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9日 星期五

出鞘

今天我出鞘了。

一個從開學就非常混亂的班級。
都是六年級的孩子,
上課時就彼此大聲來大聲去的,嘻笑怒罵,完全不把老師放在眼裡。
上課輔時在教室裡面丟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要他們停止,充耳不聞。

班上有一個因為「愛打小報告」而被其他人集體排擠的小孩S。
今天,老大L帶頭引發衝突,
他率先故意亂畫S的課本,S生氣後,也拿筆畫了L的課本。
L惡狠狠地盯著S,一副要幹架的眼神。
旁邊體型壯碩的老二P,一直在旁邊說些閒言閒語、火上加油的話。

課輔老師在旁邊一直勸阻,要老大L應該向S道歉。
沒想到L竟然開始嗆老師三字經、罵髒話。
這個行為,已經讓我的手握在刀柄上。

老師是一個柔弱的女生,氣勢壓不住這些氣焰囂張的小孩,挨罵了也默默承受。
過沒幾秒,L就動手了,一個巴掌甩在S臉上。
S反擊,兩個人扭打在一起。

我從教室後面走到前面,把兩隻憤怒的獅子拉開。
我要L到外面來,他不聽。
這時候,老二P挨到S身邊。
拿了一把剪刀,在S下半身靠近生殖器的前面晃來晃去,作勢剪了幾下,
嬉皮笑臉地說:
 「很敢是不是,小心我剪掉你的小雞雞」

看到這一幕,我的氣瞬間滿格,一把利刃直直射過去。
 「P,搞什麼!!!!!!」
石破天驚,用了最大的分貝,整個教室空氣都在震動。

在我眼前的是霸凌,一種大欺小、多擊寡的霸凌。
也是我最看不起的方式。
不管S嘴巴有多差勁,讓他們多不爽,
你們已經在大庭廣眾下,公然使一個人受屈辱。
(同時,也公然地顯現出你們的狂妄、自大、與幼稚。)

P惡狠狠瞪我一眼,放下剪刀,從後門走出去,大力的摔上門。
其他小孩一哄而散,留下氣憤難平又餘悸猶存的S。

S回到位置上,趴在桌上啜泣。
我走到他旁邊,跟他聊。

 「S,你覺得為什麼大家都討厭你?」
他哭紅了眼,看著我不說話。
 「我聽說,你常常去打小報告,這是真的嗎?」
他點點頭。
 「那為什麼你要打小報告呢?」
 「因為他們都討厭我、欺負我。」
 「所以,你是因為被討厭,想報仇,所以就去打小報告囉?」
他又點點頭。
 「哎呀,那你覺得打小報告,會不會讓你變成比較受歡迎?」
他想了想,搖頭。
 「這就對啦,你一時氣憤,跑去打小報告,只是一時好過。可是到頭來,你還
  是交不到任何朋友,大家只會越來越討厭你而已。」
我希望能讓他知道,這條路徑是錯誤的方法,只會讓他的人緣越來越糟。
 「你其實很希望自己有很多朋友,被大家喜歡,對不對?」
他點點頭。
 「對阿,這樣很好,我跟你一樣,每個人都希望自己人緣好、被大家喜歡。」
 「今天,老師跟你講到這裡,我們已經知道,打小報告是不會讓你人緣變好的,
  我要給你一個功課,你要回去想,怎樣才會讓自己受別人喜歡、讓別人願意
  跟你交朋友。要很認真想哦!我不講,因為我相信你想得出來。」
「下個禮拜我來的時候,告訴我答案。」
S不哭了,似懂非懂點了點頭,收了書包離開了教室。

外面那個被我吼的P呢?
他跑去遊戲區,蠻不在乎地踩著太空漫步器。
我走到他旁邊,語氣平和地對他說:
 「老師要跟你道歉,我剛不應該這麼大聲。」
 「我現在來不是來罵你,也不是來說道理的,我只要你想一個問題,為什麼我
  要生氣?你要剪的人,是S又不是我,我幹麻生氣?」
他眼睛根本不看我,繼續他的太空漫步。
一顆頭晃來晃去,像沒聽懂我說的話。
然後沒多久,又跑了。

我心裡又有氣,最直接的想法是:
 「錯的人是你,我還來跟你誠懇道歉,你以為你是老幾?」
但我知道,若我繼續吼、繼續兇,在這個時間點都是無效的。
他們今天會如此,不就因為周圍太多大人也是這樣的吼、這樣的叫罵嗎?
如果我也繼續吼,其實孩子並不會聽懂我話裡的道理。
他們感覺到的只是我的怒氣。
所以我告訴自己,若要讓他們學習道歉,那我就要「親身」示範「道歉這件事情」。

孩子陸陸續續離開,天色已近全暗。
留在教室,和滿是挫折的課輔老師繼續談。
課輔老師一邊跟我談,一邊掉淚。
我自己也鼻酸起來。

唉,孩子阿,若你們有眼睛,應該來看看老師為你們流多少眼淚、傷多少心。
你們不想來上永齡?是阿,我也知道你們不想。
但請想想,我們又何必這麼辛苦,想盡辦法留你們下來?
結案的生殺大權操之在我,
若我們想輕鬆一些,或我震怒之下,要讓你們結案輕而易舉。
為了你們,我們內部不知開過多少次會、想過多少方法、何苦呢?
是阿,硬留你們下來,彼此折磨,真是何苦呢?

因為我們不想放棄。
我知道把你們結案,你們更容易隨風隨水而去。
那我們只是消極的眼不見為淨而已。
你們仍活著,找不到方向地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
而我們總覺得,還有機會的吧!
怎麼讓你們的心再柔軟一點、再為別人想一點、再多尊重自己一點。

很抱歉,我出鞘了。
因為如果我不出手,你將會犯下更大的錯誤、更對不起你自己的事情。

騎車回家的路上,天色已全黑,一盞盞的路燈亮了。
我發動機車,在呼嘯而過的風聲中,默默舐舔自己身上的傷口。

好久沒動氣了,而這一連串的躁動衝突,讓我身心俱疲。
更多的則是無力--為什麼?
為什麼,一群才12歲的小六孩子會變成這個模樣?

好想告訴大人們:
「拜託你們,多用點心,救救我們的孩子。
 他們不需要物質,需要的是你們-給一顆真正在乎的心。」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