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6日 星期二

一個便當而已

永齡暑期課程開學了。昨天一個孩子請假,多了一個便當。於是我打給小黑媽媽,問她午餐有著落沒?小黑媽媽說她有東西吃了,想了一會說,她先生可能需要,不然拿給她先生好了。

小黑的爸爸白天在菜市場賣水果,之前我跟他少有交集。前陣子聽媽媽說,孩子的爸迷上酒和賭。那時就一直想找機會,把跟爸爸的關係牽起來。

聽媽媽這麼說,就調轉車頭,往爸爸擺攤的市場前進。到的時候,爸爸正在準備收拾。水果車攤位上,擺著香蕉、葡萄,零零散散的。把便當交給小黑爸爸,說明這是今天多出來的便當,不吃浪費。也說這是您太太的關心體貼喔,請我送過來的。

小黑爸爸看我出現,一開始有點詫異。(畢竟不熟,而成年男性通常感情較內斂,不太會表達)接著就從攤位旁扯下一個塑膠袋,開始-----裝葡萄給我!啊~~這種單純的熱情真讓人煩惱。一再婉拒,推了老半天,但爸爸還是堅持要給我,最後直接綁在我的後座上!

唉,怎麼辦?不收似乎也辜負了家長的心意,但這葡萄絕對不能一個人收下,要想辦法分享給大家吧!

於是又騎回國小,提著葡萄走到校長室去。校長有客人,是教育處的督學。我因為還要趕著去辦其他事,顧不得了,滿身大汗還是走了進去。表明來意,把葡萄的來由解釋清楚,然後請校長決定如何發落。

上學期剛接手這間學校時,我跟校長只是點頭之交。說實在,我個性一直不喜跟「大人們」打交道,寧願花時間和孩子在一起。然隨時間開展,開始因為「業務需要」,不得不和校長碰面,共同因應一些事情。明顯感覺,校長給我們越來越多的肯定和支持。畢業典禮幫我們額外找了禮物是其一。之前很難溝通的一位導師,也因校長的牽線,開啟了對話空間。讓本來關係緊張的局面,走出活路。我由衷感謝校長,這位「本來讓我怯步的大人」。

校長聽完葡萄的故事,非常開心,請我把小黑的故事,大概跟督學描述一下。然後她請學校的阿姨,把葡萄洗乾淨,冰過之後再送去班上給孩子。

後來我有事先離開學校,沒看到孩子一顆顆吞葡萄的樣子。據課輔老師轉述,全部孩子都吃到冰冰涼涼的葡萄。大家都知道是小黑爸爸請大家吃的葡萄。小黑很開心,每一個孩子都很開心。大家都謝謝小黑,也謝謝小黑的爸爸。

更好的是這個,放學之後,課輔老師立刻幫我把孩子的感謝,轉告給小黑爸爸。小黑的爸爸也很開心!只是一個多出來的便當,50元的便當。繞了一圈,所有相關的人都從裡頭得到開心。

若沒有小黑媽媽,關心他丈夫午餐是否有著落;
若沒有小黑爸爸,木訥地以葡萄表達心意;
若沒有校長,把這些葡萄做最好的安排,分享給所有孩子;
若沒有課輔老師,記得引導孩子感謝,並且幫忙傳遞謝意。
那麼這個便當,就只是一個便當而已。

世界,如此可愛。 :)


1 則留言:

求寂‧常耀 提到...

多情的確容易受傷,那也是因為深情所致。想想常不輕菩薩的深情與多情,臉上應該會拾起笑容。你的文章可以是別人的陽光,我們需要這樣的人、這樣的文筆。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