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0日 星期日

如果能在鴻海尾牙上演講


以下完全是一篇幻想文。
這是有一天我洗澡,忽然想到,如果有機會能在鴻海的尾牙上說話,那我會想說什麼。洗完澡後,我幾乎像阿基米德一樣,衝出浴室就在電腦前把這篇稿子打了出來。

後來鴻海的尾牙我是真的去了,但沒機會上台。還好來自豐濱貓公部落的蕭敬騰,為我們後山爭了光,我也就不這麼遺憾了。XD

---<全文開始>---
各位朋友,我來自花蓮,你們一定想不到,鴻海哪時有個子企業在台灣的後山。沒錯,確實沒有,今天我是混進來的。等等,保全先生麻煩不要衝的太快,我不好意思說自己是鴻海的員工,因為我是你們完全不賺錢,卻最花錢的一個單位-永齡基金會的小小社工,目前在花蓮壽豐鄉服務那裡的小朋友。

今天我來這裡,繞了一座山脈才過來。為的是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想來感謝大家。因為你們努力地賺錢,供養了基金會,供養了在下我,也讓花蓮兩百多個小朋友獲得了更多的教育資源。

第二件事,是我也想讓大家知道的,關於我在花蓮的所見,和所想到的種種。永齡基金會的理念,是要讓貧窮的孩子也有接受教育的機會。讓他們可以更具備競爭力,走出貧困、走向台北,甚至跟在座優秀的各位一樣,成為一個有能力跟全世界接軌的人。

對於這樣的一個目標,有時我們具備很堅定的信心,但有時,我們也感到困惑。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困惑?

因為我們看到鄉村和部落最大的一個問題是,這裡沒有對等的價值和榮耀。在我們那裡,最優秀的孩子可以考上花蓮高中,或花蓮女中。那是花蓮第一志願的學校。如果這些孩子再拼命一點,他們可以考上一間好的國立大學,甚至出國深造。這真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了,想必在座的各位,大部分也是這麼企盼著自己的孩子。

然而,然後呢?這群捧著國內外高等學歷的部落孩子們,在他們畢業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困境。那就是,他們回不去他們的家鄉。因為,他身上被配備的那些最優秀的能力,都跟他的母體文化,一點關聯也沒有。在部落裡,他沒有舞台,他找不到自己在裡頭能發揮的價值。更可悲的是,我們還發現有些孩子,對家園的土壤沒有觸覺,甚至反過來鄙視了自己的部落。

我們花了這麼多錢在部落,培養了一群最聰明的人,卻是不斷地在掏空部落。我認識一個台大教授,他是花蓮靜浦的阿美族。他在UCLA拿到博士學位,後來被延聘回台大教書。每次豐年祭他回來,他一定喝很多酒,拉著他的slal喝到天亮。他總是對他的slal說:「雖然我回不來,但我會在台北,繼續為阿美族爭光。」他對部落非常有感情,也不忘自己的血統。然而,他還是回不來了,因為只有在台大,在學術期刊上,他才有榮耀。

當年我在台大修一門通識課,叫做傳統與現代的對話。歷史系的黃俊傑教授,在課上提了一個非常漂亮的概念,叫做-"全球視野,在地行動"。他認為未來的公民,都應該具備這樣的能力。能遊走在全球和在地之間,傳統與現代之間。然而到花蓮這麼多年,我面對的現場不斷使我反省-全球和在地的兼顧,真的有可能嗎?

一個從小被送進雙語幼稚園的小孩,如何記得他的母語?一個16歲就離鄉背景到台北去念建中的孩子,如何對自己的母體文化有感動?在他們思想感情都將具形的後青春期,我們餵養給他的,都是全球化的糧食。

因此我們不得不承認,大部分人眼裡的重要,還是集中在全球化上面。在地是什麼?在地在我們國小畢業之後就消失了。

或許說到這,大家可能會誤會,我是不是想讓花蓮也變得像台北一樣。那就錯了,我談的不是價格,price,我們想要的是value,價值。關於"人的價值"。而我認為,這種關於"人的價值",不論在全球或在地舞臺上,都應該被看見,應該被每個人共同珍視。

部落裡的人,並不都是你們想像的那樣好吃懶做、不知長進。在生命中的每個應對中,我敢說,部落裡有一群人,他們並不輸給你們。

花蓮的海岸阿美族人,仍有自己下海捕魚的習慣。當他們潛入海底,數著自己的心跳和海的脈搏,以自己的生命為賭注,換幾尾夠他妻小溫飽的魚,你覺得,在海底的他們,憋氣忍耐的他們,那以死亡為底牌的專注,跟你們在全球市場裡搶單趕貨相比,是否有遜色呢?

