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活著本身的現在

今早打坐。紛飛的妄念總在過去和未來,無法停駐此刻。在深感無力之時,我才了解,攀緣過去與未來境的強固習性,來自於我們無法接受自己。我們無法接受,自己當下的全然整體是什麼(或不是什麼)。所以必須從過去,來填滿或提醒--自己是什麼,或自己曾活過。所以必須從未來,來振奮或想像--自己將來會是什麼,或自己打算怎麼活。

可是,現在呢?活著本身的現在呢?我們總是不在現在。因為,如果只有現在這一秒、這一剎那、這一個呼吸,我們就無法長出活著的自信。無法接受,當下就是全然的活著、全部的自己。

為什麼生活在遠方? 我知道原因了。

沒有留言:

阿哲和他的小冬

台北的冬天在兩天放晴後,又轉為濕冷。清晨七點,我跳上腳踏車、轉公車,在三峽北大特區下車。公車站牌旁,我們的隊輔小揚已經在機車上,等著因公車誤點而遲到的我。 「小揚你知道成福國小怎麼走嗎?」 「知道,轉兩個彎就到了!」 我坐在機車後座,想這「轉兩個彎」的空間感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