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




去年六月,有一艘印尼來的船停靠到花蓮港來。那是一艘獨木舟,聽說是用印尼曼德族古老造船技術製作而成的。

該船名為天堂鳥號,從印尼出發,經菲律賓,順著黑潮的潮水路線北上。我們跑到花蓮港看他的時候,他們正好馬達壞掉送修,就在花蓮停了多天。之後他們到了基隆,聽說最後到名古屋去。

那天我跟黑潮的朋友盈慧一起去。下著細雨的傍晚,天光是陰陰濛濛的靛藍色。船在港水裡漂浮,離岸約十公尺,感覺真有些古老的神秘。

我們在岸上對著船上的印尼人揮手,他們也友好地向我們回喊。本來以為就這樣結束了,結果,忽然發現他們比手畫腳,好像要跟我們溝通些什麼事情。最後我們終於聽懂印尼人的英文,他說的是-cigarrete-他們要我們幫他們買菸。

過了不久,真的有個人放下橡皮艇,划著木槳過來了。我走下碼頭旁的石階,從一個印尼人手上接到新台幣,感覺真是神奇。之後我就騎機車跑去附近的檳榔攤買菸,這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買菸。本來想說,應該要讓他們試試台灣的國產貨長壽的,但怕他們不習慣,還是買了藍色包裝的七星回來。(而且我還花自己的錢多幫他們買了兩包,這樣很夠意思吧)

拿著菸回碼頭的時候,小橡皮艇又悠悠哉哉地划過來了。我忽然心生一計,用一樣很爛的英文對他說:May we go on your boat?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

我跟盈慧超興奮的,一前一後跳上了橡皮艇。隨著印尼夥伴的搖槳,越來越接近這艘神祕的古船。

天堂鳥號特別之處,就在船的兩邊有一對翅膀,他們叫做"舷外雙浮桿"。這有助於獨木舟在航行時的平衡。浮桿和船體中間,是繩索織成的網,聽說還可以在上面睡覺,簡直就跟吊床一樣。

我們要登船時,就得低頭避開浮桿,先跳上繩網再上船。船上有三個人,都是印尼人。一個是船長,兩個是水手。他們看到我們上船非常開心,(不知道是因為香菸還是因為我們)大夥立刻點起我買來的七星菸,領著我們四處參觀。

我們就在船上跑來跑去,真的是一艘很美的船啊。外觀造型其實和蘭嶼的拼板舟有些神似。只是鋪了甲板,把船分了上下層,還可以在上面走來走去。最特別的是船首處左右邊,各有一個號稱可以"一邊撇條一邊乘涼"的"馬桶位"。聽說船員最喜歡搶這兩個位子。迎著海風,在波浪中搖擺中也釋放身體毒素,用想像的就感覺很妙。

後來跟船長們聊天,他們拿出很多有趣的東西給我們看。包括航海圖,把他們一路走過的路線用手指給我們看。還有他們的船員證,看著英文教我們念他們的名字,還有印尼話的"謝謝"和"好"等等。可惜的是,下船之後我就全忘了....。

在煤油燈下看著海圖,讓我印象最深。攤開來好大一張,上面有密密麻麻的航線,像是一道道的祕密通道,可以在海上通往任何地方。船隻晃動,光影斑駁,旁邊是身手矯捷的水手朋友。忽然感覺自己已是個水手,注視著那海之道路,隨時要往遠方出航。

大嫂(梁琴霞)曾在29歲那年去航海。大哥(拉黑子)也準備在今年七月,一個人出海,從颱風的形成的地方出發,順著颱風路徑回來。不知道有生之年,是不是也能像他們一樣,做這樣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呢?

航海夢啊,我會繼續夢著。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