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小林札記] 蒼翠而又蓊鬱的


小林子小林十遊 (by承寬2011.04.17)
估量是倒數第二次上小林了。多少多了一些珍惜,珍惜小朋友,珍惜夥伴。

也是第一次全程開車,特別謝謝師兄,帶我去紫雲寺開傳說中的4188。XDDDD 非常開心!!!
晚上吃完芋圓芋冰後(沒吃到的,不好意思囉XDD),平安送朋友回高雄車站,自己開車回紫雲寺還車。

五人坐的休旅車空了,後面的八卦搞笑沒了(其實我也加入的不亦樂乎啦!)整台車突然變得好安靜。原來一個人開進港都夜裡是這種感覺。過了圓山,下澄清湖,速度自然的加快,轉進砂石滿地的停車場,拉起手剎車。
夜裡的紫雲寺好安靜好安靜,只有兩台車,我拿出車本登記....哇!196公里!

這趟路以前都是燕珠師姐在走,載我們走,載各路菩薩走。八八水災後,她整整開了一年多,天天在山上行菩薩道。有一次她跟我們說:
有幾次載你們夜路回來,真的很累很累,都快睡著了,
可是我一想到,我車上載著這麼多優秀的你們,
我就告訴我自己,不可以!我不可以「度估」!


我哪裡優秀了?真的很不好意思,說著說著師姐就哭了。

老實講,很多時候,我不知道法師、師姐、甚至是憲宇哥在哭什麼?因為我不懂他們的苦心與悲願,因為我不用心。我愛這個團隊,我愛這裡的孩子,但是不夠愛。我愛這裡的氣氛,我愛這裡的精神與目標,但還是不夠愛。不是不值得愛,而是我沒能力,不夠用心去愛。心在外面飄,飄飄飄,定不下錨。所以別人稍微講幾句話,批評一下,就會跳起來,心就會跟著轉。做事做人就不可能圓融。

很感激這個團隊跟這裡的所有人,這裡是我正面能量充電的插座。在這裡學習「禮貌」、「尊重」與「做人做事」的基本態度。這些道理很基本,但真要做到,好難好難!

[小林札記] 蒼翠而又蓊鬱的 (By憲宇2011.04.18)
看到阿寬這篇心情,才想到,一直還沒把上完敏麗老師課的心情,寫出來。

那真是我覺得最棒的一次「培訓」了。工作以來,我參加過的、自己辦的培訓不知凡幾。但沒有一場有那天的氛圍。(或者說,那天根本不該歸類為「培訓」,而是一場以心對話的盛會)

敏麗老師藉由沙箱,讓每個人把自己這一年的所感所受,如實地再現出來,並且好好述說。沒有矯情、沒有距離(但並不隨便),感覺大家是同心同願在一艘船上,真誠地把自己那一份袒露出來。我們說出自己的脆弱,同時也投以彼此無限的支持給每一個人。

常法法師還沒說幾句話就掉淚了。(他要說之前,還說這裡面哭點最低的應該是璨瑄,我不能輸給他。結果法師真的輸了,才沒講幾話就哽咽了)他的沙箱我還清楚記得,很多可愛的小生命、生機盎然、快快樂樂地在一起。
法師說,他的作品名字是「和樂融融」。

八八水災時,法師在林邊幫忙清理淤泥堆積的家園。看到雞、鴨、魚等等眾生屍體,漂浮於積水之上,發出陣陣腐敗的臭味。又說站在甲仙一個菩薩的家,俯瞰楠梓仙溪被土石堆滿的河道。法師說的這兩個意象,好似無什麼特別故事,我卻深深被震撼。我讀到法師無止盡的悲心與願力。

對一個誓願行菩薩道的行者來說,眾生的苦痛,就是他的苦痛。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他們要救拔的,又豈止是孩子、豈止是人類,那些因水災而受苦的生靈,也時時都在法師的護念之中。

2004年暑假,我短期出家前,在台中分院幫忙帶了三梯的兒童營。(帶完就直接上山參加生命自覺營)那時常常出入台中分院。有一次,台中分院裡的曇花開了,白色的花立在花器中,就開在知客處旁。果理法師跑去曇花面前,蹲下來跟她說話。「哈囉!你好莊嚴喔!開得真漂亮!」那樣自然的神情,就像在跟一個小女孩說話。
法師絕對不是在表演,他完全不知道我站在遠處看他。

那一幕讓我知道,每個法師的心裡都有一個森羅萬象的可愛世界。每一隻貓犬、每一隻飛蟲、甚至每一株草花,都是一尊又一尊的菩薩。他們豐富可愛了人間,也同時在人間流浪受苦。法師的心裡,就住著這些眾生,一戶又一戶地,沒有門牌號碼。

土石堆滿的河道,下面淹沒了多少來不及逃出的眾生。一隻正在努力駝運食糧的螞蟻爸爸、一隻在蛋裡來不及看到世界的小蜥蜴…。看得到的,更多的是看不到的,來不及看到的,都是法師在意的菩薩。

和樂融融,就是人間淨土。一個沒有門牌號碼的社區,一個沒有貧富貴賤的世界。家家知福幸福、人人和敬平安。

錦靜師姐說:「法師抱歉,不是不給您面子,還是憲宇的讓我最感動!」我那時只是在心底慚愧地說:「是法師的悲願,讓我們和這些眾生相遇啊!」

燕珠師姐也讓我非常非常感動。
2010.12.02那天我寫了一篇日記-「直到車潮散盡」那天你們在高雄下車,只剩我跟燕珠師姐回鳳山。燕珠師姐在車上,第一次告訴我她準備要卸下安站站長的事情。然後他囑咐我,不能告訴你們,因為她擔心會影響到大家的心情。(這也是那篇日記如此隱晦的關係)

