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1日 星期日

父親大人

剛剛晚餐後,被爸爸叫去"教誨"。
話題仍是老樣子。
問我有沒有在準備考試,自顧不暇還去小林幫忙,以後我老了你就要承擔這個家,求個穩定的工作比較重要,現在人家問我你兒子在做什麼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講...

很煩對不對? ^O^
可是我過年的時候有發願喔,現在我爸一靠近我,我就開始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非常有效!

我說了一句話:
 「爸,其實你當公務員,一點也不快樂對不對?」
爸看了我一眼,說:
 「工作都一樣,沒什麼快樂不快樂的,穩定最重要。」
我又追加一句:
 「你退休之後,要對自己好一點,趕快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啦!」
又說:
 「我知道你們都很關心我,我不是小孩了,會自己打算。」
爸爸不置可否,他最近一定覺得我怪怪的,因為我都不跟他吵架了。

這是我的父親大人,也是我的真實世界。
在工作上,我是一個督導。
在小林計劃,我是一個領頭人。
在家庭裡,我是一個兒子。
在感情上,我是一個女友未來要託付的對象。
所以,我實在很佩服小跳,可以熬夜回我文章。
他把他很大一部分的真實世界的時間,
投注在思考我們的教學現場,並給了我們很好的建言。

對我來說,我真希望自己可以多點時間和體力,
讓我能更平衡的,圓滿每一個角色,圓滿每一份託付和信任。
小跳提出的那些建言,讓我慚愧。
因為以我的真實世界,我沒辦法把每一個脈絡,每一個細節,都做得這麼徹底。
我承認,自己無能為力。
要帶一個孩子走進這個真實世界,要花的時間,永遠都不夠。
那絕對不是什麼教學技巧可以辦到的,有時候也不是時間可以辦到的。
那需要commitment,一種承諾,一種獻身。
我覺得漫畫GTO裡,鬼塚這個角色可能就做到這一點。
「不管你是誰,我就是不會放棄你,我一定會來救你」的那種豪氣。

這次小林上山,我們看<魔法公主>這部片。
男主角阿席達卡也是這樣一個角色。
更難的是,阿席達卡獻身給所有憤怒的人。
他沒有選擇任何一邊站,而是照顧所有的人
(獻身在某一個認同裡,然後努力打擊或征服一個敵人,是非常容易的。)
他救小桑、救甲六、救黑帽大人、也救山獸神,真是不容易。

我是一個平凡的人,我能力有限。
這麼多的任務,身體已經出現警訊。
回屏東之後,因壓力太大肩頸僵硬痠痛,每一兩周就要去跟中醫報到一次。
(我的中醫這麼告訴我,你把自己繃太緊了)
半年感冒三次,我的同事都笑我傲肖年。
唉,所以我的commitment,
給了我的親人,我的信仰,還有我能看到能救的幾個孩子。
這已是我的能力所及。

這是父親大人給我的啟示。
感謝爸爸。

1 則留言:

Sophie 提到...

Hi憲宇, 我是實小的Sophie老師, 從你寄給大家的email裡面連結到這個blog, 對於你在孩子身上的付出覺得很感動, "父親大人"這篇也是, 就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大步的往前走吧! 加油囉!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