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5日 星期日

[小林札記]深夜一通來電

昨天晚上凌晨一點半,忽然有簡訊傳來。
是湘涵,一起上小林的夥伴。
問我:「督導你睡了沒阿?有事想跟你說耶!」
做助人工作的最怕半夜接到電話,
哪敢怠慢,就回了簡訊給他,叫他有事趕快打來。

沒多久,電話響了。
電話那邊卻傳來"兩個人"的聲音,除了湘涵,還多了一個聿芸。
都是昨天一起上小林的課輔老師(他們也是同系的麻吉,宿舍隔壁寢)
兩個人用免持聽筒一起對著話筒咯咯咯笑得很開心。
當下有被耍的感覺。
這兩個調皮蛋,今天剛下小林已經累得半死了,現在還打電話來煩老人家。
可惡阿~~~~

一堆垃圾話之後,終於引入正題。
原來,他們是來提醒我的。
他們覺得,這個帶頭說要放鬆的人,看起來比他們還緊張。
他們說,每次他們都可以很放心的跟孩子玩。
可是覺得我在小林,常常表情凝重的到處看來看去,
一下注意這,一下注意那,很像沒享受其中。

兩個人貼心地提醒我:督導,上山就請您忘記自己是督導吧!
是你說,就當作走出門跟隔壁孩子在一起,就好的,怎麼你這麼緊張呢!
不愧是優秀又善體人意的課輔老師,不只關心孩子,也看到他們家督導的樣子了。

是的,我是一個責任感很重的人。(這樣說好像在自誇吼)
記得顧老師說,去當志工的人,不要以為自己去當志工了不起。
很多人去當志工,反而要人家照顧她。
變成是大家來滿足你"當志工"的需要。

因為這些話,還有可能一些個性或經驗使然。
我無法接受自己造成別人的負擔。
所以一上山,就忙東忙西,看看哪裡還需要幫忙,需要補位。
對我來說,不顧大局跑下去玩這件事,是會有罪惡感的。

也難怪囉,湘涵說他每此去小林回來,都是超開心超放鬆,是孩子照顧了他。
我每次下來,是圓滿一件事的感覺,這其中有滿足,但也有疲累。
可能真的把自己繃太緊囉!

湘涵說,上學期我到了屏東,
期初培訓時,我第一次對課輔老師說話。
我說了自己跑去東海岸騎腳踏車的故事,說了我遇見大哥大嫂的事情。
那時候他一邊聽我說,一邊笑的很開心。
覺得這個督導實在太可愛了!

他們還說,以前課輔老師們,對永齡的認同度沒有很高,當一份工作而已。
但現在,就他們所知,很多課輔老師都喜歡我這個"看起來很兇"的新督導。
不是因為我比較厲害喔,而是他們看到一個"天真單純的小男孩"。Orz

這個人有時候也會嚴肅起來變成一個老人,變成督導的樣子。
但是談到對孩子的某些時刻,眼睛就會亮起來變成一個男孩。
是這個男孩的我,觸動了大家,願意一起投入永齡,或一起到小林去。
(我什麼時候有這麼偉大了?!)

他們的深夜來電,(據說是兩人討論很久最後才決定要趕快跟我說)
是要提醒我-不要忘記自己體內的小男孩囉!
掛上電話,已經兩點半了(還好是深夜減價時段,這兩個人真的很厚話耶)
疲累的身體有很多感謝和溫暖。
謝謝湘涵和聿芸,他們不只照顧了孩子,也照顧了我。

喜歡和年輕人在一起。
他們單純,有理想,而且有出乎意料的體貼。
如果這個社會大多數的職場文化,都是相敬如賓,甚至彼此猜疑對立。
何其有幸,我的夥伴都能以善意互待,充滿正面能量。

該感謝誰呢?謝謝我心裡那位小男孩吧!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原來有人已經默默的偷偷講了我跟湘涵的事
哈哈
那天放你去睡了之後
我跟湘涵聊天聊到五點半都還沒洗澡
強吧
後來當然就睡死在床上啦
哈哈
年輕真好~
我住5樓湘湘住4樓優~

hsiang_han 提到...

小雞不會咯咯咯笑喔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