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1日 星期四

[小林札記]小黑既出,誰與爭鋒


活動開始,我們請孩子圍成一圈坐在地上。準備把上禮拜未完成的「自我介紹」完成。上禮拜,孩子在紙上畫了一隻「跟自己最像」的動物,但來不及一一發表。今天我打算以帶團體的方式,先讓孩子完成這件事。我抽出一張畫,請全部的孩子猜猜看這是誰畫的?為什麼你覺得是他?最後再請原作者出來公布答案。

一開始,孩子都還能乖乖的坐在地上。但沒過幾分鐘,各種脫序演出就上場了:爭相發言(但爭相發言的永遠是那幾個)、原作者不肯承認這是他的畫作(但上面的簽名真的是他啊!)、幾個小男生在一個角落打了起來(一年級也能這麼皮?)、同學明明猜對了,原作者故意說他猜錯(這又是什麼道理?)。孩子丟過來的球,漫天飛舞,我在其中應接不暇、狼狽不堪。真恨不得自己可以搖身一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可以一一把這些球接住。而這一切的一切,在「小黑」出現後,更是宣告「大勢已去」。

小黑?他是誰?能有這般深不可測的功力?還記得[燈籠夜行軍]裡面那隻領頭的大黑狗嗎?對啦,就是他──小黑是也!小黑的主人騎著摩托車姍姍來遲。牠一到,立刻從機車前座跳下來,說他也要參加團體啦!然後從容且雀躍地,鑽進我們圍起來的圈圈裡。這下不得了,小黑既出,誰與爭鋒。孩子們的小手全部伸了出來,在他身上摸啊摸的。「小黑乖~」「小黑,來這裡!」「小黑不要舔我啦~」……………………。看著SuperStar現身,受到粉絲的熱情夾道歡迎,我忽然覺得當狗比當人好多了。

這下可好,我跟璨瑄面面相覷,交換了一下眼色。「場面失控了耶~」「要繼續嗎?」「恩,這個先暫停好了。直接進到手之森,看會不會好一點。」第一回合已經戰敗的我,把第二回合的場子交給璨瑄主持。頭腦一片混亂的我,想從現場先抽離出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璨瑄也不愧是個志工經驗豐富的人,馬上接手帶領「小林手之森」。我則在旁邊觀察,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本來希望孩子能到社區裡去和村民共同完成,但以今晚的態勢,看來不太可能進展到那一部分。於是我們決定-今天先讓孩子完成自己的部分就好。

四五個孩子一組,用畫筆開始畫下自己的手掌。每個人都有事情做之後,場面果然好多了。幾個孩子有聽懂的「小林手之森」的象徵意義,非常認真的作畫。畫完後還在海報上寫下:「小林加油!加油!」「小林I Love You」「小林甘巴茶!」而這些隻字片語,也讓今天「有些挫敗」的自己好過一些。



沒有留言: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