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0日 星期日

[小林札記]無門之門


心太疲倦,無法好好記錄。
於是把給夥伴的信,當作是紀錄吧!
---------------------------------
親愛的夥伴:
昨天臨時的任務,很謝謝大家在最短的時間內,慨然允諾,上山去。
尤其是馨儀,禮拜六是校慶,隔天就殺下來高雄,這種長途奔波的精神和辛苦,真是讓我們感謝又敬佩。

要跟大家道歉,本來預計的活動,最後卻沒派上用場。
辛苦馨儀準備了吃餅乾的遊戲
也辛苦琬云準備了聖誕禮物的故事
更辛苦的是燕珠師姐,大老遠開車送我們上山,又載Angel回學校,再一個人回紫雲寺。

但昨天我看到你們每一個人,都跟孩子玩得很開心。
打羽毛球的時候開心,攻占城堡的時候開心。
一起坐在迴廊吃晚餐的時候,也開心。
在這裡,我們真的已經和孩子生活在一起。

昨天臨走前,翁大哥把我拉到一旁,為我分析南部幾間監獄的好壞
天啊!他真的很懂!
他用的都是專有名詞耶,科員、管理員、教化、重刑犯。
還知道屏東監獄都是關吸毒犯,知道高雄和新竹兩間少年矯正學校的差別。
太強了這個人,開計程車的都這麼靈通嗎?

我一面聽,一面感到感激。
又再一次感覺到,自己被深深地照顧、被在意。

我們來這裡,意義何在?
沒有什麼,幫他們把心連起來。

昨天我聽到,柏銓用誠懇的口氣感謝承禎,謝謝他幫忙撿羽毛球。
而且他真的是瞪大眼睛,用真心的眼睛看著承禎。
我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當我們帶領孩子,大聲對著翁會長的家,說:「謝謝翁媽媽!!!!」的時候,我也有點激動。
老實說,這不是我本來的行事作風(笑)
我是一個非常害羞內斂的人阿(有人不信嗎?哈哈哈)

在一種特別的氛圍中,身體帶領我做出這件事。

後來吃晚餐時,我去廚房洗手,問翁媽媽他有沒有聽到我們在叫她。
翁媽媽笑得很開心,說有阿有阿!

我們不是救世主,不是萬能的神,可以做多偉大的事。
我們只是小小的一個人,單純的一個人,有感情有記憶,會哭會笑的人。
我們來,就只是讓我們的心,跟他們的心,彼此的心,結在一起,這樣而已。

所以很抱歉,我們的活動常常不倫不類,毫無規劃章法可言。
我們常常因為天氣、現場狀況,就把大家好不容易準備的課程,轉換掉。
真的很不好意思!

但我相信,你們早就超越了"活動是否順利達成"這個目標。
在每一次互動,每一次孩子黏到你身上,跟你一起喝著好涼好甜的冬瓜茶的時候,我知道你們體會到了。
體會到在超越活動成敗之外,有一種,人與人的、單純的、直接的,相遇。

你們的眼睛無有遮蔽,你們真正地看見了。
看見孩子,看見了自己。
原來可以這麼誠坦而放鬆地,和自己在一起,和孩子在一起。

無法之法,無門之門。
這是禪修接近開悟時最後的一道關卡。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想到了這八個字。

我個人離悟的境界很遠,修行很差。
但回首這兩年光景,這曾是一團迷霧、一片混沌的行動。
卻因為常法法師給的前導語-"什麼也不用做",竟而生起源源不絕的力量。

什麼也不用做。
不是無,而是一種彈性,一種眼光,一種有著最大可能的空性。
我們仍在迷霧之中嗎?
眼前的路依舊晦暗不清,你我都說不得準。
無門之門仍然藏在深黑的夜裡,在群山之上,在密林之間。
在每一次羽毛球劃過天空的瞬間。

謝謝你們 :)

沒有留言:

走進蘭陽

周末,訪蘭陽平原。 在三面圍山的平野上慢走,近看湧水處處、遠看天光雲影, 更見了幾位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師友,於是快筆略記。 [蘭陽精舍之一:好路] 作為法鼓山在東部的第二個弘法據點,自是此行必去之處。 小小的精舍,藏在羅東運動公園對面的北成社區裡。 法師領我們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