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日 星期日

順風耳與觀世音

剛才廚房裡拿水壺裝水。龍頭一開,水慢慢注入壺內。
三秒後,媽媽的聲音從客廳那裡傳來(她正在讀報):
  「啊,我剛剛幫你洗過,要先用開水沖過再裝。」
盛完水,提水壺準備上樓,經過客廳,對仍在讀報的媽媽說:
  「你好厲害喔,常常都知道我在做什麼!聽聲音就知道。」
媽媽:「哈,那代表我看報還不夠專心。」
我 :「是這樣嗎? 可是我就不行ㄟ,我專心就聽不到別的聲音。」
媽媽:「那表示你比我專心。」
我 :「應該不是喔,我觀察很久了,每次你用聽的就知道我在做什麼。」
媽媽聽了很開心,說:「那就是我厲害啦,可以耳聽八方!」

回家之後,媽媽耳朵的靈敏,是我對媽媽最大的發現。
吃晚餐時嘴饞,開冰箱想把豆腐乳拿出來開脾胃。
媽媽在別處,不用看就知道我要做啥,隔空喊話:
  「菜很多啦,還要加豆腐乳!」 (言外意是:嫌你媽做的菜不夠好吃是嗎?)

有時晚上趕著寫文章,熬夜敲鍵盤。
媽媽也能在夜深人靜時,"感應"到我的不睡,起床站在樓梯口對樓上的我催促。
我房間在四樓,她在二樓,鍵盤聲應該不怎麼大。
這個特異功能究竟是怎麼練成的,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記得國小老師一次跟我說:
「我兒子吼,每次我對他都察言觀色,看看他今天情緒怎樣,思考怎麼跟他說話。」
我跟這老師情同母子,那時我這樣說:
「老師呀,都是您對兒子察言觀色。他應該也要學習"對您察言觀色"吧?」

老師就這麼一個兒子,不能說寵溺,但也用足了心。
但以我對老師兒子的了解,他似乎從沒發現自己老媽如此這般"小心翼翼"。
我的話並非要抹煞老師的用心,而是感嘆-孩子看不見媽媽的苦心。

是的,這種孩子太多了,包括我。
我們的父母,真的成了另一種「孝子」,孝順子女的爸媽。
而我們,一直理所當然蒙受這一切,很少注意爸媽的神情、聲音、乃至一舉一動。
更遑論觀察後,還小心思考「怎麼回話與對應」了。

在五月這個屬於媽媽的季節。
別忘感謝,這尊就在家裡的順風耳,這位常伴左右的觀世音。

沒有留言: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