在師姐告訴我之前,其實我已經有預感,師姐就快要離開我們了。從二月到十二月,我看到師姐的臉色越來越憔悴,每次看到都很心疼。這種日以繼夜的災區復建工作,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勝任的啊!然而,沒想到還是真的來了,師姐真的要離開甲仙了。

那天我跳下車的時候,合掌對燕珠師姐說:「師姐,我為您祝福!」燕珠師姐在駕駛座,跟我說謝謝。我看到她的眼睛裡含著淚。

我內心有點激動,趕快用方式來調整心情,背起包包一個人往車站走去。「用情操,不要用情緒。」我想起聖嚴師父的話。師父捨報的時候,我在錄影帶裡,聽到師父這一句溫暖而又威嚴的話。(那裡面是對弟子多少的慈悲啊!)

那天師姐分享時說到,她好幾次開車下山,其實都好累好想睡。可是想到車上載著我們這一群青年人,她就要強打起精神。要用手用力捏痛自己大腿,讓自己不要睡著。

聽到這裡,我真的是忍不住了,低頭一直掉淚。師姐真是我們的觀世音菩薩,犧牲每個假日、兩百公里來回跑,
就為了護佑我們平安上下山。

輪到我發言的時候,其實我根本沒意料到自己會在大家面前「失態」。我雖是一個感性的人,但也有堅強的理智。尤其又愛面子,怎麼可能會在大家面前哭呢?在大家面前哭,這種事啊,在我身上從沒發生過。

結果我也追平法師的紀錄,沒講幾話就「失態」了。(都是坐我旁邊的葉璨瑄害的!誰叫她那麼感性!)之所以悲從中來,就是慚愧。

師父離開之後,我就把一楨師父的照片,設成電腦的桌面。他穿著深褐色的長衫、微微駝背,更顯清瘦。師父臉上露出無限慈悲的笑容,靜定看著我。後面是師父留給弟子們的話:「虛空有盡,我願無窮。」

這八個字後面還有一段話:「今生作不完的事,願在未來的無量生中繼續推動,個人無法完成的事,勸請大家共同推動。」

師父的這幾話,每次讀到,我就無限震撼。時時鞭策著我,要發願、再發願、繼續發願。要報師恩、報三寶恩、報父母恩、報眾生恩。

但常常更感覺的是:「好難!好難!師父,真的好難喔!」尤其在自己無明生起、貪嗔癡作怪的時候,更是慚愧又慚愧!(自己都救不了自己,還肖想要救別人!簡直痴人做夢!)

所以那天我會哭,是恨自己鐵不成鋼。恨自己還在煩惱中流浪生死,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別人。恨自己信願力不夠、長遠心不夠。我知道自己沒有盡力!

所以真的很感謝有你們的出現。坦白告訴大家,好幾次我自己都想退轉。好想留在山下休息,不要上小林了!
但為什麼我還是去了?因為你們都來了,我是帶頭的人,好意思不去嗎?(愛面子的個性,在這時候發揮了作用!)看著你們風塵僕僕隨我上山,大家都這麼盡心盡力來奉獻,我就在心裡讚嘆又慚愧。

你們的願心每一個都比我堅固,我是靠著死撐面子撐下來的。是你們,讓我成長,有所學習。幫助我撐過鬼打牆的倦怠期,到現在,每一次上山變成了享受。享受跟你們在車上可以跟你們放心快樂地聊天。想聊就聊,不想聊也可以悶著頭睡覺。享受跟您們一起陪伴孩子的感覺。享受一個眼色交換,就知道等等要幹麻那種默契絕佳的感覺。享受在尊敬中爭辯、在衝突中更加珍惜彼此的感覺。

快寫到尾聲了,沒想到阿寬的一篇文章,讓我情不自禁寫了那麼多。

各位夥伴,小林團隊絕對不是一個「好來好去」的鄉愿團體。我盼望你們各個崢嶸特出,又能蓊鬱成林,和諧而好看。那是我對您們最深的期許。

這一年謝謝大家擔待我這個「忝為領導人」但「不知道怎麼領導」的母雞。雖然很八股,但真的唯有無盡的謝謝,可以表達我對大家的心意。

「用情操,不要用情緒。」師父的話又響起耳際。

有一天我們每一個都會轉身,大踏步地往各自的林子而去。
人生如織,你我各有歸程。
別忘了,我們曾經共有的那一片小林,蒼翠而又蓊鬱的。


最後與大家分享聖嚴師父的一段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j29GaDT7Aw

未來世我再來人間,來推動。
這就是我的心願。
遺憾沒有,心願永遠是無窮的。


[後記]
小林的好夥伴-承寬,即將結束他在高雄的生活,到台北榮總展開他實習醫生的生活。這一年半,他一邊肩負醫學系繁重的課業,一邊隨我們一起上小林,而且甚少缺席,精神讓人感佩。承寬選擇最吃力不討好的外科,做為他一生的職志,我深信,有大悲心的他,未來必定是台灣眾生的福!臨去之前我做了一張卡片給他,祝福他成為大醫王,不只醫病,更要救度眾生的心。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能覺察、知懺悔,已實屬不易,對於您及團隊所有菩薩們的付出,若沒過人的悲心及願力,如何凝聚來自十方的善緣呢?祝福憲宇及所有無私付出的菩薩們「知福幸福」!有能力付出就是一種幸福。

高屏橋下的狗

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屏東人就知道,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右轉往萬丹,直走就進市區了。 那幾天,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一黑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