也請你們來看看花蓮的孩子,是怎麼從那樣貧瘠的土壤中活下來的。我說的不是物質的貧窮,而是他們在成長中所獲得的關懷、鼓勵、信任、嘗試失敗的機會,都比都市的孩子少太多太多了。

我有一對姊弟小孩,爸媽生下她們之後就失蹤了,把她留給祖父母撫養。這個75歲的老爺爺,去年出了車禍,傷到眼睛和腿骨,現在看不太見,也不太能走。一家四口的家計,完全落在70歲的老奶奶身上。如果你是那對姊弟,你覺得,你要怎麼安心地、快樂地活?只要祖父母走了,這對姊弟就沒人收留了,生命毫無退路。

像這樣的孩子,都是永齡基金會服務的對象。有時我看著他們,心裡都會想:「要是我,早就變成不良少年了。」他們究竟是怎麼好好活下來的,怎麼一次次鼓起勇氣張開眼迎向明天的?說真話,我真敬佩這些孩子們!

當都市的孩子不小心跌跤時,就可以獲得大量的安慰、教導、鼓勵時,鄉下的孩子幾乎都是在爛泥巴裡一次次跌倒,一次次擦掉眼淚自己站起來的。

我無意引起對立和憤怒,也無意引起同情與憐憫。我也不是來募款的,感謝各位,永齡已經有夠多的錢了。在地的價值,關於人的價值,都跟這些東西無關。

我只希望,這樣的分享可以讓每個人學會看見、學會謙卑、以及學會反省。鴻海是台灣最驕傲的一個指標企業,然而,除了價格以外,我們是否也能看到其他的價值?當我們努力在,也護著自己的孩子拼命往前奔跑時,能不能慢下來想一想,這一切的前進是否太快太急?而這樣的急與快,是否也讓我們失去了生命中一些,更為重要的東西?

我代替花蓮所有的孩子,感謝大家,也為大家祝福。
(很多人鼓掌~~~~~哈哈哈~~~)

14 則留言:

nemo 提到...

鼓掌 !!!

太好了

匿名 提到...

是永齡補習班吧!不收費用的補習班。

kaco.lekal 提到...

匿名的朋友:永齡真的很容易被認為是補習班,決定接這份任務之時,我一開始也以為是如此。但現在我可以很有自信地說,我們早已超越補習班太多太多了。:)

潛水蝴蝶 提到...

有堅持著本質的工作者,讓需要的人得到溫暖,這真是件美好的事。不管是不是補習班,都會有人受益,而對於總是大肆張揚善行資本的行為持著保留,終究被突顯的仍是永齡(富人)的善行。然而還是有不少人默默耕耘奉獻的,成為一股靜益的力量,將成就還給在逆境中努力的英雄。

Mathis 提到...

太棒了!!說得太好了!!Bravo!!
從「山海日記」書上的部落格指示,又從你舊的部落格過來,認同你說的,把這篇演講稿捎成一封信去給郭董吧。

其實你的演說,談的是很沈重的問題。還好沒真的上台發表,不然蕭敬騰可能要頭疼了!

雅慧 提到...

真的是寫的太好...太貼切了。
如果政治家也能懂,偏遠地區人民的悲哀與需要就好了。

Umas 提到...

