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可愛的爸爸


上次姊姊回家,我們談起家裡事。我向他抱怨爸爸古怪的脾氣,姊給我一句:「你都這麼大了,還跟爸爸計較。爸爸本來就是個小孩阿,你把他當個孩子就好了。」這句話像天外飛來一筆,扎進腦門的reset鍵,從此我就重新開機了。

對付小孩,還有誰比我有經驗?花蓮的、屏東的、小林的,群魔亂舞都能微笑以對了,何況是個大孩子?從此再也不跟老爸認真。每次他機關槍保險鬆開,又準備搭搭搭搭搭的時候,我就拍拍他的肩說:「爸,你好厲害,我可以跟你學怎麼帥氣地拔槍嗎?」本來我以為這種大不敬的舉止,會讓他更加惱羞成怒。沒想到爸真的會拔一次槍給我看,非常得意的樣子。

譬如說,今天晚餐,老爸擔心我到適婚年齡還沒什麼建樹。按照往常,他就會開始一連串的開示:「要趁早打算、晚結婚會生不出兒子,以前就跟你說不要念心理系你就要blablabla..。」不過現在我很厲害囉,等他開經偈一念完,馬上接:「爸,別擔心!還好我有遺傳到你的帥,應該還銷的出去啦!」爸爸聽完,把經本闔上,歪著腦袋問我:「有嗎?我有帥嗎?」馬上點頭如搗蒜:「當然帥阿!哪一個人六十歲還像你這麼帥?」爸爸不好意思起來。「沒有吧,人家都說我最近臉瘦下去了,人老了啦,哪有什麼帥不帥的。」至此話題一轉,爸爸說起他去身體檢查的結果,之前很多有毛病的地方醫生都說好轉了。然後我們又開始聊起以後他退休想住在什麼地方。我翻出雜誌裡黃聲遠蓋的三星張宅給他看,父子倆討論起這個建材結構要怎麼用比較好、以後他的房間要放在哪裡等等。哇塞!氣氛一派和樂,連媽媽想插話都插不上來。

客廳一局聊完意猶未盡,剛剛爸爸走上來我房間,跟我要了一本山海日記說要拿去山上的家。(過年客人來準備愛現用的)拿完書陪他下樓,他走前面我走後面,我一邊幫他按摩肩膀,一邊虧他:「爸,這書已經出三年啦!你前年和去年都現過了,今年還要用噢?」爸爸不好意思地笑:「唉唷~沒關係啦!沒關係啦!」 

重新開機後,發現跟爸爸就很難吵起來。原來,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太想要他成為一個完美的爸爸,所以用完美的標準來期待他。我太在乎他的肯定,所以當得不到肯定時,我就挫折,然後憤怒。把期待放掉,把自己放掉。

意外地,我和爸並沒演變成冷淡以對、互不在乎。相反的,把「自我」退下來、讓開來之後,發現爸爸其實還蠻可愛的耶!

可愛的爸爸,回家一年,最大最大的禮物。

1 則留言:

伊芬 提到...

老郎嬰仔性
真的一點沒錯
我老媽也是同款
連哄帶騙比跟她槓上說理有用多了

給翁奶奶

翁奶奶: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您在哪裡呢?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是不是傻?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 我們心中的您,還在那山谷之中,還在那藤椅之上。 八八水災至今,也八年了。 因為這場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