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1日 星期一

從一齣戲說起


這學期初,我們有個課輔老師,姑且叫他蚊子吧。跑去看了紙風車兒童劇團在花蓮市的戶外公演。本身就熱愛表演的蚊子,回來之後立刻跑來跟我們商量一件大事。他發了一個願,希望紙風車到壽豐鄉公演。而且,希望能在六月底之前實現!

蚊子說,這是他當課輔老師最後一個學期了。八月過後,他即將出門交換學生一年。帶六年級班的蚊子,想送給孩子一份畢業禮,也當作是自己離去前的心願。

蚊子很積極,主動寫好企劃書跟我們談。我帶他跑小學,跟小學校長拜託,跟學校借時間向全校小朋友介紹紙風車。希望孩子們可以開始存下一枚又一枚的銅板,為自己圓夢。他也號召了其他熱心的大學生們,每個禮拜開會,有計畫地展開募款行動。

現在,整個永齡東華分校的團隊們,都如點火般開始投入這件事情。我們發起捐出一日所得,團隊中的每個人,上起教授,下到課輔老師們(當然也有我囉)大家把一天工作的薪水捐了出來,希望能圓滿這個夢。

「為什麼要這麼辛苦?這樣一個一個人要募到什麼時候?」當我告訴身邊的人我們準備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很多人問這個問題。

紙風車公演一場的金額是35萬。只要湊足這個數字,他們就會來當地演出。這個數字,如果我們透過教授們的人脈關係,向幾個企業主募款,大概很快就可以完成了。然而,我們不希望是如此的。

人體內都存在兩種渴望,一種是被照顧的渴望,一種則是能照顧人的渴望。而照顧人的渴望,其力量遠遠大過於被照顧的渴望。那是一種力量的展現,當一個人開始照顧人的時候,他才會開始感覺自己是有價值的,是有能力的。

我們花蓮的孩子,不能是永遠被照顧的人。
我們要告訴他-「想要,很好。但是請你自己來。」

這是我們一間一間小學跑的原因。看著孩子真的從口袋挖出一元、五元、十元,七零八落散了一桌的時候。我們的開心,比看見一個大人捐三千塊還多。

這個過程,
不再是大人送禮物給小孩,
台北人送禮物給花蓮人。

我們送禮物給自己。
送給自己的家鄉,送給自己的部落,送給自己的尊嚴。

各位朋友,如果你想為壽豐鄉盡一點力,我們歡迎您一起來。
但我們不會停止在壽豐鄉繼續募款。

也請你別忘了自己生長的地方,送一個禮給自己的老家吧,如何?

紙風車319鄉藝術工程網站 http://www.319kidsmile.org/

(圖片-紙風車劇團於花蓮縣秀林鄉的戶外公演。那天我去看了,看到好多以前秀林的孩子,真懷念啊!每個都長好高了)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