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活著本身的現在

今早打坐。紛飛的妄念總在過去和未來,無法停駐此刻。在深感無力之時,我才了解,攀緣過去與未來境的強固習性,來自於我們無法接受自己。我們無法接受,自己當下的全然整體是什麼(或不是什麼)。所以必須從過去,來填滿或提醒--自己是什麼,或自己曾活過。所以必須從未來,來振奮或想像--自己將來會是什麼,或自己打算怎麼活。

可是,現在呢?活著本身的現在呢?我們總是不在現在。因為,如果只有現在這一秒、這一剎那、這一個呼吸,我們就無法長出活著的自信。無法接受,當下就是全然的活著、全部的自己。

為什麼生活在遠方? 我知道原因了。

沒有留言: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