個鬼臉,說幾句祝福的話。

再見了,孩子。
不用想要去當大樹,當一株小草就好了。
認份盡命,人生最難的就是甘願。
甘願平凡,甘願做一株小草,活出草的意志和骨氣。
我在心裡這樣對他們說。

全部人頒完,我們在台上合照。
一老六少對著鏡頭笑得很開心,像被風吹過的一撮野草。


沒有留言: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