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1日 星期三

檢身

檢身是監獄裡最常做的一件例行公事。收容人進出舍房、經過中央台等等,我們就需要對他進行檢身,看是否有夾帶了違禁物品。而每一天最大規模的檢身,莫過於每天傍晚收封時,整個工場同學要回舍房時的檢身了。一個舍房兩個工場,就有將近四百人,需要四到五位同事一起進行檢身,才能加快速度完成。

檢身的時候,我們會用手檢查他們的攜帶物品,還有身上可能暗藏物品的地方,包括名牌套、衣領、褲子的鬆緊帶、褲管、口袋等等地方,都需要一一用手探觸來確認。每到檢身時,同學就會一個個走到我們面前,說聲:「主管好!」或「主管晚安!」然後他們會高舉雙手,讓我們進行檢身。

一開始來到監獄,我對檢身非常不習慣。第一是,檢身其實是一種非常近距離的身體碰觸,對於身體界限較僵硬的男性而言,其實並不習慣去碰別人的身體。第二是,這些收容人很多年紀都比我大,有些甚至頭髮灰白,可以當我爺爺了。被他們畢恭畢敬地叫主管已經很不習慣了,更何況是出手檢查他們的身體。

但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現在我反而蠻喜歡檢身的。為什麼?就說說今天檢身時發生的幾個對話吧!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互動,幾秒鐘的對話。

[蘇格拉底]
他拿著透明的製物袋攤開在我面前,我一一翻閱。
看到一本小冊子,直覺應該是個經本。
我往前一翻,看到封面-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你有在念普門品?」
「對阿!」
我抬頭看看他,對他笑了笑。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
我繼續往下翻,他的袋子放著各式各樣的雜物,頗難檢查。
忽然我又從那些雜物中,看到一本熟悉的書背。
「你也看這本書喔?什麼深夜加油站和蘇格拉底的」
(那時我沒料到會在檢身看到這本書,一時之間說不清楚書名。)
他看著我,憨厚地笑一笑。
「主管你也看過?」
「看過,這本書很好看喔!」
檢查完畢,我把袋子還給他,再次對他微笑。
一個笑容回應過來,裡頭的誠懇,不比我少。



[大悲咒與老婆]
另外一個同學拿著袋子又走到我面前,我快速翻檢。
看到護貝好的一張紙,紙上標題是「千手千眼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
「你有在念大悲咒?」
「有捏~」
「念這個很好喔,我也有念。」
我抬頭對他笑笑,然後翻看他的名牌。
(收容人有時候會把香菸藏在名牌套後面,所以也要翻過來檢查)
名牌後面沒有香菸,卻是一個長髮氣質美女,一樣護貝好的照片。
「這是你老婆喔?」
「不是啦!怎麼可能!」
他笑得很開心,我用搞笑的表情對他擠擠眼,目送他離開。

[這是你兒子?]
同學的袋子裡會有各式各樣的東西。收音機、從合作社買的餅乾或報紙、麵包、雜誌,蜈蚣膏、牙線棒,總之就是把他一天之中會用到的東西都放在裡面。看一個人的包包,就知道他過怎樣的生活、在意的是什麼。來到我面前的這一個年輕人,年紀看起來比我還小。他的袋子裡也裝滿了各式各樣上述物品。我一樣一樣翻看過去,然後看到一張小男孩的照片,年紀大概五六歲,穿著童裝站在一個類似公園裡的大樹下,很快樂地笑著。
「這是你兒子?」
「對。」
我繼續默默地檢查。
「好了。」
「謝謝主管。」
「不會。」

這次,我什麼話也沒有說。我覺得那樣就夠了。他把兒子的照片隨身攜帶,我知道了,這樣就夠了。

檢身的故事已經說完了,都是電光火石霎那間沒什麼好說的小事。但我卻喜歡這樣的時刻,我可以靜靜站立在那裡,在下一個人走到面前的時候,在心裡面為他念一聲阿彌陀佛、念一次滅定業真言。用眼睛凝視他,看進他的靈魂。希望他好、希望他平安。我從來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也不會記得他們的長相。而對他們來說,我只是一個三天後就要離開的實習主管。彼此問好之後,一切擦身而去。

短短檢身,如此而已。

1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你好棒 我也對我的民眾默念佛號 願他們都得安樂 你在東岸 我在國境之南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