Kaco Lekal,你好!
我曾經幾次參加過博幼基金會在暑期舉辦的課輔志工活動,而博幼基金會與永齡基金會也有合作,所以看到你的這篇文章,勾起我心中好多的感觸。
我曾有一段與你類似的經驗,有一位我導師班的小四男生,他因為欺負班上幾位同學,所以班上的學生聯合起來排斥他,結果他就躲到別班不回來了,身為導師的我當然得去找回這隻跑錯眷欄的小羊,好說歹說,但這小子顯然就不想領情,還幫我取名"醜八怪"(雖然我很帥),他一邊大笑一邊這樣叫我,旁邊其他的孩子開始起鬨說:
"老師打他啦!"
但我只是一直看著他,後來他也好奇地問我:
"老師你都不會生氣喔?"
我回答他:
"不會啊,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沒想到這反而激怒了他
"我是故意的,我很壞,我是壞小孩!"
聽到這句話的當下,我的心很痛很怕,擔心這孩子自己放棄了自己,好在隔了兩天,他就回到我們班,只是坐著離大家遠遠的,但感謝他還認我們這一班,這樣我們就還有機會一起改變,雖然他一碰見我,還是"醜八怪,醜八怪"叫不停,但我聽來卻格外窩心,畢竟我若醜,誰敢說帥呢,哇哈哈哈~
有人說山上的孩子比都市的孩子堅強,但當我看著他們上保健室包紮因務農而受傷的手,我知道是他們別無選擇,山上的家庭好多是不完整的,又或是家庭經濟困難,孩子們從小就必須去適應這些環境,他們的外表因此堅硬,甚至有些頑劣,但若是我也在同樣的環境長大,我會與他們不一樣嗎?
有時候,孩子想偷懶,耍任性,就會抱怨說:
"我不想補習了啦~"
"你們只是補習班老師,又不是真的老師,我不用聽你們的。"
然後就給我擺爛,雖然氣也是會氣,但也讓我思考,我們執行基金會交給我們的任務,教授主流社會認可的知識,提升他們在主流市場裡的競爭力,無非是一種現狀再製,這樣的我們跟補習班老師有哪裡不同,無怪乎,孩子們把基金會當作補習班。一次我與另一位志工聊到這個話題,他也感嘆這些孩子放學後,還要繼續接受課輔,整個都市式的教育模式整個被搬進了山裡,兩個地方的孩子之間的界線,似乎也不那麼清楚了,對此,我也相當矛盾,我這麼想的,我們服務的對像是孩子,是人,完完整整人,都市的孩子能夠補習,這裡的孩子也應該有機會,我們無權強迫或剝奪,所以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確實的將服務提供,將事實告知,而決定為何,則由孩子選擇。
但我總覺得不該只有這樣…
原住民比漢人幸運的地方是,他們仍保有相當程度的傳統價值,那是一種祖先的腳蹤,能夠讓子孫依循,而不在大環境中忘記了自己,但如同你所說的,當人離開了土地或忽略了傳統的價值,這樣的人如何在一大堆腳印裡辨明該走的方向,我認為這是基金會該重視的(也是能有別於補習班的方法吧?)。
最後,想與你分享我和學生的一段對話:
"老師!老師!"
"幹嘛?"
"我昨天決定我要跟你們一樣念大學!"
"真的喔!這麼棒,老師支持你。"
"你都不問我為什麼喔?"
"對吼,為什麼?"
"這樣我去台北,就會變得跟你們一樣聰明。"
"老師很笨啦,聰明的老師都去國中教了,只是你以後念大學啊,不可以忘記自己是英俊瀟灑強壯挺拔超級無敵的Bunun(布農,即是人的意思)喔!"
"不會忘啦,因為玉山會一直看著我們*,可是如果…如果喔,不小心忘記哩?"
"你敢忘記,玉山就會拿藤條殺到台北打你。"

*該部落在過去與日軍對抗,最後仍不敵,被強迫要遷出深山,其長老臨終前告誡族人,無論遷到哪裡,都不可以脫離玉山的視線,所以部落的新址仍能清楚地遙望玉山,此段歷史也成為部落裡的佳話。

kaco.lekal 提到...

給各位留言的朋友:謝謝你們給的回饋。然而有時候我會反省,我是不是只會批評,卻沒有更好的做法?我只有能力解構,卻沒能力建構。如果我們不想給部落的孩子文明的資糧,那他們需要的又是什麼?或許大家可以一起想想喔!

匿名 提到...

憲宇學長好! 我是前兩天一個人坐火車環島,在台東旅遊民宿和學長有一面之緣的羽穎.回台北之後,才知道學長出過一本動人的書,還有這個讓人覺得很舒服的小天地!深深覺得那天沒有跟你多聊聊真是太可惜了!我曾經在七美和小朋友相處,也思考過到底什麼對他們才是好的,畢竟要找到傳統和現代的平衡點的確不容易.這篇文章真的很棒很中肯,有我完全沒有想過的點.以後我要常常來逛逛,多增廣見聞才是:)

kaco.lekal 提到...

羽穎:啊哈,你還真會找,寄然找上門來了。後來你去哪裡晃呢?還是去七星潭嗎?抱歉啦,我隔天早上睡死了~XD 我這小天地慘澹經營啊,文章非常少,希望你別介意啊,哈!還是歡迎你來!:)

nochi 提到...

Umas,
你寫得很好,
讓我非常好奇你的教學背景和經驗。

你和孩子的溝通方式也活靈活現的,
你有部落格,
或者願意再多分享一些事情讓我們知道嗎?

Nochi

kaco.lekal 提到...

Umas:nochi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因為大港口這個地方認識對方。他是一個對孩子很著迷的人,看到小孩就會湊過去,忍不住想為他們拍幾張照片。你的回應讓我們覺得很有意思,搞笑裡卻有些讓人能想更多的點。不知你願不願意多分享一些呢?:)

匿名 提到...

Kaco Lekal 和nochi,你們好:
我是Umas,看見你們對我的盛情,真的很高興,只是沒想到再次與你們交流卻已是一年之後。
過去一年,我努力地準備學業上的考試,並如願地進入社會工作研究所學習,希望從中尋找我對孩子、偏遠地區家庭、原住民…等諸多好奇的解答,但一學年過了,不諱言,解答沒有找到,卻更加迷惘,也更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如今的我嘗試回到實務的場域中,重新去認識我對我所在乎的人的認識,屆時希望能多和你們再分享。下面是我荒廢已久的部落格,思想上頗不成熟的,但好處是保有那一份單純,與你們分享:
http://tw.myblog.yahoo.com/chienwei0603/

匿名 提到...

我覺得你寄給郭台銘
他會叫你尾牙上台
然後你可以拿到很多紅包
哈哈
講得真好
我是小白~姊姊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