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8日 星期四

火車上的老菩薩

在那列往屏東的火車上,揣著沉重的行李和疲倦困頓的身心,隨列車顛簸搖擺。買了無座票,有人在鳳山上車,示意我坐到他的位置。於是立刻收拾行李起身,站到走廊上。一個聲音從身後響起:「過來坐這邊吧!」回頭一看,是一個老奶奶,招手示意我過去她身邊坐下。我聽從之,背著行李坐到她身邊的位置。「還那麼遠,坐一下也好。」她用國語跟我說,我對奶奶勉強地笑了一笑,把行李放到腳邊,繼續陷在哀傷的基調裡。

奶奶也不說話了。我低頭,瞥見她右手撥動著念珠,左手掌著一個計數器。微閉眼睛,專心地念佛。右手的念珠轉一圈,左手的計數器按一下,如此專心地念佛。

我像想起什麼似的,趕緊把計數器拿出來,套上手指。抬頭望著列車的天花板,一直排的日光燈像是一列筆直的軌道,而軌道的盡頭,是慈悲的彌陀觀音與勢至,站立空中,對我說無聲之法。萬緣放下,念佛。

奶奶不說話,我也不說話,我們只是念佛。我好需要有人陪我念佛。在那短短的十幾分鐘裡,我只能把自己放在老奶奶的身邊,一個只對我說了兩句話的奶奶,一個穩定讓人心安的老菩薩。

屏東站快到了,我起身,老奶奶也起身「你也在這裡下車。」她說,又給我一個慈祥的笑容。我讓出身體,讓老奶奶走在前面。火車剎車時,慣性使得她有些站不穩,我伸手護在她身後。然後隨她走下月台,走出剪票口。

火車站前人潮洶湧,老奶奶一個人走,沒有人來接她。我這才注意到她的穿著,白色的長襯衫,下面穿著咖啡色的長褲,一身素淨、樸實無華,非常安頓地走著。我看著這樣的一個老人,她跟我認識大部份的老人不一樣,她很安定,沒有老人家常見的得失、焦慮、不安全感。我和她往不同的方向走,頻頻回顧她走路的樣子,希望可以多看一眼,那樣安定而無畏的身影,那是我現在多需要的力量。

是什麼可以讓她如此安定?是深切的信願,是對生死的了然。那是超越多少生命課題才能換來的安頓呢?

老奶奶的身影終究消失在路的盡頭,我也只能繼續往自己的路走。撐著震盪危脆的身心,我謝謝她,一個陌生的老奶奶,在那短短交會的十來分鐘,她救了我。

我有什麼?除了對人間的多情,我什麼也沒有。一再接受他人的支持和祝福,我其實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做過。這些年的作為,只是滿足自己助人的偽好形象罷了。對不起。

3 則留言:

求寂‧常耀 提到...

有慚愧心,就是修行;有感恩心,就能精進。再怎樣都還能呼吸,都有心跳著。再怎樣,也都有發願,回向、祈求的力量。我們本就渺小,但是我們可成就諸佛菩薩的度眾事業,我們都很重要,因為我們都是現在因緣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知道您因何低落?可以找法師談談。

匿名 提到...

菩薩是無所不在的,應以長者身得度者,即現長者身而為說法,應以婦女身得度者,即現婦女身而為說法,您說是吧?
常淨合十

kaco.lekal 提到...

常耀法師:
阿彌陀佛,謝謝您的關懷.我已經日見好轉,但種種習氣煩惱仍需要繼續鍛鍊與鬆軟.這一次體驗到,要放下,要放鬆,竟然是這麼的不容易...謝謝法師 :)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