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小林札記]被你看見


被你看見,是多麼幸福的事。

[衛生紙]
立夏了,南部艷陽高照,天氣催逼人熱汗直流。昨日我們上山,下午三點課程開始,大家雖躲進翁會長家客廳,依然是熱。

從小就非常容易流汗的我,當然更加汗如雨下。架螢幕、擺椅子、處理孩子的衝突,當我再度得暇好好聽阿湘姊姊上課時,已經滿身是汗。

播PTT時音效出了問題,我轉身出客廳,準備檢查音源線。腳才跨出,一隻手擋住我的去路,手上拿著幾張整齊摺好的衛生紙。抬頭一看,是阿華媽媽。寬厚的肩膀、深邃的臉孔,看見我看她,就對我笑:「擦擦汗吧!」我不好意思笑了笑,說:「哎呀,我從小就很會流汗,不好意思喔。」

接過那幾張輕輕的紙,說聲謝謝,拭去汗水,繼續幹活。



[老虎鉗]
這週是逢母親節,我們帶孩子做康乃馨。鐵絲為莖、色紙為瓣,做出美麗的花朵。

鐵絲太長,需以剪刀剪斷。一年級的小禎,很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搞定鐵絲。他拿起一般學校用的美工剪,鐵絲放於刃口,用力壓、用力壓。"啪"一聲,喔....剪刀斷了...。

帶上來的剪刀只有兩把,供不應求。我跟士軒開始用殘廢的剪刀幫孩子剪鐵絲。但刀柄斷去後力臂更短,非常不好施力。奮戰一陣,我決定去跟翁會長借剪刀。

踏出客廳,咦?剛剛還在客廳外的會長大人怎麼消失了?四處張望一下,終於看見翁會長了,但只有下半身。他在他的小黃(Taxi)旁邊,上半身在駕駛座裡面。

摸索一陣後,人從車裡出來,然後往我走來,手裡是一支老虎鉗。「用剪刀不好剪啦!用這個才夠力!(台語)」依然吊兒鋃鐺的語氣,要你收你不能不收的那種豪勁。

接過那沉甸甸的老虎鉗,說聲謝謝。我拭去汗水,繼續幹活。



[被你看見]
看見,一直是我們來小林的首要目標。看見孩子,看見原原本本的他。看見他本就具足的善性。看見他在努力、他在掙扎、他的難過和榮耀。我們相信,僅僅是「看見的本身」,就具有無限的力量。

於我個人來說,向來也以自己「能看見」有小小的驕傲。(因為沒學過諮商技巧,只好依賴老祖宗傳下來的老技倆。)喜歡一次次站到孩子身邊,看見他們。我沒什麼貢獻,反而總是孩子以赤誠的心,一次次撼動了我。

從沒想過的是,有一天我亦能被看見。

阿華媽媽什麼時候發現我滿身大汗的? 我不知道。
會長大人怎麼知道我們正需要老虎鉗? 我不知道。

他們看見了我們,像觀世音菩薩那樣的,站在我們身後,默默看見了我們。師父說對了。這些受苦受難的,是我們的大菩薩。謝謝這些大菩薩。

您們讓我再次知道,被看見,是多麼多麼幸福的事。那是回家的感覺,有媽媽的感覺。所以我在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

2 則留言:

陳沙拉 提到...

我是前幾天忘記回復學長您的信和電話的斑馬學妹 ="))
...對不起最近信太多,信箱快跟房間一樣看不到地板了(鞠躬) xD
請問下次是甚麼時候上山呢?
因為其實我是代表我們班上的人去問的

會參與的原因其實是培植下一個(不對,是批)小林斑馬(掩嘴笑)

好吧,其實...我也曾經在高中一開始的時候不知道要何去何從
聽到學長的演講,想到自己一個人跑在高雄市做報告的時光
就覺得...其實一個人也可以短暫的抽離,站食的流浪
儘管...我還沒到"沒有目的"的境界(低頭) XDDD
小小年紀的我還是沒辦法去辨認甚麼是好的演講或者不是,我只知道,對我的生命歷程有好的改變,對自我感情有良好觸發者,那便是於我有益的了,所以,謝謝學長 =))
下面有留下facebook

kaco.lekal 提到...

班城的沙拉學妹:

歡迎你代表班上的人來發問,可以麻煩幫我跟你們導師致意一下嗎?他帶出一班善良的女孩:)

我們下次上小林是6/11 6/18這兩周六,詳情我再寄email給你。

也謝謝你對我演講的肯定。這世界有各樣的人走著各種的路,我也僅僅是生態系裡的其中一個樣子。:)你們的年紀,正開始長出探索與判斷的能力。多多去觀察人生與世界吧,如果能在30歲前能"為自己活",就不容易了呢。
(為什麼是為自己活呢?可見部落格裡"善自珍重"這篇)

沒錯,我的目標就是要在三年後,讓小林村的孩子有機會出現下一隻斑馬,進雄女就讀。偏鄉需要菁英,需要愛家鄉的菁英。我們需要站的出去,也願意回來的人。我們需要能在地耕耘,又能放眼世界的人。

這個夢想需要你們這些"老斑馬"的幫忙。孩子進城就讀,難免水土不服、思鄉心切。我需要你們在城裡接應這些進城讀書的偏鄉孩子,把他們一個個拉上來。

這個任務非常艱困喔!但我知道雄女的學生不畏艱困、歡迎艱困。是吧 :)

話雖如此,請盡好讀書的本份喔!熱血過頭和故步自封都是極端。把自己照顧好,再用照顧自己的心情來照顧別人,這樣就很好。

加油,謝謝你的出現。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