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日 星期一

小雨燕


敲下鍵盤的時候,窗外的小雨燕開始飛翔了。
他們的聲音順著風的方向,
在陽台外,在城市裡彎彎折折高低不一的建物之間,盤旋環繞。
我走到陽台試圖尋找他們,卻只看到兩隻正在理毛的麻雀,依在後面那棟人家的屋頂上。

冬日正午,南國陽光溫和,像雷光夏唱的歌。
 「我能在雨燕的聲音裡死去嗎?」
趴在陽台,慵懶望著殘缺的藍天,心底升起這樣一個甜蜜的問題。

就像今天早上,跑完步的身體蹲伏在一棵小榕旁喘氣流汗。
順著汗滴落的地方,發現他盤繞的根。
盤繞的根挨著盤繞的根,盤繞的根挨著盤繞的根。
汗水在迷宮裡走不出去,哈哈一笑後,消失在盤繞的根裡。
 「我也能在盤繞的根裡死去嗎?」我問榕樹。

所以,再問一次好了。
 「小雨燕,你願意我在你的歌聲裡死去嗎?」
一個小小的、甜甜的問題。

等了一陣,小雨燕叫叫叫叫叫,卻還是沒現身。
哼,他一定是故意的。
不管你了,我要去聽雷光夏了。

沒有留言:

修車記

今天騎腳踏車不小心因雨傘卡進輪子,跌到馬路旁,還好沒什麼外傷,但腳踏車的擋泥板也掉下來。於是我就騎車去輔大常去的修車大哥那邊,請他幫忙把擋泥板裝回去。 這位輔大的修車大哥,隱身在濟時樓旁的一個工寮裡,一次去修車,我發現他穿著一件衣服,上面寫著"海祭"...