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7日 星期一

[小林札記]番外篇-推拿師現身

每次從小林回來,疲累+暈車+緊繃,身體就有一種說不出的不順暢。
最近天氣又熱,怕熱的大腦已經發脹多天。
昨天下山來,情況雪上加霜。
撐到下午,決定去附近一間民間推拿店給師傅橋一橋。

那時約傍晚六點,推拿師傅正在吃晚餐,本來要放下便當幫我處理。
我不趕時間,請他先吃,
一人走到店外院子裡的桌椅,拿陳冠學的<田園之秋>出來讀。

此時太陽正要落下,氣候不再如此燥熱。
躲在小灌叢間,天邊一片紫紅色,看一本歸隱耕讀的書,真愜意無比。

翻了幾篇,師傅走出店來,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飯飽正是聊天時,我們就著桌子閒聊起來。

他叫阿鴻,是一個年紀約三十歲的年輕師傅,
講話慢慢的,還有一個特殊的口音(我一開始還以為他是華僑),
很憨慢講話的一個人。

我們聊他走入這行的因緣,他說一開始拜師學藝,根本沒有想要以推拿謀生。
只是想幫生病的奶奶推拿,讓奶奶的病痛可以舒緩一些。
後來學久了,他的師父店裡忙不過來,就要他下來幫忙。
一推,推出口碑來了。
現在這間店,是人家找他師父談加盟,而且指名要他當店長。

他已經結婚,有一個八個月大的女兒。
上有老奶奶,加上妻子女兒,家裡生計就他一人扛著。
早上十點上班,常常要做到晚上十二點才能回家。
每天深夜到家看看熟睡的女兒,就覺得一切值得。

這間店剛開始營業,一切還沒穩定。
為了不負老闆所託,這三個月他沒有一天休假,天天早出晚歸。
我為這樣精神感佩,這個不太會講話、大我三歲的男人,比我勇敢太多了。

從小在公教家庭長大的我,
也根深蒂固相信-要有穩定工作,否則不可能成家生子。
然而其實回頭看看外公外婆那一代,他們窮得不得了,天天吃番薯簽稀飯,衣服兄弟姊妹輪流穿,孩子還不是一個一個長大了?而且還志氣十足!
媽媽舅舅阿姨們,全部靠自己考上大學,沒一個讓外公失望丟臉的。

大家都怪大環境不好,誰敢生小孩?
我覺得,咱們應該先誠實面對自己的軟弱吧!
是我們太貪圖自由,不願承擔為人父母的責任,
否則平心而論,再怎麼苦,哪有以前的人苦?

阿鴻靠他的奮鬥誠懇,撐起了一個家。
一個平凡男人擔起一個不平凡的責任,我實在沒有他的勇氣!

聊罷,我們進店裡開始推拿。
阿鴻碰了我身體嚇了一跳,肩頸硬得不得了,問我忙什麼忙成這樣?
我就把工作加上小林村幫忙等等事項,隨著哀哀叫,一一向他報告。
阿鴻聽我在做弱勢教育,又去小林,非常好奇,問我這些小孩大概都是怎樣的?
我一邊哀,一邊講,氣都要岔了。
講到一個段落,他若有所思地說:
 「你說這些我大概知道,我就是隔代教養的小孩。」
哦!我忽然想起,他剛說想學推拿,就是要幫奶奶按摩。
怕觸及隱私,我也就沒多問下去。

阿鴻的功力真的沒話說,以我豐富的推拿經驗,真算數一數二。
除了推拿,刮痧走罐都使出來了。(覺得身體都要散了,痛死我也)
最後還用了一個特殊手法,舒緩頭部壓力,真是沒話說的舒服!
一節30分鐘要結束的推拿,我卻有被按到天荒地老的感覺。
實在超感謝的!

付了錢準備離開,阿鴻忽然把我叫住:
「你可不可以留個電話給我?你們去小林非常有意義,我想,來問問我師傅,說不定我們可以上山義診。我們吼,出錢沒有,出力很多,幫那些大人孩子按摩按摩,精神心情都會好一些。」
我一聽,真是大喜。
很早之前就和法師提到這個想法,希望有人能來教小林居民一些簡單按摩手法。在身體的按摩中,療癒彼此、照顧彼此。
這個念頭想了很久,但「有緣人」一直沒有現身。
今天這個因緣,就被我碰到了!

原來我身體僵硬痠痛是有意義的,都是為了今天這一場的相遇!
那我應該感謝這身病苦囉?
不過,既然相遇已經發生了,可不可以放過我阿? >_<~

3 則留言:

大明 提到...

張釗漢疼痛醫療基金會

http://www.cch-foundation.org/

很棒的網站喔

介紹徒手可以治病的高明醫術

我也是黌舍的學生


大明敬上

kaco.lekal 提到...

大明學長:謝謝您!希望有緣可以當面跟您交流。  
             憲宇敬上

匿名 提到...

憲宇學長:您好!

我們可以先用skype聊一聊,

因為很多好東西,只需要觀念上的突破,就會產生很大的幫助喔!

您發心助人的熱誠,令我感動,如果能有少許幫助,我很樂意跟您交流。

我的skype帳號是waa1000w

電話 0968396405

大明敬上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